• 第七十七章 失魂落魄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59本章字数:2085字

    难以想象,曾经不管是对谁,他都不是这样的,虽然笑里并不是真心实意的,但他永远都是一副温柔,或者邪肆的模样。

    所以她才会迷失在他的温柔里吧。现在想想,对她的示好,傅珉渊并没有拒绝,或许,当初的傅珉渊,或者说从来都是,傅珉渊的心里不会只有哪一个女人吧。他或许是对她有过一些虚无缥缈的好感,他可能也是很喜欢白芯颜,可这也并不妨碍他喜欢别人。

    他说白芯颜即便知道她跟傅珉渊,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还真是大度啊。她是不是也一直都知道,傅珉渊不是一个被束缚的人,他留不住,他的血液里都写着风。只有让自己什么都不在意,才能够在傅珉渊身边留得久一点。

    他对她,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她不懂,可是她啊,爱谁就非谁不可,她没有白芯颜大度,她的眼里容不下沙子,她要成为傅珉渊的唯一,所以,她要白芯颜离开傅珉渊。傅珉渊大概也没想到她会那么贪心吧。

    她要的,是完完整整的傅珉渊,从身到心,都必须属于她一个人。

    所以她吃到苦头了,她妄图栓住傅珉渊,多可笑。

    如果当初,他就是现在的样子,那她一定不会爱上他吧。

    她早该知道的,傅珉渊就是个没有心的怪物,她还想驯服他,最终却把自己,把家人都给葬送了。

    看洛北北失魂落魄,傅珉渊心里不知道怎么有些异样:“吃饭。”

    洛北北摇摇头:“我不吃。”

    傅珉渊忍无可忍,他拿过碗,往洛北北眼前一送。洛北北偏过头:“我不想吃。”

    “嘭”地一声,碗被傅珉渊重重地砸在桌子上。

    洛北北依旧偏着头,连眼神都没有往那边扫一下。

    “想绝食?还想把自杀的把戏再玩一遍?告诉你,你即便是死,也要死在这栋房子里!”

    说完,傅珉渊带着满身的怒气转身走出卧室,留洛北北一个人继续满心悲凉地看着虚空出神。

    傅珉渊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突然觉得洛北北这个人真的是冥顽不灵,他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洛北北就只会惹他生气,平白让他添了那么多堵。

    不吃好,不吃就算了,饿一两顿才知道自己错了,傅珉渊谅她也不敢再那么蠢地去自寻短见了。洛南天,洛城,洛盈盈,还有她的那些朋友,她没胆子也不会不管不顾。要是她敢寻死,他才不会帮她照顾他们呢。

    他不去对付他们,任他们自生自灭就已经是大发慈悲了。

    余小萌见傅珉渊铁青着一张脸下来,她赶紧站起来:“老板。”

    “看好洛北北。”傅珉渊头也不回地走出别墅。

    余小萌见傅珉渊的背影渐行渐远,回想当时他的神情,她说不上来,总觉得傅珉渊看起来有一种压抑的愤怒,疲惫的不堪。

    余小萌上到卧室,傅珉渊把门给锁上了,她拿出钥匙,打开,然后走进去。

    听到脚步声,洛北北没有回头,她蜷缩在床头,一动不动。

    桌子上,饭菜还按原样放着,一丁点没动。

    “北北姐,吃点东西吧。”

    “我不想吃,小萌,你能帮我跟傅珉渊说说,让他放我出去吗?你帮我去跟他说说吧。”洛北北满是祈求,眼里含着水光。

    “对不起,北北姐,老板他不会听我的。但是他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他只是生气吧,你就在卧室里待几天,暂时不要出去,我在这里陪你好吗?”

    也对,求余小萌有什么用呢?傅珉渊那么专政独裁的人,怎么会听进别人的话呢。

    洛北北不再说话,难道,她就只能一直待在这里,等到傅珉渊什么时候高兴了,大发慈悲然后把她放出去吗?

    余小萌走到床边坐下,洛北北面色惨白,满脸的憔悴不堪。

    “北北姐,你不要跟老板作对了,你顺着他一点,他气消了你再跟他求求情,他肯定就会放你出去了。他也不是真的想关着你的,只是他现在在气头上,难免会做出偏激的事情。”

    洛北北不动,她还要怎么去讨好傅珉渊,还得怎么迎合他?

    她的喜怒哀乐全都在傅珉渊的一念之间,这种感觉太恐怖,她不想,可是却只能顺从。

    “我知道,我不会跟他作对的。”

    “对,你好好跟他交流交流,两个人别再怄气了。”

    看洛北北不动声色,余小萌赶紧把饭端过来。

    “北北姐,还是吃点东西吧,还热着呢。”

    “我不想吃,你拿下去吧。”

    “老板说了,要是你不吃东西的话,我也不准吃东西了。”余小萌可怜巴巴地说着,企图用自己的可怜来打动洛北北。

    “那等我饿了,我再告诉你吧。”傅珉渊总是这样,用别人来逼迫她,什么时候,他才会让她真心实意地去做什么事情呢?

    “可你连早饭都没有吃,北北姐,人是铁饭是钢啊,无论你怎么气,都不要拿自己的身体看玩笑啊。这样吃亏的还是自己,你要是跟老板吵架,那也得想办法做点什么让老板难过啊,而不是伤害你自己。”

    余小萌实在是太不依不饶,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洛北北只好接过碗,然后随意扒了几口,她实在是没心情也没有胃口吃饭。吃几口也只是单纯地为了应付余小萌,其实也是不想让她再担心。虽然她是傅珉渊身边的人,到她身边也只是为了监视她,或者说是为了保护她。

    余小萌是个挺不错的姑娘,洛北北很喜欢她,虽然傅珉渊对洛北北的事了如指掌,就是余小萌向他通风报信来着。但是听人命,忠人事,这也怪不得她。

    余小萌见洛北北匆匆地扒了几口,也不好再劝,她只在心里暗叹,她家老板果然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恐怖分子,这几个月以来,洛北北都被他折磨成什么样子了啊。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就这么被傅珉渊辣手摧花。

    真是可怜,眼见着就慢慢地瘦了下去,傅珉渊也太不会怜香惜玉了吧。她暗暗吐槽,真是太暴殄天物了,她要是个男人的话,碰上洛北北这么个女孩,他绝对会温柔小意地呵护着,肯定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