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 混蛋女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59本章字数:2073字

    傅珉渊不让洛北北出卧室,甚至连做饭都不再要洛北北了,外卖傅珉渊是吃不习惯的,余小萌又不会做饭,于是余景睿给傅珉渊找来一位保姆。

    保姆做饭很有水准,不像洛北北做的,那么家常,那么平淡。

    傅珉渊心里烦躁,好好的,怎么又想到那个混蛋女人了。

    傅珉渊一回到别墅,余小萌就被打发走了,她本来想要去跟洛北北告个别的,可是傅珉渊不发话,她也不敢提出这个要求。她在心里虽然爱对傅珉渊叨叨逼逼,可是对着活生生会喘气当然傅珉渊的时候,余小萌的武力值就降到最低。

    连气都不敢大声喘,唯恐一个不小心,就撞到傅珉渊的枪口上了。傅珉渊可不是什么绅士,管你是男是女,惹他不高兴了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余小萌可不敢去招惹他,况且傅珉渊一脸风雨欲来的模样,她更是脚底抹油早早的溜了。至于洛北北,她有能耐惹傅珉渊生气,那她就完全跟她不是一个段位的。余小萌心想,她胆子小,还是别担心洛北北了吧。

    傅珉渊吃饭的时候,保姆就赶紧离开了。他本来想要叫洛北北下来吃饭的,可是转念一想,反正早上她还倔着不肯吃饭。余小萌说她劝洛北北吃,她才肯吃一点。

    傅珉渊恶狠狠地想,他叫洛北北吃饭,她肯定是不会吃的,干脆饿她一会儿吧。等她饿了他端给她的时候她就会老老实实地吃了。

    一顿饭下来,傅珉渊都有些食不知味。

    吃完之后,他把碗放到水槽里,然后把保姆给洛北北热着的饭菜端到卧室里,洛北北还在床上躺着,傅珉渊走过去,然后把托盘放到床头柜上。

    “吃饭。”

    洛北北没有动弹,傅珉渊等了一会儿,脸已经绷得紧紧的。

    “别让我再喊第二遍。”

    没有应答。

    “我数到三,你再敢不起来。”

    洛北北纹丝不动。

    “一……二……”

    还不待他数完,洛北北一把把被子盖住自己的脑袋。

    傅珉渊怔住,简直怀疑自己是看错了。然后他反应过来,不禁咬紧了牙根。洛北北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不错,伪装得够久了,让他还以为洛北北转性了,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了。

    看来是他低估了洛北北,她现在跟之前讨人厌的样子简直一模一样。

    傅珉渊走过去掀开洛北北的被子,然后把她拽起来,期间,洛北北一直推拒,可是她敌不过傅珉渊的力气。

    傅珉渊把洛北北拽起来之后,也不想再催她吃饭,于是他直接坐在床边,把洛北北禁锢在自己怀里,然后拿过勺子给洛北北喂饭。

    可是傅珉渊并没有喂人的经验,他拿着勺子,挖了一勺饭,然后往洛北北的嘴巴送去。洛北北偏头,勺子戳在洛北北的脸上洛北北心里烦闷:“我自己吃。”她伸手想接过勺子。

    傅珉渊却不许,他看洛北北在他怀里,他没办法看清楚方位,于是他把洛北北调一个方向,让她面对自己。然后把饭喂到洛北北嘴里,勺子戳着洛北北的嘴,生疼。洛北北只好张开嘴,吃下傅珉渊勺子里的饭。

    好羞耻,她伸手去拿勺子,傅珉渊紧紧拽住。洛北北心想,这个神经病,不带这样的。

    傅珉渊一口接一口地喂,他盛的饭菜很多,洛北北吃不完,而且傅珉渊喂饭太没有技术含量,洛北北都没嚼几下,更别说咽下去了,另一勺又被戳到了嘴边。

    洛北北慢条斯理地继续嚼,傅珉渊就拿勺子戳她的嘴巴。洛北北只能草草地嚼两下,然后囫囵吞下。

    洛北北实在吃不下了,傅珉渊还在一个劲儿地喂。洛北北猜想傅珉渊一定是故意的,喂地那么快又那么多。

    “我吃不下了。”任洛北北再想装冷漠,不想再和傅珉渊说话,都不得不说,她真的要被撑吐了。

    “再吃点,你看看你才吃多少。”傅珉渊又舀了一勺子,送到洛北北嘴边。

    “我真的吃不下了。”洛北北偏过头。

    傅珉渊看洛北北皱着眉头,可能也就吃得下那么多了,他只得作罢。

    虽然他把洛北北关起来,不让她出这间卧室,可是他也没有想要和洛北北互不理睬。他知道洛北北肯定是不想理他的,但是她没办法,他总有办法让洛北北和他说话。

    因为不让洛北北出去,他把托盘放到楼下的餐桌上,等保姆明天来收拾。

    然后他上楼,洛北北吃得挺撑了,坐在床边消食。

    傅珉渊看她那样子,也觉得现在马上洗澡不好,于是他一言不发地走向浴室,打开花洒,水珠喷在他的脸上,傅珉渊闭上眼睛。

    洛北北会老实的,关她几天她就不会再忤逆他,不会再和慕斯年见面,不让他看着刺眼了。

    洛北北见傅珉渊走进了浴室,她站起来,往门口走去,她频频回头,浴室门没有打开。洛北北的心跳得很快,她一拧门把,门开了。

    外面一片漆黑,她走出去,然后又顿住脚步,心里悲哀地想着,就算她走出去了又能怎么样呢?她只会激怒傅珉渊。

    要是傅珉渊更生气的话,或许还会做出更加过分的事情。

    她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然后退回来,关上门。

    一回头,就见傅珉渊站在浴室门口,他围着浴巾,裸着上身,一脸的冷硬。

    洛北北吓了一大跳,差点叫出声来,她捂住自己的嘴巴。

    傅珉渊是洗着洗着突然间想到门没锁,他把手放到门把手上,刚想拧开,然后突然看到自己赤身裸体的,就扯过一条浴巾围上,然后打开门。

    就见洛北北站在大开的门口,望着外面出神。她没有出声惊动洛北北,他想看看洛北北要干嘛,是不是有胆子再做让他生气的事情。

    不过还好,洛北北挺有自知之明,没敢在他眼皮子底下逃跑。

    看她回头,然后被他吓得够呛,眼睛圆溜溜地睁得老大,只发出一小声惊呼就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

    傅珉渊心里有些好笑,可看她克制自己不住地发抖,还有紧紧捂住嘴巴的样子,傅珉渊又觉得有那么一点可怜。

    洛北北被吓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