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 想要试探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59本章字数:2052字

    “过来洗澡。”傅珉渊出声打断两个人之间的沉默。

    洛北北的腿到现在还有一点软,幸好她没傻乎乎地跑出去。傅珉渊开着门,一定是想要试探她。

    她慢慢地,近乎挪动着来到傅珉渊的身边,他的身体散发着热气,和她此刻浑身的冰冷形成鲜明的对比。

    傅珉渊看她战战兢兢的样子,然后伸手拉起洛北北的手,冰凉。

    他把洛北北拽到浴室里,然后他才发现自己没有关水。

    氤氲的水汽中,洛北北满脸的失魂落魄。傅珉渊心想,他有那么可怕?可是看她的样子不是一点都不怕他吗,怎么现在缩成这个样子。

    他把浴巾拽下去,洛北北忙不迭地把头偏开。

    难得看到洛北北害羞啊,傅珉渊心想。

    “快点脱衣服,难道你还想我亲自动手吗?”

    洛北北背过身,有点想哭。她觉得自己现在太懦弱了,怎么总是在傅珉渊面前想哭。

    傅珉渊的视线追着洛北北,看她慢慢地把衣服脱掉,这种想反抗却只能乖乖听话的小模样真是太招人喜欢了。

    傅珉渊想,自己会不会太恶趣味了。

    热气蒸腾让傅珉渊视线里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模糊,洛北北的身体白得刺眼,让他的眼底一下子就热了起来。

    他也不再压抑自己,反正洛北北是他的,谁都抢不走,他有一辈子的时间,来好好地驯服她。他不去想以后,或许他会娶妻生子,到时候他跟洛北北怎么办,他不去想,眼下也没机会再想。

    傅珉渊的手几乎是自发地揽住洛北北,他低下头,一个一个的吻落在洛北北的肩膀上。傅珉渊的心里还有空闲产生一个模糊的想法,他想,自己是不是有点没有节操,太容易被洛北北蛊惑了。他又想,那三年怎么不知道,洛北北那么诱人,晚了三年,不过还好。

    还好兜兜转转,三年之后,洛北北还是他的。

    热水淋在洛北北的脸上,她觉得眼睛涩涩的,分不清是眼泪还是水。

    洛北北想抓住一点什么,可是徒劳,一片动荡之中,她能抓住的,也就只有傅珉渊而已。她的指甲陷进傅珉渊的皮肉里,然后徒劳地用力,什么都抓不住。

    背上的疼痛刺激地傅珉渊更加疯狂,他狠狠地用力,洛北北想要惊声尖叫,她看不到自己脸上的表情,看不清她现在的样子。

    她恨傅珉渊,她是知道的,然而身体却永远都是沉沦爱欲。

    她哭了,觉得自己悲哀,太没用。

    傅珉渊紧紧地抱住她,她也想抱住他,想抱住些什么东西,让自己不那么冷,可是她连拥抱的力气都没有了。傅珉渊的身体滚烫,可是却没办法温暖洛北北,她只觉得冷。

    傅珉渊给自己和洛北北草草地洗了几下,然后他把洛北北抱到床上,一番云雨过后,洛北北蜷缩在床上一动不动。傅珉渊把头埋在洛北北的颈间,最近他特别喜欢这个姿势。

    洛北北的头发潮潮的,她紧紧地闭着眼。傅珉渊的吻落到她的眼睛上,见洛北北还不肯睁开,于是他伸出舌头,细细地舔。

    洛北北偏头,傅珉渊双手禁锢住洛北北的脸。

    洛北北只好睁开眼睛,这样的傅珉渊,她受不住,她只想他能快点结束,这种感觉她太害怕,完全没有了自我。身体的感觉她控制不住,她不是傅珉渊旗鼓相当的对手,永远都是傅珉渊把她压制地死死的。

    她想要逃离,可是傅珉渊却不让,他恶意地逼迫她,清醒着承受,眼睁睁地看着她是怎样沉沦的。

    洛北北的眼里还残余着动情时的春潮水光,脸颊红扑扑的,傅珉渊心里软地一塌糊涂。

    要是当初洛北北也是这样的,或许就不会有当初的那些事情了。不过他想三年前的洛北北是这个样子,三年后,她是这个样子就够了。

    什么都不会变,虽然他们之间横亘着太多的事情,但是,只要现在这样就够了。他要洛北北的身体,她的心,他不需要,只是,他不允许洛北北的心里有别人,可以没有他,但是也不能有慕斯年,别人也不行。

    说是说禁锢洛北北,可是他相信,洛北北虽然是被他关着,暂时不让出去。可是她依旧鲜活,只是有时候会很爱哭,像个水娃娃一样。

    她不会像是被他强占的一个木偶,她还想着反抗,没有心死不生。他乐意,这种反抗让他乐于接受,乐于压迫。

    洛北北生命力顽强,他不担心,她的内心也是算强大的。之前他的所作所为,没考虑过洛北北能否承受,当时他觉得即便是毁了她也在所不惜。

    可是现在,他想好好养着洛北北,作为他平淡生活里的一点调剂品。

    镇压洛北北的反抗,他觉得很有意思。

    看她乐此不疲地和他斗争,最后却永远心不甘情不愿地屈居于他的手下。

    他可以随心所欲地对待洛北北,其他任何人都不行,洛北北敢跟慕斯年勾勾搭搭,他就得好好地惩罚她,断了她的念想。

    别的他都可以纵容,但是,唯独这一点,他不允许洛北北产生那种念头。

    她知道慕斯年是靡色的老板,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慕斯年告诉她的?很多之前忽略的问题回到傅珉渊的脑海中,以前洛北北和慕斯年是邻居,只是住得近而已吗?

    还是他们两个之间还有过什么不可告人的过去,现在见面突然又死灰复燃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以后洛北北不能再让她去靡色工作了,不能再让她见慕斯年了。上次他明明已经跟慕斯年说过了,洛北北是他的人,盖着他的标签,不能让他染指。

    慕斯年和他还有合作,他会置合作于不顾,只为了洛北北吗?他不会那么傻的,慕斯年只是慕氏的私生子,一个私生子,走到今天的地步一定非常不容易。

    他每一步都怕行将踏错,洛北北怎么可能会成为他的阻碍呢?

    洛北北还是一动不动地蜷缩在傅珉渊的怀里,难得的乖顺,傅珉渊心想,以后洛北北再不听话,就先把她给收拾老实了,就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