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冷暴力是吧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00本章字数:2114字

    洛北北擦着头发出来,看傅珉渊坐在沙发上看着她,她就走过去吹头发,也没跟傅珉渊说话。

    傅珉渊心里冷哼,洛北北现在不跟他吵不跟他闹,现在倒还对他不理不睬了,冷暴力是吧?洛北北,还挺有种啊。

    他站起身,走进浴室,然后用力地摔上门,洛北北无语。

    等到傅珉渊出来的时候,洛北北已经在床上躺着玩手机了。他拿过吹风机,然后对洛北北喊:“快点过来帮我吹头发。”

    洛北北只好放下手机,然后走过来。谁知傅珉渊又走到床边,要躺在床上吹,为了避免和他发生口角,洛北北只好坐到床上,傅珉渊靠在她的腿上,然后惬意地享受洛北北的服务。

    傅珉渊舒服地闭上眼睛,洛北北也不是时时刻刻都那么讨厌的,有时候这样逆来顺受,受气小媳妇的样子,看着还是挺顺眼的。

    医院里,洛南天想要自己起身去一趟厕所,他瘫痪在床,醒过来之后,他过了很久都没办法接受自己瘫痪的现实,他坐起来,想要尝试着走走。或许之前不能走路,是因为在床上躺得太久了,身体机能还没有恢复。

    他慢慢地挪到床边,然后屁股和手用力,护工这个时候不在,他的腿垂在床边,然后洛南天用手撑着床沿,腿还有一点就能挨着地板了。

    就那么一会儿功夫,洛南天就已经累得汗如雨下。他慢慢地往下挪,脚一沾地,还不待他松手,身子就往下滑去。他忙伸手想要抓住哪儿,可是最终还是一屁股摔在地上。

    即便是摔到地上,他的腿依旧是没有知觉,他试着用力,可是无果,腿脚依然是没有知觉。洛南天气极,他伸手狠狠地捶打着自己的双腿,可是一点知觉都没有。

    想到自己以后一辈子都要这样,不能走路,瘫痪在床,以后就是完完全全的一个废人了,她狠狠地锤着自己的腿,还是觉得无法接受。这一切,都怪傅珉渊,如果不是他,他现在不会在这个地方。

    如果不是傅珉渊,他不会变成一个废人,不会在医院的病床上了此残生。他心里简直恨透了傅珉渊,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如果不是他勾引洛北北,那么他洛南天,一定还会是金城的首富,过着人人称羡,父慈子孝的生活。

    看看自己如今的状况,再想到儿子的现状,他们没钱治病他是知道的,当初傅珉渊恶意收购公司的股票,弄得他破产。他们一点钱都没有了,洛盈盈还在念书,洛城还在医院躺着。他知道,洛城和他住院的费用并不低。

    按照洛北北之前花钱大手大脚的样子,她也不可能未雨绸缪,早早的就把钱给攒起来。那么,这么多的钱,她是怎么弄来的呢?

    想到一种可能,洛南天觉得既心痛又生气。可是,现在这个时候,还有哪个男人敢站在洛北北身边,而和傅珉渊作对呢?傅珉渊不会轻易地放过他们的,他知道。

    洛南天心里很乱,当初洛北北,洛盈盈和洛城,谁不是他手心里的宝宝贝,洛城还好,是男孩子,他就会严厉一点。而洛北北和洛盈盈,他完全就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对于他们姐妹俩,洛南天都是有求必应,就算他们想要星星,他都会马上去搬梯子。

    或许也是他的教育方式欠妥,才把两个女儿养成这种娇惯的性格。当初也怪他识人不清,裁人傅珉渊有了可乘之机。洛南天悔不当初,就一直坐在地板上。病房里灯光昏暗,他没有开灯睡觉的习惯,想起来也只是把床头的小夜灯打开来。

    走廊的灯光照射进来,太黑了,看不清他的皱纹和白头发,看看不清他满脸的眼泪纵横,也看不清他眼底深切的悔恨和刻骨,触目惊心的恨意。

    护工及至后半夜才过了,最近洛南天一直都挺好的,于是她也就放松下来。没想到,就这一次的疏忽,等她回来的时候,就发现洛南天在地上坐着。顿时,她的心里咯噔一下,她赶紧跑过去。

    “洛先生,您没事吧?”她赶紧按呼叫领,医生和护士很快就赶了过来,一行人把洛南天扶到床上。医生忙着检查,询问。

    洛南天只是闭着眼睛,充耳不闻。

    护工很是愧疚,还好没有出什么大问题,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她的饭碗可就保不住了。

    这件事情倒也不算什么大事,于是院长就没有向傅珉渊禀告。

    第二天,傅珉渊离开后,余小萌又来了,她见洛北北睡得香甜,也就没再打扰她。洛北北这几天总是睡到很晚才起,她整天无所事事,觉得只是把第一天被关起来的日子过了一遍,然后日复一日地重复。

    她已经好久都没有去医院看过洛南天和洛城了,傅珉渊限制她的通信,她的手机甚至不能打给别的人,能打通的只有傅珉渊的电话。洛北北很担心,于是她向余小萌借手机,想要打电话问一下洛南天和洛城的情况。

    余小萌有些犹豫,她掏出手机,然后说:“对不起,北北姐,老板不让你跟外界联系,但是我可以把电话借给你,只是……”

    “只是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在旁边听着好吗?”

    洛北北也知道余小萌肯帮自己,已经很不容易了。

    “好,谢谢你。”

    洛北北接过电话,先是打了一通电话给院长,询问了洛南天的情况,昨天的事情没有什么严重后果,加之本来其中也有些医院的责任。不过院长连傅珉渊都没有告诉,洛北北他就更不会说了。

    于是他就只是跟洛北北简单说了一下洛南天的恢复情况,洛北北又打电话给洛城的主治医生,得知洛城的情况,还有肾源的情况之后,洛北北又问了几句,然后才挂断电话。

    对于慕斯年,洛北北分不清是爱还是虚无缥缈的喜欢,只是在她很冷,很需要爱的时候,碰到了温暖,然后就开始留恋。

    可以肯定的是,对慕斯年,洛北北并没有当初对傅珉渊那种轰轰烈烈的感觉,或许只是那一次,就已经将她毕生的勇气都用光了吧,所以,她现在已经不敢再全身心地投入去喜欢一个人,现在傅珉渊也不会让她再去爱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