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七章 心里有气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00本章字数:2137字

    傅珉渊拉起洛北北,当时他也是心里有气,不然也不会不带着洛北北一起洗澡的。不过看在洛北北态度不错的份上,他就勉为其难地再和她一起洗一次吧。

    “走吧,去洗澡。”

    洛北北也觉得身上粘腻得很不舒服,再加上为了要把自己的话给圆好,她还是跟着傅珉渊进到了浴室里。

    傅珉渊试了试水温,然后就用花洒把洛北北全身给浇透,他这次的确只是单纯地给洛北北洗了个澡。回到床上之后,洛北北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身边傅珉渊的呼吸慢慢地变得绵长,洛北北想,傅珉渊应该是睡着了吧。

    她侧过头,傅珉渊的手机还在原来的地方,黯淡的光亮不停地在蛊惑着她把它拿起来。

    她再次轻轻地起身,然后仔细地看了看傅珉渊,嗯,貌似睡熟了。

    “傅珉渊,傅珉渊,我想上厕所。”之所以洛北北沿用之前的套路,首先说清楚自己要干什么,这样即便傅珉渊醒了过来,她也不会那么快就露出马脚来了。

    这次傅珉渊没有再埋怨她,他没有醒。

    洛北北把手伸向旁边,拿到了手机。她再看了看傅珉渊,睡得还是很好,顾不得那么多了。洛北北一咬牙,然后起身下床,她不能跑到阳台或者是外面去打,这样如果傅珉渊醒来的话,一看就知道她是在做什么坏事。

    于是洛北北拿着手机,然后一步一回头地走向浴室,她的心里像是放了一面大鼓,像是有人拿着鼓槌砰砰砰地敲着。

    她走进浴室,最后一次看了看傅珉渊的方向,他仍旧是之前色那个姿势,没有动。洛北北赶紧把门给锁上,然后拿出手机。她手上的汗都沁了出来,而且还在没出息地颤抖着,洛北北在裤腿上擦了擦,暗骂自己没出息。

    她想了想,先是各自发了短信给慕斯年,唐昕和白欢,她隐瞒了自己被傅珉渊关起来的事情,只是简单地说了一下理由,就说自己有点事,让他们不要担心,如果可以,希望白欢和慕斯年能帮她去看一下洛南天和洛城,在他们面前就说她去出差了,要过段时间才能回来。

    让他们不要担心,最末尾的时候,洛北北还加了一句:这个手机不是我的,不要回信息。

    慕斯年和白欢唐昕他们其实都隐隐约约知道洛北北和傅珉渊之间还在牵扯着,其中的原因他们也猜的八九不离十了,无非就是傅珉渊不肯轻易地放过洛北北,所以就还强硬地把洛北北控制在他自己的身边。

    洛北北心里一阵悲从中来,事到如今,她能联系的也就只有他们这几个人了。以后她还能再见到他们的吧。洛北北蹲在马桶上,眼泪流下来,流到嘴角里去,咸涩的味道绵长,让洛北北嘴里发苦,一直苦到心里。

    “叮”地一声,手机亮了,洛北北赶紧看向屏幕,是慕斯年的短信。

    “方便打电话吗?北北。”此时的洛北北心里极度地缺乏安全感,她明知道打电话会很危险,可是此时此刻,她却想听到除了傅珉渊以外其他人的声音。

    白欢和唐昕可能是在睡觉,等她们看到短信的时候她已经不能再跟她们发短信了。她本来也没指望着他们中有谁可以立马看到短信。

    再给他们抱过平安之后,她就想着自己一个人在黑暗里沉沦,可是只是突然有一只手,愿意把她拉出黑暗。她像是溺水的人突然抓到了一根稻草,即便只是杯水车薪,可是在这样的夜里,她的心突然就得到了抚慰。

    她把电话打过去,一声都还没响到的时候,慕斯年就接了起来,他的声音压得很低,他知道洛北北一定是偷着拿傅珉渊的电话发短信给他。他无暇顾及太多,只知道洛北北现如今的状况一定不算好。

    她连自己的手机都不能用了,难道是傅珉渊把她给软禁起来了?可是他此刻要问的问题很多,他最担心的就是洛北北的安危。

    “你怎么样?他把你怎么了?”

    洛北北的眼泪更加汹涌,她只是咬着唇不说话。从刚刚开始她就一直提心吊胆的,直到现在,她都还得时刻警惕着傅珉渊那边的动静。

    可是慕斯年的声音一传过来,就让她的情绪瞬间崩溃,她忍了太久,虽然知道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可是她就是忍不住。

    “别哭,乖,北北,别哭。”慕斯年多想能够穿过手机去抱抱她,洛北北肯定吓坏了,她能拿到傅珉渊的手机,一定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我……我没事,你别担心。”洛北北压住自己的哭声,然后哽咽着说。

    “傅珉渊是不是不让你出来了?”

    “是的,他把我关起来了。”

    “北北,别慌,我会把你救出来的。”这一刻,慕斯年什么都不想管了,他把所有的东西都抛在了脑后,心里就只有自己心爱的姑娘被软禁,吓到不停地哭。

    这一句话瞬间把洛北北给弄清醒了,慕斯年没办法救她的,她还有爸爸,弟弟和妹妹,慕斯年没办法管那么多人的,她也不可能丢下他们不管的。

    “不,慕斯年,我还好,他没有把我怎么样,只是不让我出去。你别担心,等他气消了,自然就会让我出去了。你如果有时间,可以去医院看看我爸爸和弟弟吗?我太久没去了……”

    “你放心,我之前已经去过了,我说你去出差了,别担心。”

    “嗯。”洛南天和洛城的情况之前她已经打过电话给医生了,只是她怕他们担心她,或者是知道了自己还住在傅珉渊的别墅里。

    那千万不可以,如果洛南天知道了,或许他又会气急攻心,他已经不能再受气了。

    “慕斯年,我还好的,你别因为我……”

    洛北北没有说完的话,慕斯年听懂了,他在她眼里就只是靡色一个普通的员工而已,他跟傅珉渊对抗,想把洛北北从他手里抢过来,那简直就是以卵击石。更何况,就算以他全部的身家去和傅珉渊抗衡,那他的胜算也不大。

    傅珉渊要洛北北偿还的还不够吗?他到底要怎么才肯放过洛北北?慕斯年心想,如果真的要他全部的身家,傅珉渊肯放过洛北北吗?

    而他那么久以来的努力,想出人头地,在洛北北面前,这些曾经的目标都变得虚无缥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