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九章 死灰复燃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00本章字数:2119字

    再想到当初洛北北为了傅珉渊不顾一切,什么都愿意去做。要是现在洛北北真的还在傅珉渊身边的话,假以时日,洛北北会不会不顾傅珉渊对洛家所做的事,对他的感情又再度死灰复燃。

    洛南天的眼里满是暗沉,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他永远都不会再原谅洛北北了。

    等了一天,洛南天的心情已经趋于崩溃,想到洛北北可能与傅珉渊在一起,他的心里就像是有一团烈火在狠狠地灼烧。

    他的心里满是怒火:“我女儿呢?我要见我女儿!”

    护工连忙安抚他:“洛先生,洛小姐她出差去了,很快就回来,你不要激动。”

    “是傅珉渊吧?一定是他吧,他肯定是把我女儿给关起来了,他不让她来看我对不对!你……”洛南天指着护工,情绪很是激动,“你去让傅珉渊把洛北北放了,我要见她!”

    护工只得不停地试图安抚洛南天,可是洛南天现在如何肯听,他心里的猜测已经让他整个人都失去了理智。

    他不停地闹着要见洛北北,护工没办法,她也不知道洛南天怎么就突然那么执着地要见洛北北。但她转念一想,平日里,洛南天也就孤零零的一个人在医院住着,或许是他也到了这个年纪,再加上身体又不好,难免会觉得孤独,甚至是敏感多疑吧。

    “那这样,我给洛小姐打一个电话,让她跟你说说话,你看这样好吗?”

    洛南天稍微平静了一点:“好,你打个电话给她,我有话要问她。”

    平日里洛北北也是会打电话给她询问洛南天的身体状况的,所以她的手机里还存着洛北北的电话号码。

    电话响了很久,却始终没有人来接听。直到听筒里传来忙音,她赶紧又再度打过去,却怎么也打不通了,只听到那边传来冰冷的机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号码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候再拨。”

    又尝试着再打了几个,却依旧是无法接通。

    “怎么了?”洛南天看向她,眼神里满是冰冷和苍凉。

    “可能洛小姐没听到吧,后来无法接通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看洛南天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好转,护工赶紧为洛北北开脱:“有些出差的地方啊,信号可能不是很好,洛小姐那么能干,厉先生你不用担心的。”

    洛南天沉默着,没有说话。

    护工见此,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洛南天还不能下床走路,他就只是躺在床上,让人看了无端地觉得难过。护工也不忍再看下去了,于是她走出病房,想着让洛南天一个人冷静一会儿,她想想做些什么营养美味的东西给他吃。

    在她的心里,突然有那么一点点埋怨洛北北了,虽然她看洛北北平时挺辛苦的,可是工作再忙,家人也不能不顾了啊。即便是出差,也不能一个电话都没有吧,这多让人担心又寒心啊。

    想着洛南天怎么都算是一个老人了,身体又还没有痊愈,不能走路,瘫痪在床,这让一个人怎么接受?这个时候,正是需要子女陪伴,开导的时候。

    洛南天唯一的儿子又还在住院,两个女儿一个比一个不会心疼人。大的那个之前都还是很勤快地往医院赶的,或许是久病床前无孝子吧,一个出差,工作忙起来了连个音信都没有。

    而那个小女儿就更不用说了,她天天在洛南天身边打理的,都没见洛盈盈来过几次。

    护工摇摇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不幸吧。

    她还是好好想想,做点什么好吃的吧。她这当护工的,要不是为了钱,怎么可能这把年纪了还来从事这种辛苦的工作。做她这行的啊,不仅要吃得了苦,还得看得了苦。

    护工走后,洛南天一直独自沉默着,洛北北的电话打不通,他不知道洛北北现在是怎么个情况。她现在还好吗?

    洛南天有些担心,又有些生气,他的心里很乱。

    就这么过了一天,等到第二天医生来查房的时候,洛南天突然开口:“医生,我要见我的女儿。”

    “你女儿?你想见她?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很久没见她了,我要见她。”

    医生被洛南天的一席话说得一头雾水:“可是我不知道你女儿在哪儿啊?我怎么能让她来见你呢?”

    洛南天其实早就已经怀疑洛北北这次的反常肯定和傅珉渊有关,可是他没办法确定傅珉渊的手是不是已经伸到医院里来了。

    “你跟洛北北说,如果她再不来医院,她就等着见我的尸体吧!”洛南天发了狠,他只得疾言厉色地对着医生呵斥。

    医生被洛南天的态度和他的话气得一愣:“说什么胡话!自己的命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要见女儿也不能用这种方式啊,打个电话不就好了。”

    护工见状,赶紧上前解释:“医生,洛先生最近心情不太好,他的女儿已经很久没有来医院了电话我们也打过,可是打不通,所以洛先生的情绪才会那么激动。”

    医生听了,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从事这项职业那么多年人世间各种人情冷暖他也都见过,别说非亲非故的人之间了,就是父母子女之间,也有着许许多多令人不寒而栗的冷漠。他叹了口气:“身体是自己,好好保重,别想些乱七八糟的。”

    见洛南天还是沉默,他便转身出了病房,护工跟着一起出来医生又特地对她嘱咐了一番:“好好地看着他,他刚刚或许也只是说说气话,不过也不能太掉以轻心,一旦有什么情况,赶紧叫医生和护士我想办法联系一下病人的女儿。”

    “好的,医生。”

    他转身走向自己的办公室,然后翻出洛北北的电话,跟护工说的一样,无法接通。他有些纳闷,一直以来,洛北北对洛南天的态度都是非常好的,牙根让人看不出她有虚假的成分。甚至在洛南天还未清醒的时候,她都会长久地站在他的病房前看他。

    难道是洛南天醒了之后,种种脾气不好,身体不好,把洛北北的耐性给磨掉了?想了想,洛南天还有一个女儿的,可是他没有她的联系方式。他有些头疼,这一个个的,真是不让人省心。

    洛南天好不容易醒过来了,还不能得到安生的日子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