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生病

    更新时间:2018-08-09 18:39:14本章字数:2080字

    喉咙好像梗了一块烧红的烙铁,叶明珠张了张嘴,无助地想把那些灼烫难受的话全部吐出来。但是她不能,因为就算她说了,也没有一个人会相信,包括那些认识了她很多年很多年的亲人朋友。

    什么是真相?

    就是多数人说的话,就是真相。

    而现在,人人都已经得到了他们想要的真相,谁又会去在意真正发生过的事实呢?叶明珠渐渐闭上嘴巴,眼皮轻轻阖上,卷翘的长睫轻颤了会,一切重归于平静。

    什么都不重要了。真相不重要了,当年的事到底谁是谁非,都不重要了。

    她已经什么都没有,还去争那口气干什么?

    时间,是会让人改变的,从里到外,彻彻底底的改变。现在的她,不再是当年那个被叶家和罗家宠上天的小公主,也不是那个人人称羡的港城第一美女。以前,她不相信一个人连灵魂都会变,现在,她信了。

    安易晨没再说什么,他是莫褚寻身边朋友唯一知道叶明珠身份的,得知五年前事件的他,对叶明珠只有鄙薄和厌弃。

    恶毒的人遭受惩罚,有什么不对?

    安易晨走后,包间再次陷入安静。叶明珠手忙脚乱把钱捡起来,出去时正好碰见徐从容。

    “叶明珠,你怎么变成这个鬼样子?”徐从容吓了一跳,差点以为自己见鬼了。

    叶明珠撑着墙走出来,脊梁弯得更明显,头发凌乱,身上到处都是伤口和脏东西,她冲徐从容点了下头,“徐姐,这附近,有什么银行吗?”

    “是有一家,你想存钱?”徐从容瞄了眼她手心里攥的钞票,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为了点钱把自己折腾成这样,还真是什么人都有。

    不过,叶明珠这种识时务的做法在地下城是值得褒奖的。在这里,谁不是冲着钱来的,为了钱可以当孙子当婊子,有钱人就是大爷款爷,谁也甭笑谁。

    叶明珠是想把钱存起来,但她猛一想到自己没有身份证,没有身份证就不能办理银行卡,这些放在宿舍里她又不放心,只好求助地看向徐从容,“徐姐,这钱能先放在你那儿吗?”

    徐从容看她一副虚弱的快说不出话的模样,烦躁地把钱接过来,“行吧,我先帮你存着,凑足一千万可是要给莫总的。你就好好干,争取早点赚到钱。”

    “好。”

    ——

    地下城娱乐会所的员工待遇还算不错,住宿条件是个人单间,其他宿舍平日里互相串门交流的情况很常见,除了宿舍楼最角落处的小房间,从来门可雀罗,门口外面堆满了没有来得及收拾的垃圾堆。叶明珠不喜欢计较太多,那些人反而变本加厉的将整栋宿舍楼的垃圾都堆到她门口来。

    当晚,叶明珠发了高烧,身上一阵冷一阵热,整个人蜷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嘴巴干燥得厉害,几次尝试起来想要倒杯水喝,尝试几次都提不起一丝力气,难受到后半夜昏睡过去后,一连昏迷了几天高烧不醒。

    她的宿舍从来没人过来,就算她死在自己的宿舍里,一时半会也没有人会发现。

    直到第三天,徐从容发现她没去上班,询问了同一栋宿舍楼的朵儿,才知道她这几天都没有出门。等徐从容赶到宿舍时,叶明珠整个人已经昏死过去,吊着一口微弱的气,额头烫得可以煮鸡蛋,吓得徐从容赶紧打了120把她送到医院去。

    没到医院,叶明珠就醒了过来,掀开惺忪眼皮时就看见了徐从容,但是有些迷茫,“徐……徐姐,你怎么在这?”

    “还问呢,你知道你病了几天吗?”徐从容黑着脸,没好气地数落她:“我说你也真是,病了不知道跟周围的人说一声吗?都四十多度高烧了,还傻傻在宿舍里睡死过去,这要是真把脑子烧坏了,你自己就等着哭去。”

    叶明珠疲惫地喘了喘气,低头看向四周,马上就意识到自己要去哪里,“徐姐,我不去医院,求求你了,我不去医院……”

    她一个激灵清醒过来,也顾不得全身乏力难受,强撑着从床架上坐起来,就要让司机停车。

    “你给我躺下!”徐从容过来强硬把她按回去,语气不容置喙:“就快到医院了,你这情况要是再不医治,能不能活过今晚都难说。叶明珠,我今天就把话撂在这儿,莫总可是把你放在我眼皮底下看着的,你是死是活都由不得自己,要是给我惹出什么幺蛾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徐姐,我真的没事。”

    “有事没事医生说了算,老老实实给我躺着,最好别给我惹麻烦。”徐从容厉声威胁了她一番。叶明珠几次挣扎着想要起来,都被她一眼瞪了回去。

    医院很快到了,叶明珠被送进病房。徐从容趁这个机会给莫褚寻打了个电话报告。很快,那边就传来莫褚寻冷冽的嗓音:“什么事?”

    “莫总,叶明珠病了。”

    那边一片沉默。

    徐从容当他是要让自己继续说下去的意思,接着说:“发高烧,在宿舍里烧了几天都没人发现。我也是今天才发现她没来。”生怕莫褚寻将责任推到她身上,徐从容又解释一句:“前两天我请假了不在会所,今天凌晨才回来。”

    等了许久,莫褚寻都没有什么反应。

    徐从容有点拿不准他的意思,她打电话向他汇报,这是莫城之前跟她提过的,那个女人有什么情况要及时汇报。在徐从容看来,叶明珠和莫褚寻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说是朋友不像,有谁会把朋友拼命往火坑里推的,可要说是仇人,这男女之间的仇,又透着几分不同寻常。

    她捏紧了手机,心里忐忑。

    “哪个医院?”

    “啊?”她不明所以。

    莫褚寻重复了一句:“我问她在哪个医院?”

    徐从容恍然大悟:“哦,中心医院,她刚进去。莫总那个……你是要过来吗?”她有点不敢置信,难道莫总会亲自到医院来看叶明珠?

    不可能吧……

    这个念头都把她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听错了。

    莫褚寻没有必要回答她,旋即挂掉手机。五分钟后,一抹挺拔颀长的身影出现在二楼内科住院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