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药膳

    更新时间:2018-08-09 18:39:15本章字数:2091字

    徐从容去买了午餐回来后,见到boss还站在医院休息区里不知在想些什么,还是例行走过去跟他打招呼。莫褚寻挑眉看她手里提的食盒,“买了什么?”

    “啊?哦……青菜粥,病人不能吃油腻的,医生吩咐只能吃一些清淡的流食。”

    青菜……

    他记得,那个蠢女人最讨厌的就是青菜素食,别的名媛小姐为了保持身材拼命减肥,不是素食就是节食,唯独她每次都是大口大口吃肉,无肉不欢,宴席上每每能把共餐的人吓得目瞪口呆,偏偏她大口吃肉喝酒的举止都优雅得无可挑剔,而且还有一个怎么都吃都长不胖的体型,让那些拼命节食的小姐们羡慕嫉妒恨。

    这时候,她还会摇晃着鸡腿肆无忌惮嘲笑那些名媛小姐们太端着,应该放开一点不要连吃个饭都装模作样。惹得那些小姐背地里牙痒痒骂得她狗血淋头,站着说话不腰疼。

    安易晨临时被召唤到医院累得像条狗,提着食盒找到莫褚寻,大口大口喘气:“寻哥,你让我带吃的到医院干什么?你生病了?”

    “不是,把东西给徐从容送过去。”莫褚寻没有多说,抱着双手酷酷地发布命令。安易晨“握草”一声,一万零一个不敢置信啊,这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关心下属?要说莫褚寻突然转性关爱下属,安易晨打死都不相信,他回忆了下那个叫徐从容的女人,好像是地下城的主管,身材前凸后翘是挺有料的,颜值也高,难道勾搭上寻哥了?

    能让他千里迢迢去求着林悠悠做了药膳带来,看来那个叫徐从容的女人不简单啊。

    等安易晨在病房门口见到徐从容,并且从徐从容口里听到叶明珠这个名字时,他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叶明珠?!寻哥让他千辛万苦到来的药膳,居然是给叶明珠那个女人!!!

    少于三个感叹号简直无法形容他现在哔了狗的震撼心情。

    次奥!敢情阔别五年,他们两人这是打算相爱相杀了吗?

    带着八卦不解好奇疑惑,安易晨又去找莫褚寻求解,却发现他人已经不知去了哪里。走到门口看了眼医院招牌,安易晨又不淡定了,他记忆没出差错的话,这里是寻哥未婚妻宁夏疗养的医院吧?

    五年前那件事,现在已经很少人提到了,很多人都自我催眠佯装忘记了那件事,久而久之,好像就真的忘却了。

    安易晨对宁夏没什么印象,依稀记得是个清秀乖巧温柔的小姑娘,常常跟在叶明珠身边,以前在叶明珠最风光的时候,小家族出身的宁夏也跟着水涨船高,所以经常能在各种高级场合上看到她。

    相比宁夏,他对叶明珠印象更深。打个比喻的话,叶明珠人如其名,无论身份地位还是容貌,如同最璀璨的明珠,到哪里都让人无法忽视,永远是众人的焦点,哪怕把她仍在一群盛装打扮的美女中,她仍然是气质容貌最出挑的那个。

    而宁夏,则是一朵默默无闻的解语花般的存在,气质清纯,温文尔雅,像一只无害的小宠物。加上平凡的家世,丢在人群里一眨眼就不见了。

    可同样外表能力家世出众超群的莫褚寻,就独独喜欢那朵解语花,而放弃一颗举世无双的夜明珠。

    安易晨有点理解莫褚寻的想法,像他那样出众的男人,需要的是一个善解人意的温柔小女人,一朵对他完全没有危害的解语花。叶明珠那种咄咄逼人气势张扬的女人,是朵娇艳玫瑰,让人只可远观无法靠近。

    虽然他真心觉得寻哥和叶明珠站在一起更具视觉冲击,男才女貌强强联手,简直不要太带感哦!

    叶明珠睡到下午就醒过来,她已经很久没再白天睡觉,一睁开眼就被窗外射进来的阳光刺得眼睛酸疼,抬起手背挡住光线,她大致看了眼病房,没见到徐从容,坐在病床边的是个有些眼熟的男人,她记得他叫安易晨。

    安易晨削了个苹果自己先吃几口,然后才切一小块问她:“要吃吗?”

    叶明珠摇头,疑惑打量周围,“咳咳,你、你怎么在这儿?”

    “哦,徐从容有事先走,我在这里等你醒来。”安易晨放下苹果,打开带来的药膳,撞在保温壶里的药膳还泛着热气,他递给她,“要我喂你喝吗?”

    “不用,我自己来。”不习惯被这样客气对待,叶明珠手忙脚乱坐起来,道了声谢。神情看起来很诡异,惶恐夹杂着卑微,好像随时都能受到惊吓一样。安易晨蹙了蹙眉,面露不喜,还是把保温壶递给她。

    软糯清香的药膳粥送进嘴里时,叶明珠浑身一颤,那种熟悉的味道,刺得她眼睛一涩,鼻子酸酸的。

    “这粥?”她问安易晨。

    “别看我,有人托我去林悠悠那里带来的。”安易晨摊手。

    果然是他的手艺,这味道即便阔别多年,她还是一尝就知道。

    林悠悠,既是人名,也是店名。店长是个立志要做全世界首席营养师的吃货男人,从小钻研药材食补,后来还真的给他钻研出一手出神入化的药膳厨艺。有人说,林悠悠的药膳比医院开的药还要灵验,不但美味可口,还能治病养生。

    叶明珠认识林悠悠,是因为林悠悠做的酱汁煨猪蹄,他所用的酱汁,用了二十八种中药材熬制而成,味道一绝。

    但现在,她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安易晨口中的“有人”二字。

    是谁让他去林悠悠那里带药膳回来,答案已经十分明显。

    可,她不愿意相信。

    嘴里美味甜糯的粥突然索然无味,她艰难吞咽几口,滚烫的粥烫得她喉咙更疼更刺,叶明珠却恍然未觉似的。

    ——

    莫褚寻接到安易晨电话时已经离开医院,他今天是抽时间到医院看看宁夏,医生说,宁夏的情况已经有所好转,说不定再过些时日就能清醒过来。

    这对他而言,无疑是个巨大的好消息。

    只是他还没好好消化这个好消息,徐从容就打电话过来汇报叶明珠高烧住院的事。那个女人就算死了都跟他没关系,可宁夏还活着,所以叶明珠也不能死。

    他要让宁夏,亲手处置那个该死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