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出院

    更新时间:2018-08-09 18:39:15本章字数:2029字

    叶明珠在医院住了三天。

    刚开始头两天都在发烧中,除了安易晨或徐从容过来她才会勉强提起精神应付,大部分时间都在浑浑噩噩的昏迷当中,第三天烧退了,整个人大病初愈,依旧没有什么精神。而且她也会想逃避某些人,忍着在医院多住一天。

    “那女人,防心真够重的。”安易晨向莫褚寻汇报任务时,不咸不淡评价了一句。

    助理正在跟莫褚寻汇报工作进展,听到安易晨的话后一顿,让助理先出去,手指还握着钢笔没放下去,“什么情况?”

    “还能什么,这几天我费了多少精力想从她嘴里套出点什么东西,你别看她烧得迷迷糊糊的,那戒备心可真重。该说到底不愧是叶明珠吗,即便落魄了,那份睿智可是一点没变。”

    安易晨略有感慨:“而且她对你……咳咳,我说说你在她心目中的形象,简直就跟洪水猛兽一样,我随便一提到你名字她就吓得不行。寻哥,我看她这几年吃得苦,一点都不比蹲在监狱里的少。”

    莫褚寻冷冰冰扫了他一眼,薄唇轻吐:“这是她自己选择的。”

    “那你真打算就把她丢在地下城里?”

    别人不知道,安易晨可是门儿清,地下城只是莫褚寻一处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产业,叶明珠的未来,不过是莫褚寻一句话就可以决定的。

    毕竟,当年也曾有那么段交情不是……

    “前几天医生跟我说,宁夏很快就会醒过来了。”莫褚寻看向窗外,眼神漫无目的地停在某个点上,若有所思:“宁夏才是最有资格处置她的人。”

    安易晨一噎,露出震惊表情。

    ——

    徐从容提了水果到病房时,就见叶明珠慢吞吞在折叠被子,旁边桌子上放了一袋子药物,单薄瘦削的背影看着都让人心酸。这几天,徐从容每天都到医院来,两人逐渐熟悉后,徐从容对这个看似顽固的可怜姑娘,也有了另外一番认识。

    “徐姐,你来了。”叶明珠听到脚步声,回头叫了她一声。

    徐从容上去:“你这是干什么?我不是让你再休息几天吗?”

    “不用,烧退了,我也该回去工作了。”叶明珠将被子叠好,拎了药袋子,摇摇头拒绝她的好意。

    徐从容想到什么:“可是医生还让你去做个全身检查。”连她都能看出叶明珠的身体状况有多遭,就更别提医生了。做个检查总是没错的。

    叶明珠怕的就是这一点。

    “不用,我真的没事,你看我现在身体好着,哪里要做什么检查。”她倔强地不肯去,徐从容也拿她没办法,末了说:“那个……莫总在外面,你看?”

    叶明珠身体狠狠一震,差点中途改变主意回去病房。可是一想到这几天,他频频让人送来的水果和营养药膳,叶明珠头皮一麻,还是果断朝外面走出去。

    莫褚寻就在医院门口的外。

    中心医院,他基本每个月都会来一次,因为宁夏就住在这个医院里,这五年来,除非他出远门,不然每个月必定会来。

    然,也只是一个月一次而已。

    这个月,他已经算不清楚自己来了几次,最保守算也有十多次。大部分时间就在医院外面也不进去,莫褚寻不知道自己来这里是为什么。只是从安易晨那听说她今天有可能出院,他开车经过这里时,就不由自主来了。

    然后呢?

    似乎没有下文了。

    叶明珠远远的,就看见莫褚寻倚在一辆纯黑色迈巴赫旁,双手插在裤兜里,身长玉立,脸部轮廓刀刻斧凿般刚毅冷硬,浓眉斜飞入鬓,脸上表情冷酷,浑身散发着一种生人熟人都勿近的冰冷气息。

    几束阳光从他头顶上斜照下来,整张面庞都是波澜不惊的暗色,只余一双墨染的眸泛着些意动的神采。风微微拂过发丝,薄唇抿成一条直线,让他看起来更加神秘莫测。

    周围经过的年轻女子不时往他那里看去,然后跟同伴窃窃私语,那些年轻的脸孔中洋溢着羞涩和仰慕,可却没有一个人敢靠近他五步以内,更没人敢上去跟他搭讪要电话。

    叶明珠眼前恍惚了,仿佛看到多年前的莫褚寻。

    冷酷阴沉和不近人情这一点,他从来就没改变过。少年时期的相遇开始,爱慕莫褚寻的女孩不计其数,但真正敢扬言追求他,对他死缠烂打的,只有一个人。

    可惜的是,那个曾经勇敢追求爱情的女孩,已经不在了。

    三天前在病房里的那个吻,叶明珠把它当做一个梦,几回魂梦,时过境迁,而她再也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自以为是了。

    莫褚寻没想到真等到她出来,远远看她还穿着原来那套脏不拉几的衣服,站在火辣辣太阳下,似乎她刚才也在打量自己,蓦然想到安易晨说的话,在她心里,自己就是洪水猛兽的存在。

    所以,站在那里是不敢过来吗?

    他抽出右手打开车门坐进去,双手搭在双向盘上却没有开动,黑眸透过玻璃窗扫射出去。叶明珠敏感察觉到他的视线,正迟疑要不要过去,徐从容从后面推她一把,“莫总在车上等你,让他送你回去。”

    “徐姐,我……”她不想。

    徐从容扶额:“这我可帮不了你。过去吧,莫总那个人,你顺着他就没事。”

    叶明珠自然不指望徐从容能够帮她,最多也是在心里挣扎片刻,就朝迈巴赫走过去。走到后座正要开门,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敲了敲副驾座的车窗,没有言语,但意思已经很明显。

    叶明珠只好打开副驾座进来,怯怯看他一眼,“莫先生,早安。”

    莫先生三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听着就刺耳。

    莫褚寻无名火又上来了,不等她坐稳,猛地一踩油门车子如离弦的箭往前冲去,叶明珠吃了一惊,还没坐稳的身体因为惯性朝后面重重甩去,后脑勺撞到安全带的扣子,顿时一阵钻心的疼。她咬咬牙,手忙脚乱从座位上坐直,马上给自己扣上安全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