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我结婚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8:39:15本章字数:2296字

    一路上,两人相顾无言,叶明珠战战兢兢,缩在自己一寸三亩地里埋首不语,那样子任谁都看得出来她对莫褚寻的害怕和躲避。曾经她有多无所顾忌的追他,现在就有多避如蛇蝎的怕他,这种恐惧已经深深植入身体每个细胞里。

    莫褚寻心里那股无名火,越烧越旺。但他是个从来不会表现自己情绪的人,即便如此也是把火气发泄在车子的速度上。黑色迈巴赫很快行驶到地下城的员工宿舍楼下,原本需要半个小时的路程缩短了十五分钟。

    “下车。”

    叶明珠抬起头来看了眼窗外的宿舍楼,没想到莫褚寻居然把她送回宿舍。她张开嘴,想说什么。

    “谢谢。”

    她违背良心,吐出这两个字。

    男人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脸终于沉了下来,墨眸带着一丝杀气:“还跟我道谢?看不出来你这个可怜虫也真挺能屈能伸的。要是叶竟成知道生了个这么卑微可怜下贱的女儿,不知道有何感受?”

    叶明珠心头“突”的一下。

    叶竟成,这个名字她已经很久没有听过了,乍听之下,心脏狠狠收缩了下,说不清楚是疼是恨还是别的什么。

    她轻笑,有气无力地反驳他:“叶竟成只有一个乖巧听话的女儿,叫做叶明美。莫先生,你忘了,我跟叶家已经没有关系。叶先生那样高高在上的人物,怎么会记得我这种卑微如蝼蚁的小人物呢。”

    声音轻轻的,掩盖了那难听的沙哑。好像在诉说一件跟她没有关系的事。

    “哼!你还有点自知之明。”

    莫褚寻觉不承认他现在很恼火,被她顶嘴的恼火,被她防备的恼火,还有听她如此贬低自己的时候,怒火一阵一阵往心头上蹿。

    “叶明美现在可是港城数一数二的名媛千金,琴棋书画样样俱全,叶家以她为荣,叶竟成当然不会想起你这个耻辱。”他故意用言语羞辱她,想看看她被激怒的样子,那该多有趣。

    “人人都知道叶明美漂亮大方,温柔善良,是上流名媛圈里出了名的温柔良善,又从美国高学历毕业归来的高材生,叶家只有一位千金,识趣的话,就乖乖待在这里,千万不要以为还能回到那个家里。”

    “叶家,早就没你的位置。你去了,也只是自取其辱而已。”

    ……

    正打开安全带的叶明珠闻言,眼睛呆呆看向车窗外的深灰色泊油路,努力瞪大了眼。

    回去叶家?

    莫褚寻真想多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还要回去叶家。那里,早就不是她的家了。

    莫褚寻以为她会回去向叶家求救,会向那些曾经的亲朋好友诉苦求救,求他们拉她一把……她也想啊。

    可是,莫褚寻,你永远不会知道,我这次回来就没有打算去叶家,没打算去见以前认识的任何人,更没有打算继续纠缠他。不是不想,是已经绝望了,心都死了,她怎么还敢对他们抱有一丝丝期待?

    你想见到原来的叶明珠,那个让你恨得牙痒痒的叶明珠。

    可,叶明珠已经死了,死在监狱里,死在手术台上,死在隔绝港城和南非的印度洋上,死在那暗无天日,充斥着肮脏暴力血腥毒品的犯罪团伙里……她连灵魂都丢了,怎么还能想要回到过去?

    她眨了眨眼,眼睛酸涩得很,却没有液体掉下来,眼睛干涸得一滴水都没有。

    如同她的心。

    “你放心,我不会去叶家。”

    她给出一个答案后,推开车门准备下车。

    莫褚寻没有看到她被激怒的样子,反倒在她下车时,不经意间,瞥到她左手无名指上,戴着的一圈已经生锈的铁圈,似是用铁丝缠绕而成。

    铁圈已经有些年月,紧紧缠在她左手无名指上,铁线深陷血肉,仿佛要同她的身体融合在一起。

    那一圈很细很小,不仔细看的话难以发现。加上叶明珠刻意保护,以至于,莫褚寻这是第一次看到。

    左手无名指……铁线圆圈……

    那个位置,成年人稍微有点见识都知道意味着什么。左手,最靠近心脏的地方,而无名指上戴戒指,只有一个解释。

    莫褚寻放在方向盘上的手猛然攥紧,浓墨般厚重深邃的眸子骤然收缩。

    叶明珠已经一只脚下车,后领倏然一重,充满力道的手臂扯住她后领,直接用力把要出去的人抓回来。

    叶明珠猝不及防的往后倒下,身体不受控制重新跌回座位,左手被人抓住,放在冰凉手掌心里,她打了个哆嗦,回头一看,莫褚寻放大的黑脸,陡然出现在眼前。

    她不知道自己又哪里做错了。

    对他的恐惧已经深深烙在心里,叶明珠被他抓回来也不敢反抗,瞥见他青筋暴突的额头,隐约有了不好预感。

    “莫、莫先生……”她像是怕极了跟他对话,眼睛瑟缩不敢直视,“还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要回去了。”

    莫褚寻准确无误抓住她的左手,特地扳正她左手无名指,来来回回仔细确认,那一圈铁线圈在手指上缠绕了两圈,铁线深陷在指间血肉里,哪怕只是一圈不起眼的铁线圈,可这代表戒指的意义,已经显露无疑。

    冷酷无情的声音,如恶鬼幽魂般在耳边炸响:“这个线圈,是怎么回事?”

    叶明珠在他扳正她手指的时候已经暗道不好,脸色霎时一白,抬头正好对上他怒气汹涌,夹杂着深不见底的阴暗,她下意识地害怕,紧张,恐惧,摇摇头,“没……什么,放开我。”

    她用力把手扯回来,生怕莫褚寻会弄断那个线圈。

    莫褚寻马上就识破她的意图,不过是个破的不能再破的垃圾线圈,她居然这样看重,又时时刻刻戴在手指上。也是他之前粗心没有发现,不然……

    “戒指?”他按住她肩膀,逼她直视老实回答问题。

    她的手指被他扯得发疼,叶明珠的身体都在颤抖,倔强地别开眼,不去跟他对视。

    莫褚寻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把崭新锋利的瑞士军刀,放在她眼前晃了晃,冰冷明亮的银光晃得她心神俱颤,“再不说,我就把你这根手指切下来,一刀。”

    平静的话语,说着残酷的现实。

    叶明珠眼睛酸涩了下,嘴巴微张,声音难听:“是……”

    “你知道这个位置代表什么吗?”莫褚寻用刀抵住她下巴,“说,是谁给你戴上去的?还有你——”是不是结婚了?

    最后那半句,他噎在了嗓子眼里。

    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丑陋卑贱到了极点的女人,已经结婚了。这完全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比地球撞火星的概率还要低。他打心里抗拒这个回答。

    只要她说不是,他就放了她。

    叶明珠不知道他想什么,只是目光在碰触到那套在中指的线圈时,无神的眼光突然柔和了一下。

    “是……我已经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