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 非你不嫁

    更新时间:2018-08-09 18:39:15本章字数:2217字

    我已经结婚了。

    轻轻的几个字,一字一顿重逾千斤猛然砸下,对话戛然中断,莫褚寻不能置信看着她,眼神冷冽凶狠,力气大得差点把她手指骨头捏碎,“你再说一遍!”

    周遭的气息在一瞬间被他身上爆发出来的寒气冻住,他的眼神像是要把她吞下去一样,寒冽中带着熊熊怒焰。叶明珠脸上血色全无,嘴唇白得像洒了一层糖霜,她毫不犹豫,自己接下来若有哪句话让他不高兴,莫褚寻马上就会掐死她。

    “我结婚了。”她舔了舔嘴唇,沙哑着嗓子。

    “什么时候?”

    她逼着直视他的眼,但目光却是空洞洞没有焦距的,她不知道在看谁,脑中思绪纷乱如麻,只是下意识的听一句回答一句。

    “两年前。”

    莫褚寻咬着牙齿,手掌掐住她纤细脖子,掌心收缩用力,“你逃狱这五年,就是跟他在一起?然后结婚?”

    跟他在一起吗?

    这五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她都跟他在一起?

    叶明珠已经感觉到呼吸困难,但是心里的刺痛,却比这种窒息带给她的还要难受,痛苦,折磨。她缓缓闭上眼睛,眼角依然是干涩的,仿佛再也不会流泪。

    “是。”

    她这五年来,都跟子苼在一起,如果没有子苼的话,她活不下去。

    所以,当子苼把捡到的铁线缠绕成圈戴在她无名指上时,叶明珠挣扎拒绝了下,最终却没有摘掉。

    为什么要摘掉呢?

    反正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再遇上那么爱她的人,也不可能遇上视她如生命般重要的人。

    她爱的人,亲手把她送去下地狱;

    爱她的人,把她从地狱下拉上来。

    叶明珠还记得,子苼把“戒指”坚持套进她无名指的时候,嘴里哼唱着一首她再熟悉不过的歌曲:

    为你钟情,倾我至诚,用这金指环做证……

    金指环没有,他用的是奴役期间不知从哪里找来的铁丝线,但他觉得那就是无论是金是铁,反正指环都能把她牢牢套住了。

    那场景,是她年少时无数次幻想过的。那时她的幻想对象,是眼前这个恨不得杀她而后快的男人,一个站在金字塔顶尖,优秀绝伦,卓尔不群的男人。

    十七岁雨季,同龄人都在忙碌着学业课业,她却鲜少有时间待在学校里,因为莫褚寻已经完成大学课业,开始接手莫家的生意,每天忙得不亦乐乎。好在,叶明珠买的房子就在他别墅旁边,每天上学出门,经常在小区里遇到夹着公文包要去公司的莫褚寻。

    “莫褚寻,早安。”瞄到他的身影,她立即化身一只蝴蝶飘过去,然后死死黏在他身边。

    “嗯。”简单得几乎可以忽略的回答,连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她。

    “你就不能多说两句吗?比如问我,昨晚有没有梦到你?”她眨眨黑白分明的大眼,满怀期待。

    22岁的莫褚寻撇撇嘴:“没兴趣。”

    “怎么能没兴趣呢?”叶明珠小跑追上他,笑靥如花:“告诉你个小秘密,我昨晚梦到你了。”

    他不吭声,当她是空气。

    “莫褚寻,我真的梦见你了。还梦到你穿着纯白色西装,红色领带,手里捧着玫瑰花向我求婚……你放心,虽然你比我大五岁,但我是非常非常非常愿意嫁给你的。你最近工作忙不忙?不忙的话去那家DarryRing看看,就是那家一辈子只能订制一次戒指的店,你去看看有没有合适我们的款式,以后再带我去看好不好?”

    他听得烦躁,哪里记得她在说什么,推开她坐进商务车里,她还不死心在外面拍着玻璃窗,“莫褚寻,反正我这辈子就非你不嫁了,你自己看着办。”

    莫褚寻这才抬起眼角睃她一眼,“你就那么想嫁给我?”

    “当然。”车窗外的她,精致绝美俏脸上浮现两片红晕,捂着脸颊,声音不大,却字字铿锵:“我做梦都想嫁给你。反正你不许娶宁夏,我听宁夏说了,她早就有喜欢的人了,可惜那个人不是你。”

    所以,能嫁给他的,只有她叶明珠。

    如果宁夏不是她的好朋友,叶明珠甚至会大放厥词,整个港城有资格嫁给他的,只有叶明珠。

    但宁夏是她最好的朋友,所以在她心里面,宁夏也同样优秀漂亮,只是宁夏的性格太平淡了,她适合找那种温润儒雅的男人当男朋友。至于像莫褚寻这种棱角锋锐,气质冷傲型的,她觉得自己绝对有把握。

    他没再说什么,让司机开车,隔得远远,还能从后视镜里看到她朝自己背影挥手,凤眸眯成了月牙湾,美得让人心动神驰。

    美吗?

    当然,可美则美矣,他并不欣赏叶明珠这种什么都霸道好强的性格。

    她太骄傲,出身叶家,又在罗家长大,被罗一繁那个宠妹狂魔宠大的掌上明珠,张扬霸道是她的性格亮点,同时也是她的缺陷。跟在她身边的人,都会被她的光芒遮掩,变得平平凡凡。

    他心疼总是跟在叶明珠身边的宁夏,心疼她每次都像个姐姐一样照顾那个任性妄为的小公主,到头来,却得不到公主的一句好话。他甚至不少次见到叶明珠对宁夏开的过分玩笑,而他那个傻到可爱的宁小姑娘,每次都跟没事人一样,继续跟在那个小公主身边,任她差遣使唤。

    “没事的,寻哥哥,明珠对我挺好,我特别珍惜她这个好朋友。”宁夏紧张地替她解释。

    “我刚才看到她把兔子放在你书包里,要不是我发现,你现在得吓得够呛。”

    十分害怕兔子的宁夏扁扁嘴,露出害怕又故作勉强的神情,让人心疼,“没事啦,明珠就是喜欢那些小兔子啊小乌龟什么的,她就是想哄我玩的。”

    “你啊,每次都替她遮掩说好话,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莫褚寻嘴上如此说,心里却对叶明珠更加不爽,连带着接下来每天早上小区里的碰面,他一眼都不甩她,坚决跟这个蛮横无理的女人划清界限。

    而这时,叶明珠已经悄悄准备她和莫褚寻婚礼的事宜了。

    管家追在她后面谆谆善诱:“小姐,现在定制婚纱太早了,根据我国婚姻法,你得到了二十周岁才能结婚。”

    她才不管呢,把名片找出来开始联系各大婚庆公司,回头冲管家笑:“罗管家,国外的结婚法定年龄十八岁就没问题了。也就是说,我明年就可以嫁给莫褚寻……想想都激动。不行,我要去把首饰婚戒也订了,我听林悠悠那小子说,结婚的女人要顶半边天,莫褚寻工作太忙,我要替他分担重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