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见客

    更新时间:2018-08-09 18:39:15本章字数:2229字

    叶明珠第二天收拾好后就去地下城上班。

    说是上班,其实对于普通上班族来说已经到了下班时间。港城夜色妖娆,发展和经济是这座国际大都市的标志。但到了夜晚,这座美丽的城市又变得神秘且妖娆,灯火弥漫,霓虹闪烁,繁华喧嚣的夜景中充斥着物欲横流的纸醉金迷。

    地下城娱乐私人会所,就坐落在港城最大岛上的东区,是一座外形高耸类似巴洛克风格的古堡建筑,与周遭方方正正的酒吧夜店商场对比,光是外形已经能够引起人们注意。而这还只是地下城露在上面的一部分而已。

    地下城,顾名思义就是地下城市,除了上部分的VIP包间和套房之外,地下的部分则规划成酒吧、棋牌室、歌舞厅等等,娱乐项目应有尽有,你能想到的,不能想到的,都能在这里看到。

    踏着灰蒙蒙夜色,叶明珠直接走路到地下城。她没有从炫目豪华的正门进去,而是绕到后面,有一扇只供一个人进去的小门,就是地下城员工进出的门户。

    叶明珠走到公关部门口,几个打扮妖艳身材性感的女模正结伴从里面走出来,见到她都捏着嗓子尖叫起来,好像发现什么稀罕宝贝一样,引得其他人纷纷侧目。

    朵儿上下将她打量几眼,红唇挑起,状似关心:“听说你前几天没来是病了,今天怎么来上班了?”

    叶明珠倒不知道自己发烧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不想理会,但几个女人挡在自己面前没有要让开的意思,她轻轻点头,“麻烦让一下。”

    “我话还没说完,你急什么呀。”朵儿挡住她的去路,“啧啧!真可怜啊,听说你被088包间的客人折腾得欲仙欲死,可真羡慕死我们这些姐妹了。”

    这话里的歧义太明显,叶明珠刚要解释自己是发烧住院,旁边的珊妮已经接茬:“朵儿,你就别再刺激她了,那天我们可是亲眼看到的,被陈少折磨得连衣服都差点脱光光了。可惜啊,就你这身材相貌,还好最后没有脱光,不然全包间的贵客最后肯定都得吐出来不可。”

    穿着抹胸包臀裙的苏苏踩着高跟鞋走出来,挺着丰满傲人的胸部,鄙夷地斜了她一眼,“尽丢我们公关部的脸。真不知道徐主管怎么会把你安排进来,一个为了钱连尊严都可以抛弃的下贱女人,丢在我们公关部都嫌恶心。”

    一字一字的话,就像重锤狠狠砸在她心口上。

    这种伤人的话,叶明珠不知已经听过多少,她不想跟她们起冲突。可她越是表现得忍让,别人就越以为她懦弱可欺。苏苏冷不丁用力推她一把,叶明珠不注意身体往后面跌去,一屁股摔在地上。

    “哈哈哈,你们看她那样,真像一条死狗。”珊妮带头捂嘴笑起来,她和朵儿苏苏几个都是地下城的头牌女模,不但学历高长相好,在侍候客人的时候更是一朵朵解语花。身价自然不用说,在地下城的公关部里,只要这几位说什么,那些陪唱公主们,几乎唯她们几个马首是瞻,此时都跟着讽笑起来,几个心情不好的公主,还冲过去狠狠踹她几脚。

    “这女人有病吧,打不还手呢,你们谁想动动筋骨的,这可是个好机会。”

    “你们可别打坏她那张脸,要是毁容了,徐主管可不会放过我们。”

    “得了吧,就她这种丑八怪还毁容呢,整容失败的残次品都要比她好。”

    嘲笑哄闹直到经理过来才停止,叶明珠从地上爬起来,那林经理看到她就来气,手指猛戳她肩膀:“你看你,又穿成这个鬼样子,难怪她们一个个都要羞辱你,我看了都替你臊得慌。”

    她今天的穿着还算中规中矩,主要就是怕先前那副装扮太过迥异而引起怀疑,所以今天她特地选了一件黑色高领T恤和牛仔长裤,当然,在T恤里面又穿了几件打底,不过外面看不出来。

    只是,刚才跌倒时衣服沾了灰尘,朵儿珊妮几人又故意让她难堪,往她衣服上踩了几脚,一下子就变成一只灰头土脸的土猫。

    语言上的羞辱,她已经麻木了。

    可身体上的疼,却一阵阵的搅动,让她疼得直吸冷气。

    不是她不反抗,而是她深谙,在这种地方,小小的反抗算得了什么?朵儿珊妮等人都是地下城的招牌女模,熟悉这里的生存规则。弱肉强食在哪里都会出现,她越是反抗,后果就越严重。

    反正,她们也不敢弄死她。

    林经理走后,叶明珠无所事事,蹲在墙角里胡思乱想。不大会,珊妮匆匆进来,见到她也不说话就拽着她往外走。

    “等等,你找我什么事?”叶明珠不安地看着她,企图挣开她的手,但珊妮攥得死死的,根本不让她逃脱的机会。

    “少废话,你不是为了钱什么都肯做吗?姐姐今天心情好,为了找了一份赚大钱的机会,你去了就知道感谢我。”珊妮脸色稍稍出现一丝心虚,但这个时候,却容不得她犹豫。

    况且,这个女人不是为了钱可以抛弃尊严让人羞辱戏弄吗?说不定把她带去会更感激自己呢?

    叶明珠不知道珊妮要带她去哪里,心里隐隐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她想喊救命,可在地下城这种地方,别说她喊了没作用,就是有作用,被人抓住后下场也够她受的。

    “珊妮,你要带我去哪里?”她抓住珊妮的手,脸色不安。

    “就到了。”珊妮大喜,拖着她走进包间,叶明珠还没来记得看清楚包间的门号就被她蛮力扯了进去。

    昏暗包间里,不同于其他包间的声色犬马喧嚣热闹,偌大的长沙发上,只坐着一个男人。

    借着大屏幕照射过去的灯光,叶明珠大概看清那男人的样貌,约莫四十多岁,穿着浅灰色衬衫和黑色长裤,体型稍微发福,个子粗壮,容貌平庸。看到她们进来,扭头朝这边露出一个微笑。

    “裘老板,这位就是明珠。”珊妮殷勤为他们介绍:“明珠,这位就是裘老板,你可要好好招待。裘老板是我们这里的贵客,出手大方,对我们这些女孩子又温柔体贴,这次可是姐姐照顾你……裘老板,那你们好好玩儿,有什么需要尽管让明珠去做,她非常善解人意的。”

    “来来,请坐请坐。”那叫称作裘老板的男人半撑着腰站起来。

    珊妮从后面推了她一把,叶明珠踉踉跄跄往前走了几步,回头一看,哪里还有珊妮的影子?

    裘老板?

    她心下怀疑,恍惚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一时却忘记在哪里听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