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救

    更新时间:2018-08-09 18:39:15本章字数:2261字

    金属撞击声,痛苦呻吟声,还有男人发泄快感的喘息声,充斥了整个房间。

    叶明珠已经不记得自己被打过多少鞭了,身体已经麻木,疼痛遍布四肢百骸,冲进血流侵蚀全身……一开始她还会疼得叫两句,渐渐地,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反抗也越来越小,不到十分钟,已经鲜血淋漓,奄奄一息。

    裘兴谅彻底爆发了兽性,根本不是之前在会所见到的那样温和殷勤,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子狠戾变态。狞笑着欣赏她痛苦折磨的一幕,嘴角漾起的笑容越来越浓,越来越毒。

    叶明珠咬牙忍受,只有实在疼得受不了才发出闷哼,可不等痛苦的呻吟溢出嘴边,又被她硬生生咽了回去,她越这样,裘兴谅就越变着法子折磨她。

    “荡妇,婊子,贱人……给我喊出来啊臭婊子……”裘兴谅越来越发狠,打得手软后,又去把蜡烛拿过来,明亮的光,晃得她头直发晕。

    没人会来救她……

    叶明珠不由想到那个把她送进公关部,并且扬言要她去应付那些难缠客人的莫褚寻……这一次,裘兴谅突然找上她,也是莫褚寻的意思吧?

    他毁了她一生,剥夺她的自由和信念,还不满意,他还不满意,非要里里外外羞辱她,压垮她最后的尊严和身体……

    是不是,只要她死了,这种折磨才会结束?

    眼睛干涩得厉害,她不想哭,真的不想,可这个时候,眼角却不受她控制的湿润了,她恨莫褚寻,恨裘兴谅,更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铃铃铃!”房间外客厅里,传来了敲门声。

    裘兴谅正在兴头上,谁也没有想到门外居然会传来敲门声,恶狠狠瞪了她一眼,把蜡烛重新放下,走出房间时把门从外面锁上,然后才走到大门口。

    没想到在他开门后,迎接着他的却是一个硕大坚硬的拳头。

    宋棠一脚把门踹开,力气大得让人意想不到,裘兴谅刚要还手,就被他一拳打中鼻梁,身体一歪软软倒了下去。宋棠没有想太多,见他晕倒后,连忙抬腿往里面看去,他不会看错的,之前他就看见叶明珠上了他的车子,裘兴谅的变态在圈子里人尽皆知,只不过他到底还遵守着点法律底线,不至于闹出人命来。

    但人定是会被他折磨得生不如死的。

    他一个一个房间找过去,凡事上锁的都被他用蛮力撞开踹开,可惜找了半天一楼都没有发现。他又跑上二楼,在一个个房间里,终于找到了被打得浑身是伤的叶明珠。

    “小叶。”他情不自禁叫了她的小名,冲过去把她放下来,再看了看周遭的环境,铁青的脸色溢出愤怒。

    叶明珠努力掀开眼皮看了他一眼,喃喃自语:“子苼……你又来救我了吗?”

    子苼?

    宋棠听得清楚,抿唇没有回答。手铐一松,没了钳制的顾桑桑整具身体都朝着宋棠怀里歪倒下来。他一怔,连忙把她接住,近看才发现她身上布满密密的血痕,皮开肉绽,仅剩的衣服破烂不堪,露出布料下雪白的肌肤和血红的伤痕,交错纵横,形成无比刺目强烈的视觉冲突。

    “我没事。”她注意到他脸上的怒火,微微扯开嘴皮:“皮肉伤而已,子苼,我没事,这点小伤不算什么,真的,你别难过……”

    他终于忍不住澄清:“我是宋棠,你看清楚了。”好心跑来救她,结果接连两次被她叫错名字,宋棠怎么就感觉超级不爽呢。

    “啊?”

    她张大嘴巴,似乎想到了什么,急急忙忙想从他怀里出来,却因为动作太大扯到伤口,疼得直抽冷气。

    “别动。”宋棠命令她。

    陌生的胸膛,陌生的气息,还是个陌生的男人……叶明珠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拘束,清醒过来之后,她才发现眼前的人并非子苼,而是宋棠。

    “宋先生,我没事,请你松开行吗?”她觉得很别扭,这一惊,脑子反倒清醒了许多。

    感受到她从“子苼”转到“宋先生”的态度,宋棠倒不以为意,低头看她憔悴的脸,义正言辞:“我送你到医院去。”

    “我不去。”她坚持。

    “先出去再说,这个地方你以后最好不要来了。”想到裘兴谅的变态畸形嗜好,宋棠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她一下。

    叶明珠脸色一白,以为他在暗指自己做小姐的事,心凉了半截,脑子里闪过自己收下裘兴谅五十万支票的场景……为了钱,她其实可以出卖自己的身体,包括自尊的。

    宋棠扶着她出去,看见裘兴谅倒在地上昏迷不醒,有些意外:“我刚才就打了他一拳,还打在鼻梁,他怎么晕倒了?”要说一拳就能闹出人命,宋棠是万万不信的。

    缩在他怀里的叶明珠,闻言睫毛动了动,粗嘎的嗓音有些不大自在:“我……我刚才见了他了酒……”

    “嗯?”宋棠隐约觉得这里面有猫腻。

    叶明珠咽了咽口水:“我在他喝的酒里下了药。”

    “啊?”

    “你放心是感冒药,我下得不多,只会让他喝酒后睡一觉。”叶明珠惊魂未甫,她怕闹出人命不敢加大药量,但药效反应慢,原本预料十五分钟的时间,他撑到了二十多分钟才晕厥过去。

    宋棠看着怀里瘦削憔悴,弱得仿佛都会倒下去的女人,第一次发现低估了她。

    感冒药?

    “什么类型的?”他问。

    “头孢类抗生素……”叶明珠也猜得出他在想什么,眼神黯淡下去。

    宋棠失笑,她还真是狡猾,大概是从哪些细节猜出裘兴谅喜欢喝酒,所以事先在他酒里下了药。

    某些感冒药里含有头孢类抗生素,而酒的主要成分是乙醇,酒精进入体内后要先转化为乙醛。头孢类抗生素会抑制乙醛的转化,过多的乙醛滞留内体会出现皮肤潮红、头痛、头晕、视力模糊、等症状,严重甚至会出现血压下降、心肌梗死……她说下的量不多,能让他晕倒却不致命,应该是非常熟悉控制药量……

    “你怎么知道他会喝酒?”

    “他浑身都是酒味,汽车上有一个罗曼尼康帝的酒瓶造型,还有这里,到处都摆着红酒。”叶明珠在会所就注意到这个问题,可是又不能确定。那种情况下,来不及做其他准备,她只好随手就把感冒药带上。

    宋棠唏嘘不已,再次对她改观,“你随身带着感冒药?”

    “咳咳。”叶明珠脸上浮现潮红,有着异样病态的美,不用解释宋棠就已经猜到:“你感冒了?”

    “嗯。”

    他无语半晌,说白了,自己这趟救人其实还有点多余啊。他来的时候裘兴谅的药效正好到了,说白了就是他人不到,叶明珠也有办法自己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