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关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8:39:15本章字数:2171字

    叶明珠在宾馆呆了一天都没有出去,就连三餐都忘了。宋棠送她来宾馆没多久后就离开,许是从她这里得不到想要的回答,就没再过来,更何况宋大少是什么人啊,日理万机的哪有什么美国时间花在她这个小姐身上。

    她也不以为意,宋棠跟她非亲非故,能帮她到这份上已属不易,况且,她一点都不想把他扯进自己这团旋涡中来。之前她说有机会一定报答她,但她唯一能报答他的,就是远离他。

    天黑了。

    床头亮着一盏橘黄色的壁灯,明明应该很暖和很温馨,叶明珠却觉得冷,季夏夜里,暴晒了一天的柏油路还散发着炙烤的热气,她站在露台上望着下面的夜景,心里七上八下的难以平静。

    门,在这个时候敲响。

    “咔咔咔”三下,很有节奏。她肩膀缩了缩,回头看去,迟迟没有去开门。

    敲门声又中规中矩响了三下,不急不躁的感觉,让她想到了宋棠。踌躇半晌,她还是决定去开门。

    果然是宋棠。

    “宋先生你怎么来了?”

    “原来在啊我还以为你走了。”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叶明珠一愣,脸颊热热的,主动往旁边一站让出路来,宋棠进来,打量了眼几乎没什么变化的房间,鼻子嗅了嗅,除了一股淡淡的膏药味,并没有其他的气味。唯一一张双人床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一点杂乱的感觉都没有。

    叶明珠没想到他会来,纠结半晌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两人相顾无言气氛也挺尴尬的,宋棠清了清嗓子:“吃过晚饭了吗?”

    “……”她抿嘴不语,又觉得这样不回答实在不礼貌,淡淡应了声:“还没。”

    “那正好,我也还没吃,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我还是让他们把菜送到这里来吧。”宋棠悄悄打了个饱嗝,睁眼说瞎话信手拈来都不用思考的。

    在这种时候,食物无疑就是两人之间的调节剂。

    宋棠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对这样一个不知悔改的女人这么在乎。

    从多年后重逢的第一次,她莫名其妙出现在他面前,还当众强抱了他后,她的身影,就在他眼前挥之不去,而且还是会所里的一个小姐。他给自己找了个借口,毕竟叶明珠是罗一繁最疼爱的妹妹,而他作为罗一繁的哥们,自然要对他的妹妹好一点。

    这个借口,暂时还算成立。

    相比宋棠的镇定自若,叶明珠就显得拘谨多。面对那张熟悉的面孔,有时候她真的会将宋棠和杜子苼两人的身影重合起来。宋棠温文尔雅,英俊非凡,无论何时嘴角都是微微往上翘起,保持着优雅不失礼貌的笑容,眉眼弯弯,语气温和,浓浓书卷气息配上他优良的教养,无法让人不喜欢他。

    就连现在,也在照顾她的感受,叶明珠开门那会,就清楚嗅到了他身上的食物气息,她嗅觉很灵,不会错的。

    她知道自己的斤两,宋棠对她这么照顾,多半是看在哥哥的份上。

    可……也不至于如此。

    她搜肠刮肚找不到拒绝的话,两人就这么坐着,长沙发的两端正好一人一个位置。安静的氛围,橘黄色的光线,很容易让人着迷沉沦其中。

    指望叶明珠主动开口是不可能的,两人这样沉默相对,虽然不会觉得尴尬,但多少也有些不自在。宋棠还是主动询问她的伤势,他问几句叶明珠才小声回答一句,就算回答也多半是“嗯”、“哦”、“好”之类的简短回应。

    “以后,不要随便跟客人出台……”

    叶明珠心脏骤然一疼,满不在乎地笑了笑:“宋先生真会开玩笑,我是小姐,客人需要出台我就得出台,哪有什么不要还是要之类的。”

    她把尊严都抛开了,还谈什么人身安全?

    宋棠面色冷凝,“这个圈子里什么人都有,像裘兴谅那样的变态一抓一大把。”

    “我想,我可以应付得了。”她逞强。

    “那这次,如果裘兴谅不喝酒呢?如果你没有感冒呢?你怎么办?”

    “机会都是自己把握的,他不喝酒,我也有办法在别的地方入手。”自己在他面前已经足够卑微,叶明珠喘了口气,觉得自己其实已经没什么好遮掩了,在宋棠面前,她会很奇怪的放松下来。

    “裘兴谅有躁狂抑郁性精神病和性虐待精神病,造成这种疾病是因为他曾经历过感情上伤害,让他长久时间无法从阴影里走出来,积久成怨,最后演变成将这种痛苦转嫁到别人身上,别人越是痛苦,他就越能体会到快感。”

    粗哑的嘎声十分难听,她吞咽了几下口水,一口气说完。

    宋棠听得十分认真,末了又说:“你怎么知道他——”

    叶明珠截了他的话头,说:“他客厅茶几夹层有抗抑郁的药,躁郁症的情形在他身上都能看到。开车时遇到红灯,他会显得非常暴躁,一个人的时候又会显得低沉抑郁,情绪起伏巨大。”

    “那你要是遇到个没病没灾,就是变态而已呢?”

    “是人就会有弱点……”说到这里,叶明珠停顿了下,脑子里忽然浮现某个人的身影,不禁暗潮自己,她这话说得太满了,谁说所有人都有,她可不就遇上了一个没有弱点的人吗?

    宋棠无话可说,他发现,那个畏畏缩缩,随便一点风吹草动的叶明珠,突然间变得健谈开朗,刚才还跟他说了那么多话,两人就像老朋友一样聊着天。

    很奇怪的感觉。

    他不讨厌,甚至希望她能再多说一点。他对她的印象已经改观许多,她的细心和聪慧,是任何风尘都掩盖不了的光芒。

    “你以前,学过心理学?”

    “……看过一些书。”

    宋棠轻轻嗯了一声,今晚的收获已经让他非常惊喜。宋棠自认为自己不是什么洁身自好的男人,风月场所那种地方他没少去,可跟风月场所里的人能聊到一块儿去,这还是第一回。

    “总之,你以后还是小心一点。”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至少,能少看着她受点苦。

    叶明珠道谢,接受他的关心。

    两人又聊了些其他,宋棠看了眼手表,嘟哝道:“点的菜怎么还不送来?我再打个电话去催一下。”

    正说着,外面传来敲门声,宋棠说了声“外卖到了”,先一步站起来去开门。

    然而,打开房门后,迎接他的却不是外卖,而是一群穷凶恶极的人,拳头二话不说就往他身上招呼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