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谁最可怜?

    更新时间:2018-08-09 18:39:15本章字数:2101字

    一个问题若不追究到底,浮在表面上的就是真相。

    可若是真的深究下去,一层一层揭开上面的伪装,会越看越胆战心惊,对这个世界产生绝望。

    叶明珠闪念间已经惊涛骇浪,她不敢再想下去,闭上眼,过去的幕幕场景滑过,心里除了抽痛已经感觉不到别的。不管真相是什么,她的罪名已经坐实,这五年来的生不如死已经经过,死去的人不会复生,破碎的心无法缝合。她去深究真相,又有什么用?

    五年的痛苦,难道跟莫褚寻无关吗?

    不,不是!不但有关,还是他亲手造成的!

    是他亲手把她推向了地狱。

    “是,你不会知道我去了哪里。”她咧开一个难看的笑容,滚烫的泪珠沿着眼角快速滴落下来,只眨眼间就被她挥手擦掉。“我去了很多地方,走过很多路,见到很多人,外面的世界那么大,比这繁花似锦,纸醉金迷的港城,有趣得多。”

    她从未想过,两人还有这样坐着安静聊天的时候。叶明珠知道,今晚的莫褚寻很奇怪,他收敛了戾气和怨恨,也许是在装疯卖傻,也许是真想得知她这几年的状况。

    他仰头吞咽了几口酒,陈年白兰地,入喉火辣,不大一会酒瓶已经空了大半。

    “过得好?一身病一身伤,这就叫好?”他嘲弄的撇撇嘴,眼里似乎有了些迷醉,“叶明珠,我从没想过你这么贱。”

    “那你呢?你又知道什么?”她承认,今晚的自己也不正常了。

    本来,像他们这两个有着刻骨深仇的死对头,是绝对不可能这样安静坐着说话。莫褚寻折磨她羞辱她,欣赏她狗一样趴在地上摇尾乞怜,而她畏惧他的权势实力唯唯诺诺,不敢反抗,这才是他们之间最正常的相处。

    可现在,她居然一而再再而三放弃自己原本的打算。

    “宁夏变成植物人,你害死了我们的孩子。”他忽然盯着她,眼瞳幽深怨毒,藏在里面的是浓到如何都化不开的恨,“叶明珠,我从没来没有想过你如此心狠手辣,连一个婴儿都不肯放过!我现在,真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打底是黑还是脏的?”

    手心倏然握紧。

    短短的指甲陷进肉里极疼,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哽着喉咙无法言语。

    “莫褚寻,如果我说,宁夏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你应该会咒骂我是个骗子吧?”她眼角弯了弯,这个可怜的男人,这么多年居然还深信不疑宁夏的孩子是他的。

    其实,她也是方才闪念间,才豁然想清楚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宁夏从来没有跟她提过,她怀了莫褚寻的骨肉。五年前她进监狱前,一次无意发现宁夏包包里的验孕棒,她当时吓了一跳,悄悄去找她询问,结果宁夏直接否认了,还说是看她最近好像食欲不振有害喜的症状,因为担心她所以才去医院买了验孕棒,那是她特地为好友准备的。

    那时,叶明珠怎么回答的?

    她真的天真的以为宁夏是看出了什么,于是便将自己和莫褚寻那阴差阳错的一夜和盘托出。那是埋藏在她心里,全世界只有叶明珠知道的秘密。她原本想,这个秘密至死都不会对任何人说起,无论是莫褚寻,还是其他人。

    宁夏知道后,吃惊程度可想而知。叶明珠注意到,宁夏望着她的目光,变得怪异且复杂。

    她把最大的秘密跟好友分享,叶明珠有点害怕,心里又有点放松,好像憋在心口的巨石,终于有人分担了一样。她跟宁夏解释:“夏夏,上次那……真的是意外,我自己都没有想到。莫褚寻好像也完全不记得了。你说过你不喜欢他,所以我才能厚着脸皮跟你说这些事,请你一定替我保密,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好吗?”

    宁夏凝滞的脸色,一刹那绽放如花般的温柔笑容:“明珠,我当然会替你保密啊。还有恭喜你,终于要当妈妈了。”

    她又强调:“你放心,这件事我谁也不会说。”

    “谢谢你,夏夏。”叶明珠感激地看着好友。

    “不客气,之前我看你样子怪怪的还有点担心,怕你被那些花天酒地的花花公子诱骗了,还好是莫大哥。”她忠心地说:“莫大哥是个好人,他一定能给你幸福的。”

    “嗯。”

    那时,叶明珠也深信不疑,觉得这委屈都是暂时的,褚寻迟早会想起她为他所做的一切,而且他们还有了爱情结晶,叶明珠和莫褚寻,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般配幸福的终生伴侣。

    然而,没过多久,他们就成了深仇大恨的仇人,诅咒彼此堕入地狱死无葬身之地。

    世道,谈何无常?

    他和她,大抵如此。

    过往的伤口一旦撕开,血淋淋地再也难以愈合。莫褚寻闻言以为自己听错了,猛地箍住她的手,高大挺拔的身躯压上去,力道重得她无法动弹,阴郁眼神里暗潮汹涌。“叶明珠,你是在开玩笑吗?”

    “宁夏在高二时认识了个富二代,那个富二代对她很好,经常约她出去看电影。有一天晚上,宁夏到凌晨两点多才回来,眼睛又红又肿,衣服凌乱,我问她发生了什么,她跟我说,她跟那个富二代分手了。”

    她的嗓子沙哑得厉害,喉咙里好像梗了根骨刺,她不以为意,一字一顿地说:“一个女孩半夜三更那副样子回来,莫褚寻,你相信他们只是随便出去看个电影吗?”

    她在说什么?

    酒劲上来,莫褚寻眼前似乎有道人影摇晃过,他听得清楚,这个无耻恶毒的女人,居然到这个时候还在诋毁他的宁夏。

    手上的动作,疼得她骨头都要裂开。

    “叶明珠,看来你是死不悔改,到现在,你还是这么恶毒。”他不该同情她的,不该在见到她酮体上遍布血痕时起了丝丝怜悯之心,不该在发现她还保存着曾经风华的时候,心里涌起一丝欣慰……

    千不该万不该,他就不该对这个女人掉以轻心。

    用力一扯,她便落入他怀中,身上本就穿得松垮的衣服,顺着臂弯落下。她惊呼一声被他按倒在沙发上,身体顿时一重,头顶罩上乌云,微一凝视,入眼尽是无尽的黑。

    狂风暴雨,转瞬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