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查

    更新时间:2018-08-09 18:39:16本章字数:2126字

    “让我跟那丑八怪道歉?”珊妮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烈焰红唇惊讶的张开,声音拔高好几个分贝。电话那边的徐从容声音沉了沉:“怎么?你不愿意?”

    不管怎么说,她还是地下城的总管,统管会所一切运作。珊妮就算再目中无人,也不敢在此时跟徐从容呛声。

    “好嘛,道歉就道歉,徐姐你可不许再说把我赶走的事,那么多贵客可都舍不得我呢。”她状似不经意的说,话里却带着威胁。她有那么多熟客在背后撑腰,倒要看看徐从容还能把她怎么着。

    要不是联系不上大boss,徐从容此时真想冲到公关部,拎起珊妮的脖子就把她丢到外面去。

    挂掉电话后,她又立即联系莫城,“阿城,莫总那边,还没能联系上他吗?”

    电话里,莫城的声音依旧冷冷的,但也多了一丝疑惑:“老板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关机,我不知道他去了那里。”确实,以往跟在莫褚寻身后形影不离的莫城,最近被派去盯着叶明珠,磨成心有不满,但老板的命令他不得不听。

    莫城不知,从那晚叶明珠“谋杀”失败后,第二天天还没亮,莫褚寻就坐上飞机去了伦敦。那边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理。秘书见到他回来后激动不已,立即把之前延迟的会议纷纷提上日程,等莫褚寻处理好在伦敦的工作时,已经过去了一周。

    这一周,过得忙碌且安静。

    莫褚寻不知道为什么要关掉那只私人手机,也许他不想再被港城那点破事影响工作,也许是他不想再听到关于某个女人的任何消息……理由太多,他心安理得把手机关掉,然后开始全心全意放在工作上。

    这些年,莫家的产业在他管理下,已经在行业里进入一个巅峰时期。人人都说莫家的莫褚寻是商界里的头狼,做事果断,心狠手辣,纵观大局,所向披靡……能力和成就不是天生就有,在同龄人歌唱着青春无价时,他已经被家族长辈推到了商界的风口浪尖上。

    从小面临的困境和考验,让他过早褪去了青涩,从少年时期便呈老练稳重,冷酷无情。在外人看来,他睿智果断,又不近人情。

    这些评价,他都认可。

    但是最近,这些评价却让他产生了动摇。

    工作忙完后,他没有立即回国,继续待在伦敦,人一闲下来就容易胡思乱想。他不可遏制地想到了叶明珠说过的话。自从在地下城再遇后,她说过的话屈指可数,直到最近,她掩藏在卑微下的倔强和凶狠,好像才慢慢暴露出来。

    谋杀他也就算了,居然还敢污蔑宁夏的孩子不是他的……呵,莫褚寻嘲讽一笑,他如果真信了叶明珠那些鬼话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可,她为什么要那么说?

    宁夏的孩子已经流产,还是她一手导致的,那样说是想自欺欺人减轻自己的罪恶感吗?

    还有,她那五年究竟去了哪里?

    又跟谁跑去结婚?

    为什么会弄得一身伤回来?

    ……

    太多的问题,他都找不到解答。之前他是有意识忽略了这些问题所在,但自从那晚过后,他突然好奇,她身上藏了太多太多的秘密,究竟要怎么做,才能解开那些秘密?

    卫煦是被莫褚寻临时召唤到伦敦,换做谁在工作岗位上突然被人叫走,心里都会不爽的。卫煦带着一肚子怒火匆匆赶到伦敦时,在酒店里看到负手立在落地窗前,沉眸似乎在思考什么的莫褚寻,满肚子的怒火倏然散了。

    看这样子,莫大老板是遇上人生难题了啊!

    果然,这种时候就需要自己这种人生导师出现,对他进行一番贯彻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的终极理论教育。

    “怎么,思考人生啊?”他从后面猛拍莫褚寻的肩膀。

    “我想让你帮我查些资料,只能你一个人知道。”

    “这么神秘?”卫煦真有点好奇了,认识这么多年,可还是头一回见到莫老板这么神秘兮兮的,就是公司里的大Cass都没见他这么保密。

    莫褚寻回头扫了他一眼,似还在权衡把人找来是不是正确的。看他这表情,卫煦立即就不淡定了,“寻哥,我可不是易晨那张大嘴巴,你让我办什么尽管提,我保证除了你之外,谁也不知道。”

    得到保证,莫褚寻脸色稍缓,也没跟他废话,直接就说:“我想让你去调查,叶明珠这五年来的去处,她逃到了哪里,跟哪些人有来往,全部的信息都要详细。”末了想到什么,又补充一句:“不能吃让她知道。”

    卫煦张着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他跨越大洋从国内赶过来,还以为莫老板要吩咐他去做什么大事,搞了半天,就这点破事?

    “有问题?”莫褚寻挑起一条眉毛,对他的迟疑表示不悦。

    “寻哥,你直接打个电话给我不就行了。”卫煦有苦难言,“还有,这事吧,你就是把我叫到这里来也没用。”

    莫褚寻随手那个包烟抖了两下,低头衔了根烟,也不点燃,只是看着卫煦,“有问题?”

    “大大的有问题。”

    卫煦组织了下语言,因为激动说话很快:“你不从叶明珠那儿打听,谁知道她这些年到底跑哪里去。你想,罗一繁这几年都在找她吧,那股疯劲要是容易能找不到?别说他,就是你之前派人去查,也查不到一丁点消息……说来我也好奇,你说她这五年到底去哪儿了啊?”

    他一直想找个机会见见她,看莫褚寻的意思,又好像不想让他见到似的。卫煦心痒难耐,正琢磨着要不要趁他还在国外,专门去地下城一趟。

    “这次,不走正规渠道,你道上的朋友不是挺多,让他们去查查,说不定有什么消息。”莫褚寻不相信一个女人而已,真的能从人间蒸发五年。这五年她一定躲到什么地方。正规渠道找不到,他想多试试其它的。

    卫煦总算明白自己这一趟的作用了。

    敢情不是当什么人生导师,也不是为他排忧解难。而是冲当一只信鸽的作用。

    他可是大老远抛下工作特地跑过来的啊!

    “道上的朋友不是没有,可是让他们查,真的有用吗?”他真是服了莫老板,居然想到这个办法。

    莫褚寻点燃了烟,吐了一口烟圈。

    “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