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暖暖

    更新时间:2018-08-09 18:39:16本章字数:2220字

    苏妍的刻薄和尖酸,丝毫没有因为这么多人看着而心软。她只是纯粹看着叶明珠不爽,一个长得又丑又low的女人,对她没有什么威胁。但苏妍就是想给她一点教训看看。

    包间里又静了一下,这次谁都没有说话,对苏妍的作为,大家除了微微蹙眉外,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本来嘛,他们到这种地方就是图个爽,钱砸下去,还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朵儿苏苏等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都露出看好戏的表情。

    叶明珠抿了抿干燥的唇,众目睽睽下,无比自然地从宽敞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双灰白色棉纱手套,无比自然地套在手上,无比自然的蹲下去收拾玻璃渣……

    苏妍的脸都绿了。

    刚才起哄得最厉害的那几个,此刻看叶明珠的眼神就跟见鬼了似的——她这么做有问题吗?

    没有。

    苏妍让她用手,人家也确实用手了,只不过再加一双手套而已。而且看人家那姿态,自然平常得好像天天做这样的事。举止自然,丝毫不显做作,卑躬屈膝的态度,让客人完全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谁都知道,苏妍就是想给她一个教训,让她空手去碰触玻璃渣,最好扎得满手是血……但谁能想到她居然随身携带着手套,还是那种加厚劳工手套,只有傻子才会真的用手去捡玻璃渣啊!

    没有毛病,但苏妍却感到脸上一阵无光,有种被一个贱人当众打脸的羞辱。叶明珠只觉得头顶上一暗,十公分高的红色小羊皮高跟鞋,已经重重踩在她的手背上,用力磨了磨。头顶上传来苏妍阴晴不定的声音:“戴着手套多麻烦,把手套给我摘了。”

    叶明珠忍住疼,抬头看着她,苏妍冷笑:“别看我,把手套摘了,本小姐就放你一回。不然——”

    “我知道了。”粗哑的嗓音,不带一丝波动。

    所有人都好奇地朝她看去,这苏妍都故意这么为难了,居然还能忍气吞声,这女人的抗压能力不错嘛。苏妍横了他们一眼,这才重新坐回韩景喻身边的位置,巧笑倩兮靠在男人的肩膀上,“景喻,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你高兴就好。”韩景喻微微一笑,也没把她的骄纵蛮横当一回事。只不过,对蹲在地上一点一点捡玻璃的女人,他倒是多了几分关注。

    这时包间的门从外面打开,韩景喻等人在看见走进来的明艳倩影时,都开口招呼起来:“暖暖,你怎么来得怎么晚啊?”

    “就是,我们都嗨了大半天了,你怎么才来?”

    余暖从外面走进来,看到的就是包间里乱糟糟的一幕,也是有些惊讶,待她看清楚蹲在地上的人双手都是血,还努力在低上寻找什么时,吓得连忙过去把她拉上来,“你们搞什么啊?这人手都受伤了,怎么还在这儿收拾?”

    苏妍从后面拽了她一把,“没事,我让她收拾的,暖暖,过来唱歌。”

    余暖回头看了看包间里的人,又低头看着似乎愣住了的叶明珠,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苏妍,你有病啊!”

    “暖暖!”

    “好了,你们玩吧,我先送她出去包扎伤口。”余暖不顾众人的目光,将蹲在地上的叶明珠拉起来,神色复杂看了想阻止她的苏妍等人,“这里是港城,你们几个别玩太大,哪个圈子里都有规则,小心别碰触到人家的规则底限。”

    说完,便带着人离开,留下后面等人面面相觑。程陌白吹了声口哨:“这暖暖,还是那个脾气哈……”

    “多管闲事。”苏妍朝余暖的背影白了一眼,脸色忿忿,碍于余暖是他们这个圈子里的熟人,有些话却不能当着这些人骂。

    韩景喻拍拍她的肩膀,“暖暖说得对,你刚才是有些过分了。”

    “连你也来训我?”苏妍铁青着脸,不依不饶。

    韩景喻举双手投降,“好了好了,我哪里敢训斥苏大小姐啊,刚才的话,我向你赔罪道歉。来来来,大家接着唱歌。”

    包间里很快又是一片其乐融融。

    ——

    “谢谢。”

    离开包间后,叶明珠还处在恍惚之中,她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得救了,而且救她的人,还是那个与她截然不同圈子里的天之骄女。

    她其实已经习惯了那些对待,虽然痛得无以名状,还不至于无法承受。比起那些,其实她更无法承受别人对她的怜悯和帮助。

    “谢谢就免了,先去把手包扎好,还是我送你去医院?”余暖帮她只是出于一种习惯,任谁看到个年轻女孩子双手鲜血淋漓还在干活,都会产生恻隐之心。

    “不用,我去休息室包扎一下就好。”叶明珠受宠若惊之余,多了丝惶恐不安,她可以若无其事面对别人对她的羞辱,却无法心安理得接受别人的帮助。

    这世上,落井下石者多,雪中送炭者少。

    她不想欠人,更不想因为自己连累到别人。

    余暖却是很热心地跟着她到了公关部的休息室,叶明珠头皮发麻,想婉拒对方又好像没有听见一样,她刚找到医药箱,余暖的动作已经比她快一步打开,从里面翻找出纱布、酒精、药水和镊子,不由分说把她的手轻轻抓过去,然后动作娴熟利落地给她消毒上药水。

    余暖的年纪看起来跟她差不多一般大,二十三四岁的样子,眉清目秀,长发乖巧地垂至肩膀,包扎动作比起医院里的护士还要熟稔温柔。如果叶明珠刚才没有听到余暖跟包间里那些少爷名媛们的对话,肯定会以为余暖是一名专业的护士。

    “苏妍就喜欢欺负人,你也不知道躲着点。”余暖年纪轻轻,语气却像一个老太太似的,唠唠叨叨个不停:“你看,这玻璃渣都扎进血肉里,嵌在掌心的嫩肉里,又疼又麻烦,待会我用镊子夹出来的时候,你要是痛极了想哭就哭吧。”

    她低着头,也没去关注叶明珠的表情,专注地给她包扎。

    叶明珠眨了眨眼,如果余暖此时抬头,一定可以看到她突然红了的眼眶。

    要是痛了,想哭就哭。

    叶明珠本来不想哭,也绝对不会哭,却因她这句话,红了眼眶。

    “我不痛……”

    “不痛——我信了你的邪!”余暖快人快语,说话的同时动作不停:“你们这些人怎么就那么爱逞强,痛了就说,又没有什么好丢人的。”

    叶明珠嘴角泛出一个苦笑,她不说,不是怕丢人。而是说了,也从来没有人会在乎。

    她吃过不计其数的苦,尝过撕心裂肺的疼,但凡痛苦就哭泣的话,她的眼睛早就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