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你的手是怎么回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8:39:16本章字数:2035字

    卫煦给莫褚寻带来的消息,超出他之前的预料。

    橘黄色灯光下,莫褚寻皱着眉,眉峰凸起,手指飞快翻动着卫煦给他送来的资料。这些资料的内容实在太少太少,更有不少是他早就已经知道的。可正是这些少得可怜的资料里,却给他带来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

    “这些资料,准确吗?”许久许久,莫褚寻才停下动作,浑然不知道从刚看到资料到现在,其实已经过去了三四个小时。

    卫煦已经靠在沙发上打了个盹又清醒过来,闻言愣了下,点头:“百分之九十九准确,我那个哥们费了好大的劲才搜集来的。”

    事实上,在资料到手时,卫煦已经悄悄翻看过。当时他的心情就跟现在莫褚寻的心情一样,“你不相信?”

    “这资料上,说她这五年来出国了,我很好奇,一个连身份证和护照都没有的人,她究竟是怎么出的国?”莫褚寻脸上看不出喜怒,冷漠的眼里,隐约着冷嘲。

    卫煦从沙发上跳起来,过来拿起那份资料,“没有身份证?可是我那哥们很确定,她就是前阵子才从港口出现,而且当时送她回来的货轮,就来自国外。”

    “哪个地方?”

    “南非。”

    南非?

    莫褚寻又再一次诧异了,南非地处南半球,位于非洲的最南端,秩序混乱,之间隔着上万公里,她就算真的逃狱,也完全没有必要逃到那么远的地方去。

    他看着卫煦,“能查到她具体从哪里来的吗?”

    卫煦摆摆手,露出一脸无奈,“送她来的是货轮,而且目的不在港城,应该只是恰好经过的。最多只能查到那船来自南非,剩下的线索,真要细查下去的话,不知道还要多久。”

    现在他总算相信,为什么褚寻和那个罗一繁,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找到叶明珠。这藏得,不仅够远,还神秘得让人无从下手。要不是他那朋友势力极广,这会儿还不一定能查到呢。

    卫煦把资料放下,看过去拍拍兄弟的肩膀,“寻哥,你为什么执意要查那女人这五年的去向?不是已经确定她越狱逃跑,现在又回来了,何必还去耿耿于怀?”

    何必?

    莫褚寻似乎想到什么,嘴角扯开一个嘲讽的弧度。他要是不查个清楚的话,那女人以后岂不是有理由,在他面前黑白不分满口谎话了。

    不过……卫煦刚才的话,却让莫褚寻想到另一件事。

    越狱。

    五年前,把叶明珠送进监狱后,莫褚寻就没再管她。那时他对她的恨意,是恨不得她在里面待上一辈子,可当时一些证据还未确认,加上叶明珠又托人找了律师上诉辩护……后来他索性就不再去管那些事,出差去了国外出席一轮新的投资和拓展。

    那次出差,一走就走了大半年。

    等他再回来时,港城关于叶明珠越狱逃跑的消息,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大街小巷都在谈论曾经那位高傲不可一世的千金名媛,如今成了警方通缉的逃窜犯。莫城给他汇报这个消息时,莫褚寻不信。

    他不信,不信她真的能狠毒到这个程度,更大的原因,是他相信,以她的高傲和自尊,绝对不会做出这种落人话柄的蠢事。

    他想起大半年前,她在进监狱前,对自己信誓旦旦的挑衅。

    “总有一天,我会证明自己的清白!”

    高高扬起的下颌,墨黑坚定的明眸,无声诉说她的傲骨铮铮,绝不认输。

    直到——直到他冲到监狱,找遍了所有关闭犯人的房间。

    莫褚寻不得不承认,自己再一次瞎了眼看错了人。

    逃狱,这就是她自证清白的办法?

    一个人是不可能逃跑的,他想到了罗一繁,但那时的罗一繁,还完全不知道他这个心爱的妹妹遭遇的事,直到莫褚寻去了罗家,罗一繁才恍然察觉。

    太迟了。

    谁能想到,她居然跑去了南非!

    那份资料,在卫煦走后,莫褚寻就拧开打火机,一把火烧了。

    当天晚上,秘书连夜被老板叫起来订机票,可怜的秘书揉着两只熊猫眼,不得不屈从于老板的变幻莫测,连夜收拾行李可怜兮兮跟着老板回国。

    这午夜机票虽然有打折,可老板未免也太神经兮兮了,前两天没事干死活不肯回去,她旁敲侧击了几次提醒他该回去处理公司事务,但莫褚寻就能当做没听到一样,压根就没鸟她。

    这会儿,又大半夜把她吵醒,让她马上订机票回国。

    次奥!赶着回去投胎吗?

    秘书一肚子抱怨,到底还是一句都不敢说。飞机降落在国际机场时,因为时差关系,港城这边刚刚进入午夜,秘书揉了揉眼睛,暗道回来刚好可以接着睡,琢磨要不要把老板送回去,没想到老板在机场把她打发后,就直接开车不知去了何方。

    地下城娱乐会所,正是灯红酒绿正当时,到处充斥着醉生梦死的奢靡和放荡。

    莫褚寻黑着脸找到叶明珠时,看到的就是她照例蹲在角落里,举目无神望着自己一双手,好像在思考什么。

    他立即被那包扎得跟猪蹄似的一双手,吸引了目光。

    叶明珠更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在眼前,她只是发了个呆,然后就被匆匆而来的身影笼罩了视线。等她抬头看去时,正好撞进他那双仿若无边无际深渊的黑眸里。

    吓!

    所有的反应都来得太迟。因为,他抓住了她的手腕,目光沉沉。

    “这是怎么回事?”

    他才离开多久?走的时候她脸上的鞭痕还没褪尽,他以为过了十多天回来,她好歹应该看起来像点模样。可没想到,第一眼就看见她包得不能自理的双手。

    “啊?”

    叶明珠愣了下,不明白他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到底是几个意思。

    莫褚寻的视线,死死锁住她的手,眼里透着冷凝。叶明珠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却在触及包扎好的手时,没有焦距的瞳孔,倏然间温柔了不少。

    这暖暖包的,好看是好看,就是好几层太厚,不大方便做事。

    “我问你话,这手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