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想杀我请自备凶器

    更新时间:2018-08-09 18:39:16本章字数:2049字

    叶明珠默默把手抽回来,含含糊糊说是自己不小心烫到热水。莫褚寻信她才有鬼,二话不说就把她拽出公关部的休息室,直接朝徐从容那边奔去。

    既然她不肯说,总有人会老实交代。

    这个“老实人”,自然又落到徐从容身上。

    “莫总,这……”徐从容也是几分钟前才知道包间里那档子事的,刚回到办公室就碰上大boss降临,一脸阴沉震怒,再看到瑟缩在他身后的叶明珠,徐从容就知道原因了。

    要不是知道莫褚寻和叶明珠之间有嫌隙,差点以为Boss这是要冲冠一怒为红颜。

    “是这样的……”徐从容不敢隐瞒,一五一十将苏妍为难叶明珠的过程全说了,条理清晰,比喻生动,比如“碎玻璃扎得血流了整整有大半碗”,又比如“那些人无情无义无理取闹闹得差点把房顶掀了”等等。

    莫褚寻的脸色,随着徐从容的话,越来越绷紧,越来越阴沉。

    最后,徐从容再补充一句:“莫总,明珠现在双手不能沾水,那位给她包扎的余小姐说过。”言下之意,是想给她几天假期。

    “没去医院?”他心念一动,黑色的瞳孔暗光一闪。猛然回头看着当事人,却见叶明珠缩在门口,低着头看地板,那事不关己的模样,让他顿时火气。

    徐从容正要回答不用,就听莫褚寻的口气急转:“连客人都招呼不好,医院那种地方就不用去浪费钱了。还有这几天照常上班,不要让我看到你另有安排。”

    这个你,针对的是徐从容。

    徐从容脸色古怪,刚才她还以为,老板这是要她把明珠送去医院。这怎么才眨眼,就改变了意思?

    她还想再说什么,叶明珠朝她摇摇头,然后指了指外面,示意自己先出去工作。徐从容不敢拦她,待她走后,已经走到门口的莫褚寻忽然回头,冷声吩咐:“以后,不许姓苏的那一伙人进来。”

    啊?

    莫褚寻不给她反应的机会,已经提步追在叶明珠后面走人。留下徐从容对着两人的背影发呆。

    姓苏……是那个叫苏妍的女人吧?

    她呆怔了会,总算是反应过来。老板的意思是,以后凡是那伙人到会所消费,直接把人轰走就行?难道他不知道,那伙人的身份同样个个不简单吗?

    是为了出口气,还是为了别的什么?

    她拒绝去想。

    ——

    叶明珠慢慢走到电梯,她的右脚走路有点瘸,走快时膝盖骨更是钻心的疼。她只能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同时默默接受行人的注视和讥讽。

    走到电梯时,她松了一口气。不一会电梯上来,门打开她就迫不及待走进去。就在她刚钻进门缝时,身体天旋地转,手腕被人捉住,瘦弱的身子便往外面带去。她双手无法抓住任何东西,失衡之余只剩下惊慌,然后身体就不受控制往后面倒下去。

    她撞到了一堵墙,一堵人墙。

    回神,抬眸,便撞上一张轮廓硬朗的脸,电梯里明亮的光线下,她看得清楚,那张脸上的厌恶。

    仿佛触电般,她立即从他身上挪开,可她的手还紧紧被他抓在手里。

    叶明珠脸色转白,她想把手抽回来,动了几次未果。莫褚寻绷着脸一言不发,径自走进电梯,然后在升降楼层数字上按了个最高层。

    电梯,持续缓缓地往上升。

    会所的最高层,是专门给VIP客户准备的高级套房,装潢修饰都显得尊贵奢华,处处透着高端大气。莫褚寻抓着她七拐八拐,走到了通道的尽头,叶明珠以为这条通道已经没有路了,没想到他却打开尽头处的原木大门,门的另一边……

    就是之前在会所隔壁,他的私人住处。

    这两栋楼之间居然还是想通的。

    莫褚寻把她带来这里干什么?难道那天晚上她刺了他一刀后,他还敢带她过来?

    莫褚寻把她带到客厅里唯一的一张沙发上坐下,叶明珠坐如针毡。莫褚寻挨着她坐下来,伸手把她两只包得鼓鼓的“猪蹄”,飞快解开层层纱布,随着纱布的减少,放在他手心里的手越来越小,等到纱布完全解开后,一双血迹斑痕的小手,软趴趴地躺在他宽厚的掌心里。

    这个时候,莫褚寻才突然意识到,她的手指细长无肉,手背瘦削,骨感明显。皮肤粗糙得就跟大半辈子做农活的村妇一样,加上手指和掌心里疤痕血迹……眼睛隐约刺了一下。

    他的担心是多余的,给她包扎伤口的人明显学过医术,他检查了许久,发现伤口已经开始结痂好转,短时间内不要碰水就会痊愈。

    重新把纱布缠了上去,他的技术算不上好,能尽量轻点已经不易。等到他长出了口气把手放下时,已经过去半个钟头。

    这半个钟里,叶明珠一句话没说,也没有任何抵抗的动作。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为她解开纱布,然后又给她包上。

    脸色,在无意间变换过几次。

    “明天让徐从容带你去医院换药,这个药隔天就没什么效果了。”他站起来,语气缓和了几分,说完后就往房间里走去。

    再出来时,抱着一床棉被出来放在沙发另一端,居高临下俯视她,“今晚你谁这里!”

    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他决定好的事,没有任何置喙的余地。

    “现在还早,我得回去上班。”她淡淡说着,也不看他,“一千万是个天文数字。”

    莫褚寻脸色骤变。

    一千万!他给她定过的规矩,只要她赚足了一千万,就放她离开。

    一个月赚足一千万,这是他定的规矩。

    “你这么想赚钱,我这个老板应该感到欣慰。”他轻飘飘地说:“不过,现在我命令你,老老实实待在这里,违抗我的后果,先想想你能不能承受?”

    “还有。”他直起身体,“这房子的刀子已经被我扔了,下次想谋杀我请自备凶器。”

    说完后,再也不管她如何反应,直接朝卧室里面走进去。

    叶明珠抬起手看了看,苦涩一笑,并不是每次,她都有勇气拿起凶器的。

    失败一次,她没那么蠢再故技重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