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 失控

    更新时间:2018-08-09 18:39:16本章字数:2087字

    叶明珠瞪大双眼,条件反射往后闪开,宋棠已经捧住她的后脑勺,俯身深深吻了上去。

    唇瓣相抵,两人都似乎被电流刺激了一下,宋棠眸色沉沉,看着她愕然失态的表情,嘴角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孟浪,也许是今晚的夜色太美,夜色撩人心已醉。他的手滑下去,扶住她的不盈一握的腰肢,手刚滑到她的后腰时,叶明珠身体一僵,猛然惊醒,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宋棠。

    她跌跌撞撞往后退,戒备地看着他,慌张从脸上一闪而过,“宋先生,你回去吧。”

    “小叶,我……”宋棠懊恼不已,想要解释几句。叶明珠已经把门拉上,飞快往楼梯上跑去,好几次都险而又险踩空了,她一点儿都不在意,只想马上逃离他。

    宋棠没有追上去,方才他已经将她的抗拒和警戒都看在眼里。喉咙里渐渐蔓延出丝丝苦涩,所有的不甘和懊恼,最后都化作拳头,重重砸在刷得粉白的墙壁上。

    他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

    叶明珠冲到自己的宿舍,手忙脚乱正要掏出钥匙开门,却发现门虚掩着,她一推开门,就看到了莫褚寻阴鹜的眼神,吓得她手一抖,立即把门关上。可惜莫褚寻已经发现她,大步流星过来,长臂一捞,就把门外的她粗鲁拽了进去。

    “你想干什么?”叶明珠挣脱开他的手,疲惫不堪的身体差点站不住,可这里还有莫褚寻,她不能倒下。

    “刚才你去哪里了?”

    莫褚寻双手改去按住她的肩膀,脸上怒意盎然,黑眸里旋涡疯狂涌动,让人毫不怀疑,他真的会一把掐死她。

    叶明珠干裂的唇瓣动了动:“我去哪里,莫先生不是了如指掌吗?”嘲讽的语气。

    她知道,莫城这段时间一直跟着她,但凡她在地下城的时候,莫城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注意她的一举一动。之前她和宋棠出去时,她也百分百肯定,莫城或者他们的人,就在旁边监视她。

    所以,莫褚寻居然问她去哪里了?明知故问吗?还是想考验她?

    莫褚寻浑身散发着幽冷的气息,眼睛冷冷落在叶明珠的脸上,更准确的,是落在她有些殷红的唇瓣上。

    莫城给他汇报时他还不相信……宋棠会对这个又丑又毒的女人动心?那怎么可能?

    别说叶明珠现在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半点吸引男人的地方,就算有,以宋棠的身份,也不可能不顾后果主动去招惹风尘场里的女人。

    “我问你,你就回答。”削薄的唇冰冷吐出几个字,莫褚寻心头的怒火已经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就像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随时可能把她撕成碎片。

    叶明珠别开目光,眼底居然有了丝笑意,“我还能去哪,当然是去工作了。”

    她是夜总会公关部的小姐,正儿八经的陪客小姐,所说的工作还能是什么。莫褚寻的脸一下子就黑下来,低沉的嗓音压抑着怒气:“叶明珠,我从来都没发现,你居然这么贱。”

    “是么?那你现在知道了,我就是这么贱,这么不要脸,公关部算什么,你别看我这样,只要我想要,多的是男人送到我这里来。”

    叶明珠抬起眼,看着眼前这个因她而愤怒的男人,觉得好笑。

    “叶、明、珠!”

    莫褚寻的怒火真正全部被她勾了起来,眯起的眼睛迸射出危险,豁然把她推到墙角,双手穿过她头顶,高大的身躯把她困住,埋头狠狠吻上女人的唇,眼底的怒意要把她燃烧殆尽。

    疯狂失控的吻,密密麻麻落在她的唇上。带着侵略,带着占有,带着一丝说不明道不白的汹涌情愫。

    莫褚寻不悦地蹙了蹙眉,她的唇瓣上隐约有清冽的男子气息,那不属于她,更不属于他。想想就知道宋棠那个混蛋对她做过什么。他顿了下,更加霸道凶猛地堵住她试图逃脱的唇,让理智什么都见鬼去吧!

    叶明珠嘤咛一声,觉得胸口好像要炸开。她几番挣脱无果,只能硬生生承受着惩罚的吻。他像是要把宋棠留在她嘴唇上的气味赶走一样,发了疯地叼住脆弱的唇瓣,反复蹂躏折磨。

    唇齿碰撞的靡靡之音,在这巴掌大的单人宿舍里萦绕不觉,让人听了脸红心跳。

    突然,叶明珠身子一轻,反应过来时已经脱离地面。莫褚寻轻而易举把她打横抱起,走向宿舍里唯一的一张单人床。把她丢在床上,紧绷的脸色蓄满了狂风暴雨,骤然欺身压下,把她罩在外面的薄外套“撕拉”一声,脆弱的布料在他手里化为粉粹。

    她终于找到说话的机会:“滚开!不要靠近我,你滚!”

    “你让我滚?”他的动作停滞了下。

    “不要碰我,莫褚寻,我让你滚!”她歇斯底里地冲他大吼,用尽力气挣扎起来。

    “你再说一遍!”

    “不要碰我!”

    “不要我碰,那你想让你谁碰你?宋棠吗?还是夜总会那些来来往往的陌生男人?”

    “除了你,谁都——唔……”

    莫褚寻扣住她下巴,再次堵住她蠢蠢欲动的嘴唇,把她要说的话全都吞噬下去。

    “莫褚寻,你!”

    “闭嘴!再吵就把你卖了。”他冷峻地威胁她。

    却不料,情绪复杂的叶明珠在听到“卖”这个字时,脸色陡然惨白,挣扎扭动的动作忽然泄了气似的停顿下来。眼神溃散,整个人如遭重击,一瞬间,仿佛被人抽空了灵魂……

    激吻中的莫褚寻很快就发现异常,停下来看了她一眼,绷紧的容颜倏的闪过一抹无措,“你怎么了?”

    他本不该关心她的,但这一刻,叶明珠的脸色实在太差,惨白惨白的,没有一丝正常人该有的血色。明明她就在怀中,被他紧紧的箍在怀中,可莫褚寻,却忽然间有了一种,她即将消失的预感。

    “叶明珠,你说话!”他加重了语气,用手拍了拍她的脸,叶明珠仍旧没有反应。像个活死人一样任他摆布。全身动也不动,体温,逐渐她从身上消失。

    莫褚寻从没有像这一刻般,茫然无措到了极致,他一遍一遍喊着她的名字,都没能唤起她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