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诊脉

    更新时间:2018-08-09 18:39:17本章字数:2013字

    莫褚寻万年不变的表情,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缝。幽冷漆黑的眼瞳没有掩饰他的讥诮和怀疑。

    救人?

    那个恶毒的女人也会救人?他还以为她只会害人。

    林悠悠掸掉烟灰,又用力抽了两口,把烟夹在指尖轻轻晃动,“很意外是不是?”

    “这没有什么好意外的。”莫褚寻嗤笑,眼底似有些不屑:“曾经的叶大小姐,不就喜欢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施舍别人吗?她有叶家和罗家做后盾,要想帮你从那些人的追杀下救出来,既能凸显她的心地善良,又能多养一条言听计从的狗,何乐而不为?”

    林悠悠眼瞳剧烈的收缩,手掌不由紧握成拳,却在瞥到莫褚寻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后,倏然间松开了手,云淡风轻地笑:“莫褚寻,你真的一点都不了解她。看来是我高估你了。”

    “你什么意思?”莫褚寻目光一冷。

    “我可以替她诊脉看病,但我有一个条件。”林悠悠收起漫不经心的神态,正色道:“以后,小叶子跟你再没有关系,你把她留在这里,我会负责把她的身体养好。剩下的事,就不劳烦你大老板操心了。”

    莫褚寻脸色没由来一紧,“你休想。”

    “不然呢,难道你还想再把她送进监狱?”

    林悠悠的声音陡然冷厉,一条眉微不可查地抖动了下,眼底酝酿着怒火:“今天你把她送到我这里来,就别想再把她带走。”

    “真是一条忠心耿耿的狗。”莫褚寻眯了眯眼,表情阴翳:“真看不出来,她现在都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还有条狗垂涎她的颜色。林悠悠,她知道你对她这么痴情吗?”

    “咚——”

    猛然一拳冲着他鼻梁重重砸过去,莫褚寻似乎早有准备一般,脸朝旁边一侧,坚硬如石的拳头擦过他耳边,狠狠砸在了门板上。

    “莫褚寻!”他咬牙切齿,眼底的恨意似乎要从里面溢出来,森寒的气息节节攀升,从后槽牙里恨恨挤出几个字:“你再说一句试试!”

    莫褚寻倏然站起身,挥起拳头就朝林悠悠的眉心揍下去,拳风挟带着滔天怒意,林悠悠哪里会有那么容易把他拳风扫到,一个闪身就躲开了,面色冰冷,如果让周遭熟悉他的人看到,一定会觉得眼前这个清冷的男人,跟平日里温柔潇洒的暖男老板截然不同。

    剑拔弩张的局面,谁也不会主动忍让。

    林悠悠拍了拍手,刚才那一下没有得手,也知道莫褚寻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人。此时看他的目光透着一股子不爽,莫褚寻对他也不像刚开始那么客气,直接挑明这次来的目的:“叶明珠能给你的,我一样少不了你。我知道你这些年一直在调查林家的冤案,是不是一直没有进展?”

    “这是我的家事,与你无关。”林悠悠讽刺地看着他:“莫褚寻,你配不上她!”

    一个行事如此卑劣无耻的男人,怎么可能配得上光明磊落的那颗璀璨明珠!

    “我配不上她,难道你就配得上她?”莫褚寻的毒舌在出了名的,作为一个商人锱铢必较的性格更在他身上有着明显的体现。不仅在利益上从不亏本,在嘴皮子上也从未占据过下风。

    “我自然配不上她,但配得上她的人,着实也不少。当年小叶子的卓然风采,全港城追求她仰慕她的男人不知有多少,即便她现在这样,我想愿意为她捧出一颗真心的人,还是有的。”

    “这里面,当然不包括你。”

    “我不清楚你们五年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但我相信小叶子绝对不会做出那种事来。”林悠悠一根烟抽完又点了一根,手指略微熏黄,长睫掩饰住眼底的一丝黯淡,“你既然不爱她,不如放了她,也放了你自己。”

    莫褚寻冷哼嗤笑。

    唇角勾起一道弧度,似乎听到了什么国际笑话。他不爱她是真,但,爱不爱她,跟放不放她有什么联系?

    看他这样,林悠悠就知道自己的话白说了。

    不听就算了,以后把肠子悔青的人又不是自己。冲着他今天把小叶子送到这里来,林悠悠就隐约猜到什么,此时见到他这样,更加印证了自己的想法。

    “总有一天,你会后悔了的。”

    嘲讽的目光带着陡然间冷厉下来:“如果你还想重振林家的话,最好就不要给我耍什么花样。”

    “反正林家已经覆灭了,莫大老板不是动不动就喜欢威胁别人毁家灭族吗?我老家就在京城,那座宅子也还在,你想怎么毁怎么灭了请便,如果需要的话,我还能赞助几桶汽油。”林悠悠嘴角掀起一抹嘲弄,说完后就再也不理会他,径直往楼上走去。

    月色清冷,夜风簌簌。

    林悠悠说要把叶明珠留下来不是空口白说,一晚上没睡都在思考这个问题,翌日天还没亮,他打了个呵欠伸展四肢站起来,听到门外细微的响声,三两步走出去开门,果然门外站着叶明珠。

    “小叶子。”林悠悠惊喜。

    叶明珠明显也是一宿没睡的样子,脸色看起来奇差,林悠悠让开道路给她进来,叶明珠垂着头欲言又止,好半晌才讷讷叫了他一声。

    “悠、悠悠。”

    “进来坐吧。”

    距离这样近,林悠悠可算是近距离地看清楚了她的容貌,心间还没来记得钝痛,就听到了她刺耳沙哑的声音,如同喉咙里哽到了鱼骨头一般。只一句,林悠悠就确定了,她的喉咙声带肯定受伤了。

    叶明珠走进去坐下,柔软的粉色沙发,还是五年前那个颜色,卧室里的装潢风格依旧同多年前一模一样。

    物是人非,大抵不过如此了。

    林悠悠给她倒了杯开水,考虑到她的声带问题,又倒掉换了杯温水,叶明珠接过低头抿了一口,没有说话。

    气氛凝滞,尴尬。

    偏偏两人都有一肚子话想说,但又没有谁打破寂静。等到她喝了差不多半杯水后,林悠悠才柔声说:“把手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