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 最多一年

    更新时间:2018-08-09 18:39:17本章字数:2034字

    把手给他……是要给她切脉看病的意思吗?

    叶明珠还有些犹豫,手搁在大腿上一动不动,看样子还在犹豫着什么。林悠悠一眼就看出她的迟疑,笑着说:“放心,除了你我,谁也不知道。”

    “悠悠……”叶明珠终于是抬起头来,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林悠悠勾起嘴角任她看着,略显秀气的容颜冲她大大裂开了笑容:“怎么样,本少是不是一如既往的漂亮妩媚?”

    叶明珠嘴角不漏痕迹地抽动了下,不禁莞尔。

    哪有男人会说自己漂亮妩媚的?

    “笑就对了,把手给我。”林悠悠不由分说把她的手拿过来,叶明珠小小挣扎了下,最后还是泄了力气任他摆弄。从莫褚寻把她带到这里来,叶明珠就猜到了他的意图。让她吃惊的是,他竟然真的想检查她的身体状况!

    关心么……

    她肯定是不信的。大概是她在车上突然发病把他吓到了,只是自己又死活不肯去医院。他才会折中想到这个办法。

    不过,他凭什么以为悠悠会听他的?

    林悠悠把她的左手腕平放在茶几上,中指按住关脉,接着用食指按住寸脉,无名指按住尺脉,三根修长的手指弯成弓形,指头平齐,指腹按触在三个部位上,同时用力按脉。

    叶明珠看着他认真切脉的表情,心狠狠颤了一下,知道这次是什么都瞒不过他了。手心里不由渗出了冷汗,湿漉漉的。

    林悠悠眉头紧锁,原本轻松的神色越来越凝重,又换了她的右手继续切脉。脸上的肌肉爆出一道道青筋,片刻后猛然站起来,因为动作幅度太大不慎碰到了茶几上的玻璃杯,“咣”的一声刺耳响声,破碎的玻璃混合着水珠朝四周溅去,一片狼藉。

    他瞠目盯着她,满脸都是无法置信的震愕,脸色从白转到红又变成了青,由于内心情绪变化太大,紧咬的嘴唇微微张开:“你、你……”

    叶明珠定定的迎视他的目光,表情淡定:“悠悠,坐下来,好好跟我说。”

    淡定?这个时候还怎么让他淡定?

    林悠悠没有去管四溅飞开的玻璃和水渍,大跨步走到她面前,双手按住她的肩膀,眼睛红红的,额头一条青筋凸起,连带着太阳窝的青筋都在抽动。

    “走,现在就走!我带你去医院做一个全身检查。”他淡定不了,也冷静不了。

    他对自己掌握的医术一向自信满满,但这一刻,他宁愿自己就是个庸医,宁愿他医术拙劣诊错了病情。

    “不用查了,你就说吧。”

    叶明珠苦涩的笑道:“就算你不说我心里也有数。悠悠,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就在这说吧。”

    在她倔强的小脸上停留片刻,林悠悠狠狠吸了口气,就在她身边坐下,“好,你听着。左手寸脉脉象模糊,气血不足,心脉不畅,心悸不安;关脉肝气太弱,脾胃虚寒;尺脉太弱,时常头晕头痛或者有时头脑不清醒。”

    “右手寸脉热虚弱为肺虚,时常会有咳嗽哮喘;尺脉太弱导致腰身沉困……这些还是其次,你现在脉象太乱已经危及生命和心脏……这还是没有具体检查的结果,如果检查出来,你知道什么结果吗?”

    “我还有多长时间?”

    叶明珠闻言,表情依旧木然。

    “最多一年。”林悠悠沉痛地看着她,眼里情绪交织复杂,他难以想象,她居然会用这样平静的语气,问她还剩下多少日子。

    “够了。”

    不管林悠悠有多么难以接受这个现实,对于她来说,却是早已经猜到的结局。一年的时间,已经足够她做很多很多事情了。叶明珠紧紧攥着手掌,好半晌才呼出了一口浊气。

    “悠悠,这件事,请你不要告诉任何人。”她看着他,斑驳瑕疵的脸庞早已褪去了昔日的光华和靓丽,但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气势依旧存在。

    “小叶子,你听我说,刚才只是我切脉后的粗略诊断,一定要去医院进行全面检查才能得到结果。”林悠悠紧紧抓着她的手,眼里闪烁着泪光:“听我的话,现在全世界的医术医疗这么发达,一定可以治好你的身体。我这就带你去!”

    他不能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她去死。

    绝对不能!

    林悠悠现在已经顾不上去追究她的身体是怎么弄成这个样子,极度的震惊后涌上来的却是浓郁到化不开的担忧悲伤……他撑着她的肩膀,脸色沉重悲恸,他想对她咆哮又怕吓到她,压抑的情绪如鲠在喉。

    “再拖下去,就是华佗在世,也救不了你了!”

    “悠悠,我需要一千万。”叶明珠突然换了个话题,削尖的下巴往上扬,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能不能借给我?我现在很急用。”

    “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但是小叶子你的身体已经拖不了多久了。”林悠悠根本没有注意到她脸上一闪而逝的沉郁,放开她肩膀转身走向卧室里的一台保险柜,不用半分钟就把一张千万支票递到她手心里,“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现在先跟我去医院。”

    叶明珠纠结了将近一个月的烦恼和痛苦,就这么轻飘飘地放在她的掌心里。

    一千万……

    眼睛亮了一下,对于别人来说这一千万是一笔不算小的资产,但对她来说,却是自由。求而不得的自由。

    为了自由,再多的痛苦委屈难受悲伤,那些又算得了什么?

    为这一千万,她彻底抛下了最后的尊严和骨气。

    “悠悠,我答应你会去医院看看,反正你不是说还有一年的时间?”叶明珠慢慢把支票折好放起来,“再给我一点时间,等我办好了事,就跟你去医院检查。我答应你。”

    “你现在——”

    “我现在还不能去。”叶明珠反握住他的手,颤抖的手说明了林悠悠此时的紧张。叶明珠感动之余,更多的是愧疚和窘迫。

    谢谢,还有,对不起。

    他还想再劝她,叶明珠却已经不给他劝解的机会,挥手制止他继续往下说。眼里的坚定,无法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