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 照片

    更新时间:2018-08-09 18:39:17本章字数:2039字

    餐厅一楼除了供客人堂食的大厅,此外还有一个小房间常年关着,除了餐厅老板以外禁止任何人进入。凌晨天色刚刚泛亮,房间虚掩着,站在房间里的男人却不是餐厅老板,而是另一个男人。

    莫褚寻抬头看着房间里,实木相框组成的照片墙。照片差不多有数百张,仿佛时光机一般,记录着同一个人的春夏秋冬。他仰起头,深邃的目光牢牢锁住其中一张照片。

    照片里,约莫十三四岁的少女长发披肩,穿着一条浅紫色高腰连衣裙,明眸善睐,笑靥如花,微微翘起的嘴角勾勒出两个甜美的梨涡,少女手里捧着一个大大的芝士奶油蛋糕,纤细葱白的手指上还沾着面粉和奶油。照片旁边是一行娟秀的小楷:于08年2月15日,学会芝士蛋糕制作。

    他目光偏移,看向了其他的照片。

    于08年5月31日,学会翡翠彩蔬卷;

    于09年1月21日,学会川贝杏仁露;

    于10年8月21日,学会西梅银耳羹;

    于11年7月06日,学会香酔烤鹅肝……

    数百张照片,日期之间跨越了五六年之久,从青涩甜美的花季雨季到了妩媚娇艳的豆蔻年华。

    莫褚寻看得怔住了,隐约间,脑子里似乎闪过某些画面碎片,可是无论他怎么抓都抓不住。

    身后,传来一阵细微的脚步声,林悠悠推开门进来,不紧不慢地说道:“是不是觉得很熟悉?”

    莫褚寻回头看他一眼,眯起了眼,“打算怎么解释?”

    “什么怎么解释,你以为我变态收藏这么多小叶子的照片啊。”林悠悠翻了个白眼,脸上的表情却不似他的语气那么轻松:“这些都是她以前在我这里学习厨艺的照片,每当她完成一道菜肴后,就会留下一张照片作为纪念。后来照片多了,就把这个小房间作为

    电光火石间,莫褚寻似乎想到了什么,再次将每张照片细看一遍,终于模模糊糊地捕捉到了什么。

    这些菜……都是她曾经为他做过的?

    “记起来了?”林悠悠走到他身后。

    莫褚寻没有言语,事实上从他第一眼看到这些菜名后,脑子里就隐约有一些画面形成,但印象并不深刻。在林悠悠提醒后,那些久违的画面,终于在脑海里浮现。

    这些菜,竟全部都是她曾经为他做过的。

    那几年里的时光里,他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在半路上被她拦截下来,然后手里就会多了一个颜色鲜艳的保温盒,放在掌心里暖暖的。

    “莫褚寻,这是我亲手做的,你一定要全部吃完!”

    少女得意且昂扬的笑声,笑吟吟地威胁他:“你要是不吃,下次我就不给你做了。”

    当时,他是怎么回答的?

    没有回答,他只是冷冷扫了她一眼,面带鄙夷,经过垃圾桶时随手一扔,香气四溢的食物,就被他扔进了垃圾桶里。身后传来少女不依不饶的愤怒声音,他只觉得厌烦不已。

    除非他脑子被门缝夹了,才会相信她是亲手做的。

    堂堂叶家大小姐何必亲自洗手作羹汤,只要她一声令下,多的是跑腿佣人帮她完成。然后再冠个自己做的名头对自己纠缠不清,这不就是叶明珠一贯的把戏么?

    当时他除了觉得虚伪嫌恶之外,对她的印象一次一次变差。只要是从她手里拿过来的,最后全部都送人了垃圾桶。

    林悠悠看他陷入了思绪中,吐出了一口浊气,“她的情况很不好,如果不不想眼睁睁看着他她去死的话,我建议你最好不要再去折磨她。”

    “你说什么?”

    “这是我最后一次劝你,信不信由你。”林悠悠脸上闪过尖锐和恨意,但更多的是一种惶惶不安的心境。该说的他都说了,如果不是为了叶明珠,林悠悠绝对不会让他走进这个房间看到这些照片。

    莫褚寻幽深的冷眸里闪过复杂的情绪,等他想再问几句时,林悠悠已经走出了房间,外面传来顾客进门点菜吃饭的声音,林悠悠忙着招呼客人没再出现。

    用过早餐后,叶明珠同他告别,林悠悠看着她欲言又止,叶明珠笑笑,兴许是见到老朋友,又兴许是她拿到了那一千万,脸色泛着一丝丝红润。

    “有什么事,记得来找我。”林悠悠把她送上车,眼里依依不舍,但再多的不舍,他也留不住她。

    “嗯。”

    上车后,叶明珠就感觉到车里涌来一阵阴寒气息,身子下意识一僵,尽管不是很明显,但她和莫褚寻之间相隔不远,余光一抬就能看到他不悦的神色。

    手心,死死攥紧,一千万的支票被热汗打湿,已经皱成一团。

    “很高兴?”他没有忽略她脸上难得一现的红润,再遇后见多了她的憔悴苍白无力病弱,可昨晚才见到林悠悠,一个晚上而已,她就高兴成这样?

    这让他想到了早晨在小房间里面看到的那些照片。

    她还有多少,是他从不知道的?

    叶明珠没有回答他的话,埋着头脑子里飞快的运转着,想着要怎么把一千万拿给他,想着要怎么逃离他的身边……把钱给他了,应该会让自己离开吧……不……不一定……

    她差点忘了,莫褚寻并不是需要那一千万,而是想用这个办法把她困在这里。

    他对她的恨不消除,也许,永远都不会放她离开。想到这里,她的脸“刷拉”一下褪尽了血色,难道自己这样委曲求全的结果,还是逃不了他的束缚和禁锢?

    一想到这个结果,叶明珠攥紧了支票,心口一上一下剧烈起伏,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支票必须等到最后一刻才能拿出来。

    还有五天……

    莫褚寻久等不到她回应,侧目看去,叶明珠又神色颓靡埋着头神游太空,他心头又涌起一股怒气,对别的男人可以微笑可以开朗,唯独对他……对他永远都是这样一副要死不死的模样。

    他猛地启动车子,挂挡踩上油门,突然发动引擎,迅如闪电的动作让人目不暇接,车子飞快往前冲去,巨大的惯性终于晃得叶明珠回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