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 消失的叶明珠

    更新时间:2018-08-09 18:39:17本章字数:2244字

    莫褚寻当然不准备就这么放过她。

    “多派两个人盯着她的动向,有什么情况记得盯着她。还有——”他沉吟片刻,“宋棠那边也注意一下,别让她找到什么机会。”

    这么说就明白了,莫城颔首,点头退下。

    室内,又再次陷入了安静。

    翌日,叶明珠还是跟徐从容请了假,不过却没有同宋棠一起出去,而是拖着不怎么方便的右腿,在宿舍楼下四处打转。路边几棵粗壮的梧桐树,仿佛一把把巨大的打伞,遮挡住了暴烈火辣的阳光,比大人手掌还大的树叶轻轻摇晃,将投下来的阳光切碎成了星星点点的光斑。

    她蹲在树下,站了会又起来走动两圈,然后又跑会树下蹲着。

    被莫城派来盯梢的两人都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她到底葫芦里卖什么药,在心里暗骂了句神经病后,还是兢兢业业在附近盯着她。

    莫城是莫褚寻的贴身保镖,虽然不用一天二十四小时守着,但作为莫褚寻的得力助手,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他出面处理。所以盯梢这档事,莫城有时间就来,没时间就安排给手底下的人。

    夜幕降临后,暗中盯梢的两人总算松了一口气,但很快又发现叶明珠跟宿舍旁一个女人在说话,然后还往那女人手里塞了什么,那女人拿了东西就走。盯梢的人立即朝同伴低声道:“你跟上那个女人,看她到底去干什么?”

    说完话后,叶明珠就回到宿舍。她的宿舍就在二楼,宿舍的灯一直亮着,隐约还能透过窗帘看到里面的人影。夜色渐暗,去跟踪那女人的同伴一直没回来,守在原地盯梢的人有些疲倦地打了个呵欠,正巧二楼某个宿舍也在这时关灯。

    他看了下手表,都已经晚上十一点了,这个时候关灯睡觉也正常,据他这几天观察都是在这个时间段关灯,遂没怎么放在心上,只跟平常一样在下面守着就行。

    之前离开的同伴,直到后半夜才赶回来,嘴里骂骂咧咧的:“操!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是那女人跟姓叶的女人借钱,坐车绕了大半个城市去会情郎,害得我跟踪了大半天,最后混进了酒店里才知道怎么回事,白瞎了我大半天时间。”

    “你这里怎么样?”

    “一切正常,她已经关灯睡了。”

    “那就好,仔细盯着,千万不要把人看丢了,不然城哥非把我们两个大卸八块不可。”

    ——

    第二天,看守的人又换了两人过来,在交接时照例询问几句,得到的是没有问题后,昨晚上守夜的两人才悄悄回去。

    只不过,相比昨天两人盯梢的情况,今天又有些不同了。那个被他们重点盯梢的宿舍,一整天都是安安静静的,没见过有什么人出来过,刚开始两人也没怎么在意,直到下午,看守的两人才察觉出有些不对。

    “先联系城哥!”

    他们没有贸贸然闯进宿舍,之前城哥给他们安排任务时已经说得很清楚,他们可以盯梢可以跟踪,唯独不能上去硬闯宿舍。接通电话后,其中一个刚说两句,电话那头就换上一个冰冷的嗓音:“你说什么?”

    这个声音……下属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摔出去。

    莫褚寻正好在跟莫城交代一些工作上的任务,莫城的手机就响起来,他刚刚到那边的话,脸色大变,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手机就被旁边的莫褚寻抢过去。

    “你们现在上去,把门撞开看看情况!”冷冷下了命令后,莫褚寻把手机一丢,秘书正要过来通知他下午有个重要会议时,莫褚寻的身影已经飞快从秘书身边经过,只留下一阵清冷的风。

    “莫总,下午还有会——”

    身后的莫城闻言回头,说了句“会议延迟”后,就紧跟着莫褚寻的脚步离开了办公室。

    宿舍二楼,负责盯梢的两个男人都是身手不错的保镖,几乎不用什么力气,宿舍的铁门就被他们狠狠撞开,铁门“吱呀”一声打开,屋里空荡荡的,哪里还有什么人影。

    两人一下子从头顶凉到了脚底。

    叶明珠……凭空消失了……

    二十分钟后赶到的莫褚寻,身体周遭散发着冻死人不偿命的寒气,冲进宿舍里里外外搜索了一遍,冰冷寒洌的目光,最后落在单人床上方,一个被拆掉的排气扇洞口,金色的光芒,从洞口外面投射进来,洒了一室光辉。

    整个宿舍没有任何窗口,除了一扇小门,剩下的就只有这个排气扇口。在建造宿舍时因为没有窗口,又考虑到要通风排气的关系,所以就在屋里安装了个排气扇。那个豁口,如果是普通人是不可能爬出去的。

    可……莫褚寻该死的想到了某人羸弱瘦削的小身板……

    “你,去后面查查,看看昨晚上有没有目击者看到她从这里爬出去!”

    被他点到的人,立即扭头出去调查,一秒钟都不敢拖延。

    “莫城,你现在马上去机场调查她的出境记录。”他在宿舍里走了一圈,最后走到床前,白色的枕头旁边,静静躺着一张支票。

    一千万!

    云遮雾罩的眼睛里,蓦然蹿起了两簇火焰,他将支票拿起来看了两眼,紧攥的手忽然两边一扯,八位数额的支票,瞬间一分为二。

    “还有几个,立即下去把人找到,找不到人你们就不用回来了!”

    “是!”

    莫褚寻一拳打在墙上,脸上是前所未有的狠怒。

    一个行动不便的女人,居然有办法在盯梢都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逃跑,看来,他真是低估她了。

    只不过,你以为这么容易就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

    莫褚寻盯着地面已经破碎的支票,怒极的面孔浮现一抹狰狞,头顶翻滚着乌云,闪电霹雳而过,亮堂堂的白天似乎撕开了一道裂缝。

    他疾步走了出去,走到宿舍楼的后面,那里一名下属正蹲在地上检查什么,看到他立即低头汇报:“老板,这附近有大型汽车的车轮痕迹,昨晚上,这里肯定有大型车辆经过。”

    “查!”

    “是。”

    下属得了命令后,确认这边已经没有问题,立即就开始着手调查昨晚这边发生的情况。而昨晚两名盯梢的下属自然马上被召回审讯,得到的结果却有些出乎人的意料。

    照理说,平常他们两人看守时,一人负责门前的盯梢,另一个人则会时不时到四周转转,虽然明知道叶明珠不可能从后面逃跑,但秉持着小心为上的道理,他们还是不敢疏忽的。

    但偏偏,就在昨个晚上,他们其中一人被调开,跑去跟踪那个跟叶明珠借钱的女人去了,而且一去就去了大半天,直到后半夜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