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 她的孩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8:39:17本章字数:2140字

    卫煦离开地下城时,安易晨也跟了出来,两人心事重重,谁都没有主动开口的意思。

    走到地下停车场,卫煦开门正要钻进车子,安易晨也跟着坐上去。

    “你谁啊想干嘛,跟着我干什么?”

    “你还没给我解释清楚,你跟寻哥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安易晨无视他的不满钻进去,自顾自系好安全带,“什么叫做你怀疑,你的意思是,这么多年我们都冤枉那个女人了吗?”

    “靠!”卫煦低咒了声,也懒得赶他下去。

    “冤不冤枉现在还不好说,得查。”作为一个数据党,卫煦讲究以证据数据说话。

    “那你还说那么多废话,什么天下乌鸦一般黑,什么另有隐情,说得我云里雾里的。”安易晨吐槽他:“也只有寻哥才会听你废话那么多。”

    这单细胞生物……

    卫煦无语,跟安易晨这种一根筋的中二青年实在没什么好讨论的。含含糊糊敷衍过去:“寻哥会听,是因为他早就发现这个问题了。”

    “怎么可能?我从来没听他提过。”

    “那你听他提过什么?”

    “……”

    “你以为寻哥为什么会放过曲梦桐和林悠悠?”卫煦点了根烟,不等他回答,微眯着眼睛:“因为他的心动摇了,大概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岂止没有发现。

    就算他察觉自己有些不对劲了,大概也不会承认,只会把更多的心事都埋在肚子里。

    ——

    徐从容急匆匆敲响了包间的门,连续敲了几次都没人回应。她退后一步看了下门牌号,没错啊。

    疑惑间,包厢里面终于传出低沉的声音。她舒出了一口气,推门进去,小心脏提到了嗓子眼里。包间里一丝灯光也无,沉闷笼罩着黑暗,一道人影坐在沙发上不发一言。这一幕实在让人瘆的慌。

    如果不是知道那人是谁,徐从容肯定吓得拔腿就跑。

    “莫、莫总。”嘴唇哆嗦了下。

    莫褚寻的身影隐在黑暗中,眼皮都没抬起来一下,“什么事?”

    “是这样的,你知道明珠什么时候回来吗?”

    这两天徐从容都没有见到叶明珠,也没有听说她请假还是什么的。倒是莫城派人在会所里大动干戈搜查了一番。徐从容隐约猜到肯定跟叶明珠少不了干系。

    听到那个名字,幽暗的双瞳,似有光芒闪烁。

    他豁然坐直了身体,目光如炬:“你找她干什么?”

    徐从容忍受着他带来的压迫感,如实汇报:“明珠之前曾经拜托过我帮她寻找一个孩子,我刚才正好碰到一个跟她形容很相似的孩子,想带她过去看看。”

    “啪嗒”

    包厢顶上的水晶吊灯,倏然大亮。

    好不容易适应黑暗的眼睛,在强光照射过来时下意识用手背挡住,等徐从容睁开眼睛,莫褚寻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她对面。

    吓!

    俊逸疏淡的容颜,慢慢浮现了错愕急切,“什么孩子?人在哪里?”

    修长的身躯挡在面前,饶是徐从容心理素质良好也差点被吓出心脏病来。更要命的是,大boss此时的表情,该怎么形容……就是那种不敢置信、怒火中烧、又带着一丝丝期待的复杂表情。

    “莫总,那个孩子在我办公室,您跟我出去看看就知道了。”上位者的心思永远别去猜。徐从容定了定神,率先在前面带领,莫褚寻亦步亦趋跟在她后面,沉稳阔步很快就超过了徐从容,看起来甚至比她还要着急。

    很快,他们就看到了那个孩子。

    办公室里,一个大约四五岁的小男孩,托着腮帮子坐在椅子上。听到脚步声,孩子下意识抬起头朝门外看去。

    只看一眼,莫褚寻如遭雷击,整个人定在门口,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莫老板,一瞬间好像失了魂,张了张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徐从容站在他后面不敢开口,直到前面的男人缓缓抬步跨进去,她在松了口气,就站在门外没有进去。

    男孩,安静坐在那里,看到陌生人进来也不怕。两人目光隔空无声的碰撞在一起。男孩扁扁嘴,白白净净的小脸上略带一丝憔悴,看样子好像病了很久很久。

    普通的T恤短裤已经被水洗得褪色泛白,露出两截白生生的小腿。

    “你叫什么名字?”莫褚寻盯着男孩的眼,很漂亮独特的眼睛,双眼皮又深又弯,眼角内勾,眼尾很长略微上挑,眼瞳黑白分明,瞳白比例恰当,神光内敛,介于丹凤眼和桃花眼之间。

    很少见的眼型。

    他认识的人中,也只有那个女人才有这种眼型,不笑的时候优雅内敛,笑的时候眼神迷离。

    男孩努力仰起头,也不说话,就这么傻傻地看着他。眼波流转间,莫褚寻从他身上,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人的身影。

    他又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候在外面的徐从容实在听不下去了,连忙进来解释:“莫总,这个小孩……好像脑子有点问题,就是医学上所说的智力低下。而且他好像也不会说话——”

    她还没说完,一直沉默的男孩突然张嘴:“你是我爸爸吗?”

    徐从容瀑布汗。

    “不是!”

    莫褚寻很难理解他现在到底是什么心情,居然有时间在这里陪一个来路不明的小鬼废话。

    这个小鬼,是她的儿子吗?

    她不仅结婚了,居然连孩子都这么大。

    这是他始料未及的,尤其这个孩子看起来已经有四五岁的年龄。按照时间推算,正好就在五年前。也就是说,她越狱之后,马上就去找男人生孩子了吗?

    莫褚寻紧攥的拳头缓缓松开,看向男孩的目光也逐渐冷淡下来,“是谁把他带来的?”

    “是一位姓唐的先生,他说这个孩子是他几年前无意中捡到的,因为听说我这边有人在找,所以就带这孩子过来看看。不过我刚才出去,好像已经没有看到他人了。”

    说起来,徐从容也觉得这事挺奇葩。

    那男人把孩子送到夜总会这种地方,就算是捡到的,也不至于直接把孩子一扔就跑了,等到徐从容听到消息赶出去以后,前台处只有这个男孩孤零零站在那里,而送人来的男人,却早就没了踪影。

    前台的服务员把男人的话传述了一遍。

    “莫总,眼下这个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明珠在找的那个,送他过来的人又跑了,你看看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