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章 都是我不好

    更新时间:2018-08-09 18:39:18本章字数:2089字

    华灯初上时分,叶明珠提着行李匆匆赶到地下城娱乐会所。

    港城也在下雨,瓢泼雨水把她全身淋了个透。一路赶到地下城时她已经冻得浑身瑟瑟发抖,瘦弱的身体在风雨中摇摇欲坠,像一根被暴风雨摧残的蓬草。

    保安把她拦在外面不让进,叶明珠把湿漉漉的头发拨上去,露出一张在黑暗里看过去有点可怕的脸。保安显然也吓了一跳,后知后觉想起来这不是公关部那个丑八怪嘛,眼底闪过鄙夷,嘟嘟囔囔的也就放她进去了。

    叶明珠连续道了几声谢,火急火燎冲进去,说是冲,以她的速度实际比别人走的还慢。但这已经是她最快的极限了。

    她一身是水狼狈不堪,与这个金碧辉煌的会所显得格格不入,不少人嫌恶地皱了皱眉头,叶明珠恍若未觉,轻车熟路找到了徐从容办公室,深呼吸了一口气,敲门的手可见的颤了一下。

    “明珠?”见到她,徐从容露出震惊表情,从办公桌前站立朝她走来,“你怎么回来了?这几天你都跑哪儿去了?”

    “徐姐,那些我以后再跟你解释。”叶明珠头发凌乱,紧紧抓住她的手臂,像一个溺水的人终于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徐姐,那个被人送来这儿的小孩呢?他在哪里?”

    “明珠,你先冷静一下。”徐从容牵着她到沙发上坐下。

    这个时候,她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坐?

    叶明珠像踩在云端上,精神恍惚地任徐从容牵过去坐下,“徐姐,他是不是被莫先生带走了?”

    徐从容叹了口气:“原来你什么都知道了。”

    “那我现在就去找他。”叶明珠又站起来,她知道莫褚寻故意把这个消息透露给悠悠的原因了,是为了逼她出现,逼她自动回来找他。

    现在,她如他所愿回来了。

    “等等。”徐从容叫住她,“你先去休息一下,莫总不在这边。下午他在包间里接了个电话急急忙忙就走了,好像是医院打来的,大概是他家人身体不舒服吧。”

    医院?

    叶明珠努力克制着翻涌的情绪,提到医院,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宁夏。

    难道……

    “那,徐姐我先回宿舍去了。”

    “行,你先过去,莫总来了我去叫你。”

    叶明珠从后门离开会所,却没有往宿舍走去,而是绕向相反的方向,在路边拦住一辆出租车。司机上下打量她,像在打量一个疯子。她已经跳上去,就算想拒载都不行。

    车子驱向街道,最后汇入茫茫人海中。

    听雨庄。

    叶明珠呆呆看着围在庄园外的一圈白色围栏,围栏里,三层深灰色别墅静静地伫立在一片空旷园地中,树影憧憧,冷月下的听雨庄泛着凉到了骨子里的清冷。

    听雨庄……这个地方,她好多年没有来过,还是跟记忆中一模一样,连草木的形状大小都没有改变。这里是莫褚寻常驻的地方。

    她的孩子,一定也在这里。

    叶明珠不管莫褚寻到底去干什么,她现在只想马上把自己的孩子找回来,最后趁着莫褚寻还不知道她已经回来了。

    她在心里默默估计了下围栏的高度,悄悄摸到了听雨庄的侧翼,保安亭在另外一边,这边正好是个空挡。加上今晚下雨,希望那些保安都待在保安亭里不要出来。

    狠狠摩擦了下手掌,踮起脚,两只手抓住上面的栏杆,咬咬牙齿用力把自己的身体撑上去。

    急促的警报声,在这时毫无预兆响起来。

    叶明珠吓了一跳,手一滑身体顿时失重往地上摔下去,全身骨头仿佛在一瞬间散架。她疼得身体只抽,还没爬起来,持着警棍的保安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下一秒,叶明珠后颈突然一阵剧痛,单薄的身体摇晃了下,眼睛一黑晕厥过去。

    ——

    港城,市中心医院。

    在医院昏迷五年的宁夏,终于在今天下午清醒过来。医院打电话通知后,莫褚寻第一时间就赶到医院里。紧绷的神色在冲进病房里,见到病床上撑着坐起来的人儿后,终于泛出了一丝暖意。

    宁夏昏迷多年,刚刚醒来思维有些混乱。她努力地瞪大眼睛,看着门口突然出现的俊美男人。

    甜美可人的声音,不大确定地叫了他一声:“莫、莫大哥……是你吗?”

    莫褚寻沉默不语,大步流星走到床边,二话不说就把她拥入怀里,“夏夏,是我,你终于醒过来了。”

    压抑的低沉嗓音,泄露了他的一丝丝紧张和激动。

    “真的是你,莫大哥。”宁夏一下子就红了眼眶,紧紧抱着他小声啜泣:“莫大哥,我以为这辈子再也看不到你了……夏夏是不是在做梦?其实这只是一个梦境对不对?”

    “傻丫头,说什么傻话,我就在这里,不是梦。”

    哭过后,宁夏的情绪渐渐好转,小巧的瓜子脸有些苍白,看起来还算精神。莫褚寻心想,回头再好好补补身体就好了,毕竟睡了这么多年,她现在的身体还很虚弱。

    “莫大哥,是我不好,是我……没有保住我们的孩子……”她的手下意识放在小腹前,在感到小腹的平坦时,立即想到了什么。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不停的流,抓着莫褚寻的手哭得肝肠寸断。

    莫褚寻在听到“孩子”两个字的时候,心猛地抽疼了下。

    是啊,夏夏已经醒过来了,可他们的孩子,却再也回不来了。

    那是他的亲生骨肉……哪怕他心硬如铁,也会因为一条小生命的消逝感到心痛、遗憾。

    “夏夏,别哭,这不怪你。是我没有好好保护你。”莫褚寻轻轻抓住她的小手,另一只手温柔地为她擦掉眼泪。

    “莫大哥,我一想到……我真的好难过,真的恨死自己了。”宁夏把整张脸都埋入了他的怀抱里,瘦弱的肩膀剧烈颤抖。莫褚寻拥着她,轻声说别怕。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宁致远和沈映秋刚好过来,夫妻俩抱着女儿又哭又喊的。病房里闹哄哄的不好接听。他看了一眼,走到外面接听。

    病房里的宁夏看到他走出去,正要叫住他,声音还没发出来就被沈映秋哭声打断,她只好作罢,目光却一直注意着病房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