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五十六章 唐寂的相助

    更新时间:2018-12-15 10:09:24本章字数:2058字

    楼下的人已经离开了,唐寂走到露台,俯视下方远去的身影,看向罗叶:“你真打算不给他一次机会了?”

    罗叶闻言微赧,她倒不曾想唐寂会八卦她和莫褚寻之间的事。她知道几年前唐寂和莫褚寻有过合作,唐寂对他们的关系也很清楚。只是一直以来,都表现得很平静漠然,从未打听过他们的事。

    一时间,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好在,唐寂也只是随口一问,问完后也觉得唐突了,便止住这个话题。转而走进客厅,说是客厅,在拥挤的小沙发坐下。罗叶连忙给他倒了杯开水,递给他:“唐先生这次来潮海市,是有什么要事吗?”

    唐寂接过水杯,浅啜了口,点了点头:“是你的事,阿暖不放心你,让我过来看看。”

    听到居然是余暖打发他来的,罗叶失声一笑,唐寂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分明是带着不满和嫉妒的,显然是不满意女朋友总是关心别人。这对个性迥异,脾气风格都不同的情侣,总是让罗叶感到意外,又发自内心的羡慕。

    余暖每天都会打电话过来问候她,罗叶还真没想到她会不放心,还叫唐寂过来帮自己。这份人情,已经不仅仅是普通的人情了,这辈子,她做得再多,恐怕也难以回报这份盛情。

    但她,永远都不会忘记。

    “唐先生,那就麻烦你了。”既然来都来了,她也没有矫情去拒绝。正好现在这个时候,罗叶确实很需要人手,有些事情,她并不想让杜子涵知道,不想让莫褚寻插手。

    身边的帮手,屈指可数。

    唐寂的到来,正好帮了一个大忙。

    “你在调查卢盛?”唐寂问。

    罗叶不好奇他为什么会知道,唐寂身份神秘,相识的人三教九流,黑白两道混得如鱼得水,消息灵通很正常。沉吟片刻,她点头:“我怀疑他和杜慎父子有某些交易。”

    “不用怀疑,这是事实。”

    没想到,唐寂给了她一个意外的回答。

    罗叶惊喜地看着他:“唐先生,你调查过他们了?”

    “嗯,杜慎父子这些年的势力已经伸到了方方面面,为了脱离总公司和杜家,私底下安排了不少动作。老爷子虽然已经退休,可他的手段和名气在那,说到底杜家的根脉,还是把握在老爷子手中。你没有去青省时,杜慎父子还抱着一丝希望,老爷子最终会将大权交予大房,可你出现后,他们再也不会这么想了。”

    她静默片刻,答:“这么说,我的出现,居然逼得他们不惜走上犯罪违法的道路了……”

    罗叶都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牛逼轰轰的一天。

    唐寂说的,她不完全相信,因为实在很难以相信,大房父子二人,会因为她的出现,不惜冒着身败名裂的危险跟卢盛合作。

    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唐寂双手交握,上身往前倾身:“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杜慎和杜子硕很多年前就想独掌大权,偏偏老爷子捏得很紧,让他们没有可趁之机。后来老爷子退休,他们进入公司后倒是可以大显身手了,但大部分的股份,还是留在老爷子手上,而且老爷子并没有转增或者抛售股份的意思。”

    谁的股份多,谁就有话语权。

    没有话语权的父子俩,在公司高层就始终没有决策权。任凭他们将人脉渗透得多好,始终无法彻底掌控公司。

    这个时候,父子俩就已经有了异心。

    既然老爷子不肯放手,准备到底都咬着股份不撒手,那他们也总该为自己打算,总公司不能放弃,但也不能把全部希望和精力都押在上面。

    另立门户,似乎就显得自然而然,十分必要了。

    但再起炉灶,需要的不仅仅是人脉和积累,资金上也是一个大问题。这些年在公司,父子俩积攒的资金已有不少,不得不说父子俩在生意投资上,目光都相当精准,投资的几个项目都赚了大钱。

    可钱这种玩意,谁会嫌少呢?

    另立门户需要资金投资,需要人脉投资,父子俩殚精竭虑,机关算尽,最终还是把念头放在了某些不正当的手段上。

    “军火,毒品……他们都插了一手。占的头不大,获利却不少。”唐寂说,抬头扫了她一眼,罗叶拧眉沉思,哪怕她早有心理准备,确定猜疑后也很吃惊。

    为了利益,这对父子的手段真是无所不及。

    罗叶要查的,不仅仅是杜慎父子参与这些获利的肮脏交易。她要查的,是……

    “时隔多年,还能查到吗?”罗叶喃喃自语,心思百转千回,得知杜慎父子跟卢盛的交易后,她更加肯定,当年子笙离开杜家,被贩卖到南非的事,绝对跟他们父子脱离不了干系。

    她盯着略显陈旧的茶几,挣扎着要不要顺着这条线查下去。

    良久,终于有了决断:“唐先生,我还想麻烦你一件事。”唐寂没有说话,摆摆手示意她继续说下去,罗叶像是得到鼓励一样,终于感觉寻找真相不再是那么轻飘飘的一句念头,而是付诸实施。

    有了唐寂的相助和支持,她相信很快就会有实质性的进展。

    “我想调查十几年前,杜子笙离开杜家的真相。”她决心已定。

    “其实你自己心里已经有了想法,不是吗?”唐寂坐直了身体,这个拜托,他并不奇怪,甚至可以说,他一直在等待她开口。

    她也算沉得住气,明明抱着这个念头很长时间了,能忍着没有说出来。不就是因为怕打草惊蛇,暴露了杜子笙已经不在这个世上的消息么。

    要调查那么多年前的事,势必就会惊动一些人。而杜子笙辞世的消息,很快也会传到杜家去。这对她现如今的处境很不利。

    而罗叶更担心的,是杜家人知道子笙的消息后,各自的反应。

    其他人的反应,她不关心,想必庆幸大于伤感,更多的反应是庆幸和释然吧,毕竟少了一个财产的继承人,他们获得的利益就会更多。

    而且,没了杜子笙的她,在他们眼里又算得了什么?

    即便有杜爷爷在背后支撑她,可这种支撑总有到头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