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生死时速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5:29本章字数:3031字

    装腔作势!

    光头男子就这么抱着自己的两肩看着叶辰,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反正叶辰的这个医馆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什么时候毁了都无所谓,他所注重的就是个结果,至于过程是什么样子的他还真的不是很在乎。

    叶辰也是真的没令光头男子失望,一连好几分钟都是一动不动的,如同一个入定了的老僧一般,就这么扶着死去的男人,看了一会好戏的光头男子也是有点厌烦了,伸手一拍叶辰的肩膀,就准备开始他的摧毁大业。

    可是也就是和他拍叶辰的动作几乎同一瞬间,死去的男子的左手食指竟然动了一下,尽管这个动作已经隐秘到了非常难去见到的程度,但是别忘了在场的可是还有王琳的存在的啊。

    小姑娘虽然对于医术并不是十分在行,但是对于这种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她向来观察的比谁都来得要仔细,虽然这个食指抖动确实很小,但是王琳还是非常幸运的观察到了,当即就喊出了声音:“老板,老板,快看,他左手食指动了一下。”

    叶辰并没有随着王琳的方向往她所指看去,相反的叶辰的嘴角上反而是挂起了一丝的微笑:“果然是这样啊!”

    就在王琳喊话的下一瞬间,叶辰也是从入定老僧的状态当中解脱了出来,掌上的形态也是突然变了一下,将拂变为拍,沿着他的腹部进行了一些列的不规律敲打,虽然这些敲打并不规律,但是叶辰却打的额外认真。

    如果有高手在这里会很明显的感受到,叶辰的敲打虽然没有任何的规律,但是却有着一种非常特殊的节奏涵盖当中,非常明显的,死去男子随着叶辰的敲打,动作也是变得多了起来。

    起初的时候就像王琳所看到的那样有一点点的小抖动,可是越是敲打,死去的男子的动作幅度也是越来越大,抬手臂,抖动腿,腹部抖动,可以说动作也是越来越复杂。此时的这一幕也是让本来想看戏的光头男子给雷的够呛:“不,不可能!我曾经都试过的,什么外部的敲打都是没有任何的用处!”

    光头男子嘴上这么说,心中更是翻起了滔天巨浪:“那个人不是说了么,无论是什么情况这个人就跟死了一样,世界上的解药也是只有他才有,如果他不出手的话,这个死去的男子恐怕就是真的死去了。”

    然而,此时此刻,那个神秘男子的独一无二解药竟然出现了复制品,而且最可气的是叶辰这种的好像是拍打拍打就能将这个死去的男人给打的装不下去了。

    虽然光头男子心中翻滚起滔天巨浪,但是他也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啊,如果真的如叶辰所愿的这个死去的男子活了过来,那么光头男子所损失的就不止是金钱那么简单了,他有可能失去的会更多,他可是亲眼见到那个男子一个人没有任何兵器的情况下,就血洗了他的地下赌场,要知道那里可是光头男子的重要产业支柱啊。

    光头男子在那里几乎安插了他所能安排的最强的人手,但是这些人在那个神秘男子的面前就像是纸糊的一般,根本看不清神秘男子的动作到底是什么,他的手下们就全都倒在地上了,当就剩他自己面对那个神秘男子的时候,他能明显感受到神秘男子的那种视人命如同草芥一样的表情。

    所以即使是光头男子这种见过一点点市面的人,也是毛骨悚然。他可不想当个冤死鬼,连自己的仇人都不知道是谁,就算到了阴曹地府也没有办法去报仇。

    他只记得当时他不断地求拜求那个神秘的那字不要杀他,神秘男子也是好像听到了他的求饶的话语,当时就甩下了一个飞刀,当的一声就插入了一旁的水泥墙上,飞刀的前部还有一张纸条。

    于是,就有今天光头男子带着要死的兄弟前来求医的事情。而且事后他看到的那张纸条的时候,也是非常清楚最后一句话的含义,事不达,人必亡!

    简短的六个字真的是让光头男子感受到了其中的杀伐之气,想到这里,光头男子也是不去理会再多了,直接就拿起了旁边的古董花瓶就要作势给叶辰来一下,不然人可就必亡了。

    就在花瓶快要落在叶辰头上的一刹那,叶辰也是突然停止了不停地拍打,右手掌猛然击出,冲着死去的男子的腹部就是一下狠狠地击打。

    这次的击打如同一柄大锤,打上了一个点一样,那个死亡男子苏醒过来的关键点!

    机会没有任何的反应时间,原本已经死了的男子腾地一下子就坐了起来。这一下猛然的坐起顿时也是吓傻了众人,光头男子原本马上就要击中叶辰的花瓶也是停了下来。

    所有人看向叶辰都是带着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就在刚才他们好像见证了一个奇迹,死而复活真的不是说说的啊!真的就在刚才实现了。

    王琳好不掩饰的欢呼了起来,徐雯看向叶辰的眼神当中也是充满了赞许。那个死去男子的家属也是长大了嘴,神秘男子的事情光头男可没有跟他们说过任何一次,她们得到的消息也是死去男子病重,很有可能不久人世。

    光头男子就更不用说了,他此时看向叶辰的眼神当中充满了怨毒,毕竟这个男子的活过来很有可能就是他们一个帮派都会填进去送死。

    叶辰看到死去男子的坐起也是笑了一笑,稍微一转头,叶辰看向光头男子的手上的花瓶充满了疑问,由于他刚刚太专注与对于死亡男子的敲打,所以光头男子的这些个小动作,叶辰并没有有什么察觉,只是好像有点印象,光头男子好像是拿了根通厕所棍子,但是貌似他好像是把神器给扔掉了。

    光头男子死死的盯住了叶辰:“真的是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

    光头男子的话语冰冷,恶毒,哪里有一点点的感激之意啊!叶辰也是知道今天的这件事情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简单,虽然这个光头男子是有点小本事的人,但是以他的层次是根本不明白这个死去的男人是如何死的,如何复活的。

    别说是光头男子了,就算是叶辰也是边实验边治疗,才凑巧将这个男子唤醒了。

    光头男子哪里知道叶辰是怎么去唤醒死去的男子的啊,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他如何才能不死,说一句比较狠心的话,虽然床上躺着的确实是他的兄弟,但是夫妻还大难临头各自飞呢,更何况是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包住自己的命才是最关键的啊!

    想起了这些,再想想当时那毛骨悚然六个字,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光头男子就又是将花瓶高高举起,看那样子就要当空砸下,在光头男子看来那个非常神秘的男子可比这个叶辰来的可怕多了,尽管事实可能和他想的有点出入,但是目前来看现实却是就是这个样子的。

    所以穷凶极恶的光头男子既然也就下了他看来最为明智的决断,当即就是毅然决然的决定强拆这里,如果叶辰敢有一点抵抗,他会立刻就回去点齐兄弟们,到时候再来一次就好了。

    心中虽然想的比较多,但是光头男子手上的动作却是一点都不慢,花瓶也是从空中开始慢慢加速向下冲去。

    就在叶辰叹了口气想要给这个很是能装X的男子一个教训的时候,一声清脆的嗒嗒的声音顿时让叶辰放弃了抵抗。

    光头男子看见叶辰一点点的防备都没有了,心中更是欣喜的不行,心想这个小子还是识相的,省得他浪费手脚。

    可是下一刻一声娇喝顿时让光头男子的心凉了一半。

    “住手!警察!”一声娇喝从叶辰的身后传来,叶辰根本没有回头都是知晓了所来之人的身份,因为这个警察对于叶辰来讲应该是最为熟悉的一个警员了。

    没错,来的这个警察正是警花张薇,此时张薇见到叶辰的背影的时候更是心中恨得不行:“怎么这么倒霉,到哪里都能碰到这个丧门星,难道他就是上天派下来惩治我的么?”

    看着叶辰张薇就是想起了自己当时在警局的屈辱史,可以说这个男人真的是让她褪去了张薇当警察以来身上带着的最后一点的书生气,也是叶辰让张薇明白了这个社会的尔虞我诈是非常严重的,身在其中一定得非常小心。

    同时也是这个男人教会了张薇一点点其他的知识,尽管这些知识张薇早晚都是会知晓的,但是这么亲身实地的感受是张薇没有想到的。

    再一想最后一次,自己的无知询问,还有不让叶辰自然离去时候的状态,张薇真的是想要找一个地缝钻进去。但是那也得等这里的事情处理完才可以,张薇虽然看着叶辰还是害羞的不行,但是她确确实实就是一个典型的工作狂,这个叶氏医馆的危机并没有解除,所以现在也不是叙旧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