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比想象中的棘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6:00本章字数:3345字

    杨牧成没有想到陆强这么低调,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更可况陆强这种有钱人,不但没有丝毫架子,反而把自己身份降得很低,等杨牧成坐下之后,他立即让佣人拿出最好的茶叶,至于蓝小蝶,身前早就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零食。

    “小杨大师最近很忙啊!”

    杨牧成愣了一下,这么没有营养的话也能说出来,不由得看了他一眼,这一看不要紧,他自己反而吓了一跳,这家伙前一阵还红光满面,怎么现在就印堂发黑,难不成是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可是也感到陆强身上有不干净的东西?他不禁疑惑的问道:“陆老板,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我看你愁眉苦脸的样子。”

    “陆老板,您在啊!”

    陆强还没有想好说什么,门口一道戏谑的声音发出来,小胖子眯着眼睛小声说道:“老大,是你的同行诶,是不是来抢你生意的人?”

    “切,我需要有人来抢么?”他嘴上这么说,眼睛可没有离开陆强,发现陆强脸上闪过一抹惊慌之色,随即又是一阵愤怒,到最后无奈的站起来,低声说道:“没想到玄城子法师亲自来到蜗居啊,有失远迎,赎罪赎罪。”

    玄城子却是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陆强说:“陆老板,不知道这两位是谁?”

    “呵呵,他们是我的侄儿,玄城子法师有什么事情尽管说,他们可以放心。”陆强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如果杨牧成当即否认,他真不知道怎么做才好,幸好杨牧成只是眯着眼,没有再说什么。

    玄城子见陆强都不在乎,他也不在乎,说:“陆老板,贫道的道观需要修葺,只好到陆老板这里来化缘。”

    “老大,这家伙没有抢你的生意,是来抢和尚的生意,我还第一次听说道士来化缘的,真他妈的脸皮厚。”

    杨牧成知道事情不是这么简单,他沉声说道:“小胖子,不要说话,听听陆老板怎么说。”

    “哦!”

    陆强被玄城子一番话说的是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沉声说道:“玄城子大师,我承认你帮我布置的风水局让我在这些年是走的一帆风顺,可我也没有亏待你。当初你在布置风水阵的时候,我一次性的就给了你三百万。”

    “风水阵是需要维修的嘛,难不成你买一部汽车,终生都不用保养,总要隔一段时间去4S店不是?我帮你维持这个风水阵,收取一点费用不为过吧?”

    “哈哈!”陆强真的是被这家伙给气疯了,气的大笑起来,接着说:“玄城子,你还真有脸说这话啊,你的保养费是不是太高了,隔三岔五的就来一次,这几年,每年最少是五百万,你怎么不去抢?”

    玄城子眉毛上扬,说:“抢钱那是犯法,帮你维持风水阵,这可是合理收益,你说我会怎么选择,其实我也没有硬要你给啊,你不愿意我维持就算了。反正今天风水阵的运势就到此为止,如果你有什么闪失,可不要怨我。”

    “叮铃铃……叮铃铃……”玄城子话音刚落,电话铃声就想起来了,杨牧成脸色突然一变,冷声说道:“陆老板,你快去接电话,你的家人可能出事了。”

    “喂,什么?你说小波出车祸了?”

    玄城子一副你能奈我何的表情让人很想几拳揍过去,姑且不谈自己能不能揍赢,就是现在出现的情况也让自己输不起,想到这里,陆强只能屈服,问道:“这一次你要多少?”

    “一千万!”

    陆强双目怒睁,说:“我一年的纯利润还没有一千万,你张口就是一千万,你真以为我的钱是天上掉下来的?”

    “呵呵,我没有说你的利润有这么多,这只是我的条件,我没有说你一定要执行而已。如果你开不起,我走!”玄城子一脸欠揍的站起作势要走,陆强心中也是焦急不已。如果自己这一次答应下来,不知道下一次还有什么样的结果。如果不答应下来,自己的家人就会收到生命的威胁,现在这种情况就是报警没有丝毫作用,之前电话中已经说的很清楚,自己儿子完全是一个意外。

    杨牧成对小胖子叮嘱道:“小胖子,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不要理会那么多,一切后果我来,你只要把这家伙揍成熊猫就可以,能不能办到。”

    “如果他会法术怎么办?”

    “切,难道你忘了我是做什么的?”

    小胖子在杨牧成的怂恿下还真是的卷起袖口,在玄城子站起来作势欲走的时候,他大吼道:“你丫的是谁啊,老子早就看你不管了,先吃老子一拳。”玄城子作为一名有声望有名气的风水大师,什么时候遇到这种不讲道理的流氓,只感到眼前一花,随即就是鼻子一热,擦擦鼻子,惊恐的吼道:“你,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敢这样对我,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

    “哼,你让我后悔一辈子,我要你现在就后悔。”小胖子有杨牧成为他撑腰,面对玄城子的威胁完全不在乎,追着他就是一顿暴揍。这个时候的玄城子才知道什么叫做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以他现在的威望,哪一个请他的人不是素质高的人,怎么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

    陆强这个时候完全是傻眼了,玄城子哪里还有平时候高风亮节的风骚模样,现在变得衣衫偻烂,整个人变成大熊猫,他看着杨牧成小声说道:“小杨大师,是不是可以收手了?”

    “在等等,我最见不得这种有点本事就欺负人的,最主要的是你欺负人就欺负人,还装逼,我他妈的最讨厌就是这种装逼的人,你放心,不会出事。反正小胖子我查了一下,他还没有到十八岁,而且是学生。最关键的是玄城子这个人不敢得瑟。”

    两人说话的功夫,小胖子有追杀了几圈,直到他自己也气喘吁吁的时候才停手,看着玄城子说道:“哼,小爷我就喜欢动拳头。”

    玄城子直到跟小胖子讲道理是讲不通,虽然已经变成大熊猫,可他神色变得更加狠厉,说:“陆老板,希望你不要后悔你今天的选择,这不是我的意愿。”说完之后,再也没有理会陆强的叹息。

    陆强这个时候也是没有办法,苦笑的看着杨牧成说道:“小杨大师,你可要救我们一家人啊,一千万,原本是给玄城子的,我给你,只希望你能救救我的家人。”

    “一千万啊,也罢,这个事情是我引起的,就由我留处理好了。”杨牧成心中简直是乐开了花,这陆老板还真是大方,现在为了凑齐蓝小蝶的丹药,自己的脑袋都是大了起来,有这一千万,又可以准备一位低阶仙草。

    小胖子更是惊讶的张大嘴,这风水师有这么值钱吗?到这一刻,他下定决心已定要成为一个卓越的风水大师。他或许也不会想到,自己这样一个愿望,在杨牧成突破飞升之后,他成为地球上唯一的一个超级恐怖的风水大师。当然,这是后话。

    陆强见他的神情是感激不尽,一千万不是小数目,可是面对玄城子那种吸血鬼来说,这一千万太值了,而杨牧成接着说道:“陆老板,你这屋子的风水阵我要好好检查,一开始我以为只是缺了一点什么,现在看来,恐怕不是那样。”

    “那就麻烦小杨大师。”

    杨牧成笑笑说:“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不用太过感激。我想要问问,这屋子的风水阵是玄城子那家伙布置的?”

    “嗯,全部是他一手操办。”

    “奶奶个熊,这就有些麻烦了啊!”

    小胖子疑惑的问道:“老大,实在是没有办法,我想以陆老板的财力,再买一套别墅也不是问题,到时候你再帮他布置一个风水大阵,岂不是更好。”

    “啪!”陆强听小胖子这么说,心中一阵欣喜,随即就被杨牧成拍在小胖子脑袋上那一巴掌给弄迷糊了,自己一开始是钻进了牛角尖,既然这别墅的风水被做了手脚,自己走还不行吗?疑惑的问道:“小杨大师,不行吗?”

    杨牧成无语的看了两人,说:“你们真以为风水阵你想要就要,不要搬开就行了?风水阵的布局在生效之后,就是嫁给你了。离婚可以,这个娃儿判给你,你再婚,又有娃儿,再判给你,而且没有商量的余地。这样说你明白了吧?你现在是一个娃儿有问题,如果你搬了,就算跟你布置一个极品风水阵,你第二个娃儿也会被第一个娃儿给带坏。不知道我这样说你们明白了没有?”

    小胖子一拍脑袋说:“老大,我明白了,这第一个风水阵就相当于陆老板的第一个小孩是不?”

    “是啊,只要生效就和陆老板以及与陆老板有血缘关系的人牵扯到一起了,你想要撇开,怎么可能?”

    陆强擦擦额头的冷汗,一开始还以为小胖子的话可行,现在看来是完全行不通,而且,按照杨牧成的说法,到时候的结局不敢想象,他只好问道:“小杨大师,我现在怎么办?”

    杨牧成说:“你到秦蓉家把我的木头运回来,我先看看你家的风水局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

    杨牧成等到陆强离开之后,皱着眉头看着客厅的布局,心道:这布局明明是龙吐净水的聚财阵,难道我看漏了什么?他站在客厅中央环顾四周,第一感觉就是这聚财阵绝对不会有问题。

    “老大,你看出了什么?”

    杨牧成摇摇头,说:“我到二楼去看看。”他来到二楼,看着客厅四个太极图分别用大理石砌于地面成正方形,然后用四跟铁杆分别立之上,用一根彩带围起,中间摆放着巨杯,杯外刻有一龙盘绕,杯口放一石球略小杯口,杯中有水涌出冲转石球,从未停息。

    奇怪,这聚财阵没有问题啊,究竟是哪儿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