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当中打脸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6:00本章字数:3339字

    众人在窃窃私语的时候,站在一旁的风水大师小声说道:“小兄弟,干我们这一行都明白,一点小魔术加上天花乱坠的话就可以生存下去,你在这里表演魔术,是不是有些不厚道?如果你真的要在这里摆摊,是不是应该先拜个码头?”说到后来,这个人的神情不再是商量的口吻,而是一副嚣张的神色。

    杨牧成叹口气,就这么几分钟的时间,围观的人不少,前来威胁自己的人起码有七八个,什么半仙啊,风水大师之类的,心中挂念赵丹的事情,懒得去管众人的眼光,放下符咒的同时,用朱砂直接在左手画咒语,小声嘀咕道:“嘛哩嘛哩哄,定身术,定!”当他开始说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声音突然大起来,对着唧唧歪歪的几个江湖术士一人一道定身符。

    “哗!”

    围观的人群随即就是一阵哗然,这几个术士依然保持着之前嚣张的动作,有的人伸出手指指着杨牧成,有的人抬着脚正准备一脚踹过去,可是,所有人的动作都僵持在那里没有办法动弹。

    杨牧成冷哼一声,拿出黄金符,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他用牙在食指指尖轻轻一咬,利用手指的精血速度极快的在上边写上赵丹的生辰八字,嘴里念着:“太上老君急急如御令,追踪术,追!”话音刚落,黄金符化作一道金色仙鹤,立马消失在空中。当所有人的注意力在金色仙鹤身上的时候,杨牧成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众人眼中。

    “我嘞个去,活神仙啊!”

    “我要请这位小师傅跟我算命!”

    “咦,人呢?”

    一时间,人群中像是炸开了锅,围观的人群中一个老者笑而不语,还有一个极品少妇拿着手机上的图片窃笑不已,心中也是有了自己的计较,不管这个人在哪里,一定要找到他,就是当做祖宗给供起来也在所不惜。

    杨牧成没有想到自己已经被人给惦记上,他跟着仙鹤直接就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人,看到赵丹的时候,她已经是双颊绯红,眼神迷离的看着对面的医生李逸飞,时不时的揉揉脑袋。而李逸飞只是温柔的看着她说:“丹丹,我们回去吧?你看你都喝醉了,我送你。”

    “李医生,谢谢你,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你看你都醉成这个样子了,我怎么能放心你一个人回去。”李逸飞站起来,那种温文尔雅的气质是演不出来的,如果不是眼神中时不时的闪过一道嗜血的光芒,那就是一个真正完美的人。他掩饰的太好,对面的赵丹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她潜意识的想要离开这里,或许是女人的第六感,她知道继续留下来,肯定会出事。她刚站起,就感到浑身一软,李逸飞心中大喜,这完全是在自己的计划中,而且已经演练了好多遍,他的手已经伸出去准备拦住即将摔倒的赵丹。

    “啪!”的一声,他的手腕被拍的通红一片,一个讨厌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滚开,我老婆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了。”

    “你老婆?”李逸飞轻蔑的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少年,冷哼一声,接着说:“就你神棍的职业,你觉得你和丹丹是门当户对?婚姻这种事情,不仅仅是在华夏,整个世界都讲究门当户对,你真以为满腔热情就可以在一起,你想的太天真,更何况,丹丹答应了你的要求吗?”

    杨牧成不屑的瞪他一眼,说:“切,老子现在是有钱人,怎么就门不当户不对了。”

    “呵呵,你那些钱来路正吗?神棍一个而已,还不是骗来的。”

    “逸飞,怎么回事?”

    “丁鹏,你也在这里?”李逸飞看着突然出现的朋友,不由得心中一喜,这丁鹏是大学教授,主讲唯物主义,正是对面神棍的对头,他嘲弄的看了杨牧成一眼,小声对丁鹏说了一下这边的情况。

    杨牧成却是皱着眉头,他扶住赵丹的时候就感到她的体温不对头,拿出上一次炼制剩下的丹药塞了一颗在赵丹嘴里,这才冷冷的看着对方的李逸飞,说:“李逸飞,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头,今晚我丹姐没有出事,如果她真的出事,我让你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神棍!”丁鹏听了李逸飞的话,再次听到什么投胎之类的话语,眼神中再也掩饰不住厌恶之色,说道:“小兄弟,我看你岁数也不大,不要误入歧途。你说这些东西都是唯心主义,我们要相信科学,如果你继续这样,我就只有叫保安。还有一点,你抱着的人似乎是李医生的女朋友,你这样的举动是不是值得怀疑?”

    “你他妈的谁呀?不要跟老子说什么唯心主义,唯物主义的东西,这里不关你的事,你跟老子滚开。”杨牧成原本打算离开再说,却被这个自认为是正人君子的人拦住去路,可以想象他心中的怒火,说话不再客气。

    “哈哈,你在夫子庙行骗我可以不管你,可是你在这种高级都市白领聚餐的地方行骗,这就不能原谅。我可以证明这个世界没有鬼魂的存在,你能证明这个世界有鬼?呵呵……不要说我不相信你,魔术这东西,大家都知道,该上哪儿去上哪儿凉快,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丁鹏一席话说得毫不留情,而围观的人群也越来越多。被他这么一说,看着杨牧成的样子还真是有神棍的模样。

    赵丹有了丹药的药效,之前的不适终于是缓解了一些,有些迷茫的看着抱着自己的人,小声说道:“小杨,你怎么来了?”

    “丹姐,你怎么还是这个样子啊,如果今天我不来,你被人吃的都不剩骨头了,你喝的酒里边有问题,你就不知道?”杨牧成无语的看了赵丹一眼,如果不是小胖子给自己打电话,再加上自己心中的确有些喜欢这个人,她还真的是被打来吃了。

    赵丹摇摇昏昏欲睡的脑袋,小声嘀咕道:“应该不会吧,是我自己喝了不少酒。主要是因为当初他为了我父亲很辛苦,我这才答应过来的。”说到后边,她自己都不愿意相信自己说的话,女人天生三分酒,而她的酒量也不差,不至于一瓶红酒就醉的这个样子吧?

    李逸飞焦急的看着她,说:“丹丹,你好些了没有,还是我送你回去,那个神棍靠不住。”

    杨牧成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心中不由得越发的升起,看着站在最前边的丁鹏冷哼一声:“滚开!”

    “哈哈,技穷了?还是没有话说了?华夏就是因为你这种神棍的存在,让好多人延误就医的时间,说你们这一类人十恶不赦,已经是抬举你了。我不知道你怎么欺骗你身边的女子,可是,只要我丁鹏在这一天,我就要让你这种人丢人现眼,不能让无知的老百姓受到你们的欺骗!”

    “丁教授说的好,我们支持你!”

    “揍这神棍,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到这里来行骗!”

    “呼……”李逸飞终于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虽然今晚不能一亲芳泽,可是能让这家伙身败名裂,或者被揍成残废,也算是出了自己一口恶气。而赵丹早就被围观的人群吓傻了,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杨牧成看着围观的人群,虽然只有十几个人,一个二个的都是喝的醉晕晕的,被丁鹏这家伙煽动起来,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再加上杨牧成这么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人,身边居然抱着一个清纯的美人,嫉妒加上丁鹏的鼓动,还有就是来这里的人哪一个不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所以,面对群情激奋,杨牧成反而是冷冷一笑,说:“我看谁敢上来!”

    “哼,江湖骗子,真以为没有人能治得了你。”说这话的人是丁鹏的好友,学校跆拳道的教练,豹子头。他知道丁鹏属于书生一类,打架的事情还是他来。当然,面对比自己害嚣张的人,他早就看不惯。

    “小杨,我,我打电话给我老爸。”

    “不用,丹姐,你要相信你的男人,你是我的人,我怎么可能让你受委屈。”他拍拍赵丹的肩膀,看着嚣张过来的豹子头,一脚踹出去,没有人看清楚他是怎么出手,怎么出脚,丁鹏眼中厉害到了极点的好友就这么从这头摔倒在酒吧的另一头,直接砸中台上的架子鼓,发出一声轰鸣。

    “你……你……你要做什么?”丁鹏被吓傻了,这不科学啊。他还从来没有听说神棍会武术,他吓傻了,李逸飞一样不好受,这不科学嘛。至于赵丹,眼神很是迷离,她明明知道这家伙比自己小了三岁,可为什么有一种心动的感觉。

    杨牧成冷笑的看着丁鹏,说:“丁教授是吧?神棍之中的确有你说的那一类人,很不好意思,我不是。当然,我也不会要你相信我的实力,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有很多事情不是科学能够解释清楚。”

    “你……”

    “我什么我,我现在只是想要告诉你,不科学的事情很多。”他直接拍开丁鹏的手,左手捏出一个聚魂手诀,手指交替在一起,双脚走出驱邪罡的步伐,在丁鹏嘲弄的神情下,手指对着他遥空一指,轻喝道:“聚魂,驱鬼,去吃屎!”

    “噗嗤!”

    赵丹没有忍住,她知道江湖术士的术语,杨牧成前边的咒语没有错,可最后三个字绝对是他自己加上去的,哪一个修道之人会这样施展法术的?

    丁鹏也是一愣,随即大笑起来,说:“你要装也要装的像样一点,什么我设三道、灭鬼生灵、我能无死、亦能无生,这些咒语还能让人信服,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极品的咒语。”

    “哈哈……”

    不但是丁鹏在笑,看笑话的人也在笑。

    杨牧成拉着赵丹起来,说:“丹姐,我们走,一会儿有他好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