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千年老妖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6:01本章字数:3346字

    杨牧成已经进入到最为关键的地方,心神完全沉浸在阵法雕刻之中,以至于外边传来的声音他都没有听到,张天师和房东升两人却是愣在当场,这几个二愣子怎么突然就出现在这里,最前边的二愣子说了几句话,见两人不为所动,冷哼一声:“兄弟们,这两个老头是不是到这里来偷窥的,我们上去找一下,有没有摄像头这些。”

    “你们谁敢?”房东升不愧是上层社会的人,这么冷哼一声,顿时震慑住这几个小青年,张天师更是冷笑不已,说:“把你们校长请过来,我还可以放过你们,要不然,你们可以尝试一下老头子的力量究竟有多大?”

    “卧槽,真的给脸不要脸,在这里偷窥你们还有理了?”走在最前边的男学生伸手就要拽张天师,他的手在半空中就完全伸展不开,固定在空中。张天师嘴里念着咒语,手中桃木剑指着最前边的学生,在空中画了一道咒语,随即喊道:“临!”

    学生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整个人浑浑噩噩的转过身,对着身边的人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房东升看了一阵,心中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小声问道:“张天师,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我们是不是应该小心一些?”

    “再看看。”

    两人说话的空档,带头的学生眼中突然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感觉还是浑浑噩噩,可他却是有目的的往张天师他们这边靠过来。张天师皱着眉头,双手在胸口接着手印,冷哼一声:“妖魔鬼怪还不现形,破!”双手手指并作剑指,对着对面的学生一指,发现自己施展的法术根本就没有作用子对方身上,心中不由得大吃一惊,大吼一声:“房老板,你快离开,这家伙有鬼。”

    “桀桀……迟了,想要盗走我的炉鼎,臭小子,你死定了!”最前的学生这个时候已经越过张天师的身子,与他搏斗的学生却是突然消失不见,而张天师来不及多想,咬破自己舌尖,用舌尖上的血液在桃木剑上划出一道攻击符咒,随即把桃木剑直接往上空的人影飞过去“去!”

    “幼稚!”人影面对气势汹汹的长剑,双手变换姿势,整个人以不可思议的角度躲开正面,双手直接捏住桃木剑,以更快的速度攻击出去,张天师在面对杨牧成的时候要吃瘪,并不代表他没有真本事,明明知道眼前这怪物不是自己能对付的,他也不会硬碰硬,拖延时间他还是能做到。所以,身子在原地滚了一下,躲开攻击的同时,身上仅余的符咒不要钱的往上边扔,反正也没有想过要击败对方。他无赖的攻击方式气的对方哇哇怪叫,整个人变得更加狰狞,出手的速度快到极致,让张天师应付起来越发的显得艰难。

    “碰!”

    张天师毕竟不是杨牧成,不管他怎么躲闪,最终还是没有逃过对方的攻击,整个人被击中,摔到在几米之外的墙角。对方也没有去理会张天师的死活,阴沉着一张脸来到里边,对着杨牧成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

    “轰!”杨牧成的手颤抖了一下,在这家伙进来的时候他就知道这家伙是谁?就是地底千年老妖幻化而成,具体是什么怪物,自己也不知道,只有拼了老命硬生生的受这一下,幸好没有让自己直接嗝屁,也就是这一下的时间,他终于完成了最后一笔的雕刻,轻喝一声:“大道无极傀儡,聂小倩,还不快快归位。”

    “嗖!”的一声,聂小倩直接钻进血翡翠之中,在血翡翠的滋润下,她的真人立即出现在杨牧成眼前,因为知道时间紧迫,她也不敢多修炼,而攻击杨牧成的老怪物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等看到聂小倩真身的时候,他哇哇怪叫两人,双手变作千百只手,一道道毒液瞬息之间攻击而至。

    聂小倩娇呼道:“恩公,快走,这是他的毒液,千年蜈蚣精,不是浪得虚名,我们快逃。”其实不用聂小倩说,杨牧成也猜出这家伙的真身,这么多的手,不是蜈蚣精是什么,尤其是那含有腥臭的液体,所以,在聂小倩惊呼的时候,他一边躲闪这些毒液,一边拉着聂小倩逃出屋子。他一把拽住张天师,说:“快,快逃命去。”

    “我不会放过你们!”蜈蚣精追出屋子就被天上的大太阳给吓了一跳,再加上公鸡打鸣的声音,让他最终放弃。如果蜕皮飞升之后,他无惧阳光的照射。杨牧成坐在车上,就解释了一遍那家伙为什么不敢追出来的原因,最后狠狠的说道:“我还是低估了那头千年老妖,没想到这么厉害。不知道猴子那家伙回去能不能搬到救兵,如果不能搬到救兵,就只有另外想办法。”

    房东升疑惑的看着杨牧成问道:“杨大师,你这样逃走了,那老妖会不会找其他人报复?”

    “这个倒不至于。”杨牧成摇摇头,不要说房东升,就是张天师都是一脸疑惑,他无奈的摊开双手,说:“不管是修真,还是妖修,还是鬼修,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对凡人动手。简单的说来,你踩死一只蚂蚁对你来说很有成就感么?就是这个意思,而且,对凡人动手反而会在他们修炼途中形成心魔。再有一个,就是因果,有因才有果。”

    “原来是这样。”房东升看了看窗外,杨牧成却是直接躺在后座上休息,说:“房老,我们这就飞香港,过一阵我还有一个事情必须要去做。”说完之后,他看着对面的张天师想要笑却没有笑出来,拿出仅剩的三枚丹药中的一颗递过去,说:“你吃一个,好好的休息一下。”至于剩下的,直接给了聂小倩,他现在的实力完全用不上这样的丹药。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才招呼道:“你们不要打搅我,我想好好休息一下。”

    大家都看出来,他受伤也不轻,虽然是逃出来,可蜈蚣精那一巴掌绝对不是说这玩的,能够活着出来就已经是很牛逼的人了,所以,一路上都没有叫醒他。就是上飞机,房东升直接用自己的私人飞机把他拉到香港。

    “呼……”杨牧成从睡梦中醒过来,看着大大的落地窗,身边的聂小倩已经换了一身睡衣,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杨牧成毕竟是年轻小伙子,聂小倩因为法器的关系,完全可以实体化,可以开始鬼修,只是没有合适的心法。即使这样,清晨醒来,面对这样一个可以颠倒众生的女鬼,没有反应是假的。

    聂小倩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小手放在他小肚上,俯下身问道:“恩公,你没事了吧?”

    杨牧成看到白花花的一片,这还不说,那小手的距离只有几厘米,心道:这女鬼绝对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勾引我的。聂小倩仿佛不知道一样,抽出一只手轻轻擦在他鼻子上,吐气如兰的说道:“恩公,你的伤还没有好吗?怎么开始流鼻血了?”

    “咳咳……你起来先。”杨牧成现在真的是尴尬到了极致,双手原本想要把这个女鬼给推起来,却发现没有自己双手的位置,双手就尴尬的停在离聂小倩胸口十厘米的地方,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聂小倩娇媚的瞪他一眼,说:“你要做什么?”

    卧槽,我嘞个去,我要做什么?是你在勾引我好不好?他随即脸色一沉说道:“不要忘记我们之间的关系,站起来。”

    “对不起!”聂小倩见他脸色突然一沉,着实吓了一跳,站起来的时候也忍不住眼泪直往下滴。

    杨牧成心中就在纳闷了,这是女鬼好不好,怎么也开始流泪了?他穿上衣服之后,见聂小倩一个人躲在角落哭泣,那无助的样子,想到几百年的经历,想要投胎都不行的折磨,他的心又软了,说:“好啦,是我的错,你不要哭啦。”

    “呜呜呜……你凶我!”聂小倩一开始还是小声哭泣,听到杨牧成的话,心中是越想越是委屈,再加上自己现在就是传说中的孤魂野鬼,哭声逐渐大起来。

    杨牧成无语的挠挠脑袋,说:“好吧,这次是我错了,我以后都不凶你了,不过,你不能再像今天早晨那样,还有,你可以称呼我杨牧成,或者小杨,就是不能称呼恩公,难听死了。”

    “你真的不会再凶我?”聂小倩有些不确定的看着他,心中对他一方面是感激,另一方面是真的有些害怕。

    “我杨牧成一个大男子,难道还会欺骗你不成,要骗你也不会带你跟我一起到这比来了。”杨牧成这么一说,心中就后悔了,自己怎么忘了这个女鬼以前是做什么的?现在好了,自作自受。原来,聂小倩听他这么说,就从身后轻轻抱着他的脖子,幽幽的说道:“小杨,你是真正对我好的人,我知道。”

    杨牧成心中那个恨啊,你丫的内衣都没有穿,就一身睡衣,再加上那绝世容颜和好到爆棚的身材,真以为自己不敢做什么?只是现在不是时候,他想要吼这个女鬼一顿,想到她无助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说:“好啦,好啦,你快穿好衣服,我们出去见见房老。”

    “嗯!”聂小倩轻轻点点头,在即将放开他的时候,在他耳边轻轻吐了一口气,说:“小杨,你忍不住可以不用忍的,我前世卖艺不卖身,还是干净的。”

    “碰!”

    杨牧成直接摔到在地上,爬起来,看着聂小倩媚眼如丝的双眼,说道:“你赶紧换好衣服,我到外边等你。”他来到门口,拍拍胸口,自言自语道:我究竟是救了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啊,简直是诱惑死人不偿命的主。

    “咯咯……”聂小倩看着落荒而逃的杨牧成,嘴角露出一抹发自内心的微笑,或许,这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