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顺流而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6:02本章字数:3306字

    杨牧成将准备的攻击符咒拿出来,主要是二级攻击符咒,等到聂小倩走进冥河中,他的发出一声急促的咒语,手镯那个攻击符咒扔进平静的冥河之中,就像是在茅坑里扔进一坨大的石头,直接爆炸开来。冥河中的水葫芦直接被炸裂,杨牧成却没有停止下来,依然用自身的灵力让冥河的水波动的更厉害。原本风平浪静的冥河水被他给弄的天翻地覆,这可就苦了那些顺流而下的鬼魂,有的被抛在空中,有的被抛在河岸上,哀叫一遍。牛头马面部的两人面面相觑,小声嘀咕道:“马叉叉,这小子的动静是不是闹的有些大了,把孟婆部的人招来就麻烦大了。”

    “有什么麻烦的,那个部门全是女的,还能闹翻天啊!”

    牛屎吧摇摇头,说:“可是孟婆部的人直接对大老板负责,要是大老板来了,你我怎么解释?”两个小神说话的功夫,杨牧成已经完成他要做的事情,他看着聂小倩说道:“小倩,注意了,彼岸之花快要现行!”

    “小杨,我知道。”

    杨牧成神色凝重的看着对面,一些水葫芦已经慢慢靠近聂小倩的身子,而聂小倩慢慢闭上眼睛,用自己的鬼修的灵力去感受真正的彼岸之花,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明白牛头马面的意思,为什么这么多的水葫芦,只有有缘的人才能找到它。意思很明白,先有了有缘的人,彼岸之花才会进化,才能真正成为彼岸之花,才有了彼岸之花的用处。逐渐的,聂小倩感受到一个小生灵的声音,这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声音,直接呈现在她脑海之中。

    “马叉叉,你看,成了!”

    马叉叉摇摇头,说:“能走到这一步的人,古今往来,还是不在少数,难道你忘了,最后一步才是最为关键的存在,能够成功取得彼岸之花的人在我们冥界都是上了黑名单,我们再好好的看看。”

    杨牧成更是直直的瞪着冥河中的聂小倩,原本应该是水葫芦的植物,在自己的武力轰炸之下本能的选择它的靠山,聂小倩无异是最好的靠山,在聂小倩发出的善意之下,一朵水葫芦慢慢升空,在空中化作一朵金色花朵,花瓣更是发出一道道令人心醉的灵力,这已经是仙草,就是在修真界,也是排名前十的仙草。他看着即将落入聂小倩手中的彼岸之花,心中总是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完全是一种直觉,如果这花朵被聂小倩收复,绝对不是彼岸之花。突然,他大喝一声:“小倩,彼岸之花不要收,我来!”说完,他将自己的灵力化成一根线条,轻轻缠绕在彼岸之花上,这才带到自己身边,等到聂小倩过来直接给她说道:“这次应该成了!”

    马叉叉这时候走过来,说:“最后怎么是你收取?”

    杨牧成挠挠脑袋,说道:“不好意思啊,二位,我只是觉得这彼岸之花太容易了,心中直觉的感到有些不对劲,突然想到彼岸两个字,既然是先有有缘人,再有彼岸之花,那彼岸绝对不是白叫的,我的位置和花之间正处于相互的彼岸,这才合彼岸之花的意义,不知道我这样说对还是不对?”

    “哈哈……居然被你歪打误撞之下得到真正的彼岸之花,恭喜,恭喜,我们也要换班了,你们还是赶快离开。”

    “好!”

    牛屎吧却是贼笑一声,说道:“小子,还有那个鬼修的家伙,你们得到彼岸之花的同时就没有回头路可走,彼岸之花,也被世人称之为没有回头路的花,你们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跟随冥河顺流而下,至于什么时候能到出口,这就要看你们的运气。”

    “老大,你们不是逗我玩的吧?”

    “是不是逗你们玩的我不知道,不过,你们可以看看河面,看看你们身后,就知道我有没有逗你们玩的了。”

    杨牧成回头看过去,来时的路完全没有,冥河上的小船正是他们离开的工具,他叹口气,说:“小倩,我们走吧。”

    “小子,你们走好,记住下面这句话:‘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要不然,你们永远找不到出口。”说完这句话,杨牧成两人已经顺流而下。一开始,杨牧成还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是在冥河上漂流几十天之后,他开始焦急起来,就连聂小倩也是耐不住这种寂寞,说:“小杨,牛头马面他们是什么意思?”

    杨牧成呆坐在船头,这条河流没有尽头,每天看着升起的太阳,落下的太阳,人也感受不到饥饿,这就是冥河的力量,他也不是没有想过靠岸,从岸上离开,可是从踏上小船开始,两岸看似近在咫尺,可不管他怎么努力,也不能靠岸,苦笑一声说道:“我到现在都还没有明白牛头马面给白居易的这首诗是什么意思?”

    聂小倩靠在他的肩膀,看着再一次升起的太阳,说:“小杨,我们前进也罢,后退也罢,向左向右都没有办法离开冥河,除了看到鬼魂从这里经过,还没有什么东西,牛头马面他们究竟是什么意思?”

    杨牧成叹口气,说道:“彼岸之花之所以珍贵,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好不容易得到彼岸之花,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离开冥河,关键是在冥河上你想死都死不了,就这么孤寂下去,一年,十年,一百年……就算你发疯,也死不了,这才是最令人绝望的地方。”

    “小杨,不要丧气,我们一定能想到办法离开这里,我就不相信牛头马面没事逗我们玩,随便给我们弄一句诗词。”

    杨牧成仰头看着天空中的太阳,心中很是无奈,说:“是啊,我们现在就是没有上天,也没有下地去试试了。”

    “上天遁地?小杨,你说牛头马面跟我们说那句话的意思是不是和上天遁地有联系?”

    “不会吧,难不成我们真要上天遁地不成?”杨牧成嘴里这么嘀咕,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花非花,雾非雾,的诗句,牛头马面绝对不会无的放矢,他们究竟是什么意思?想到这里,他不禁抬头看着天空中的太阳,再次想到阴阳界这个特殊的地方,阴阳界?岂不是阴阳相交的意思?

    “小杨,你想到了什么?”

    杨牧成一拍大腿,说:“小倩,我想我们找到出去的路。”

    “真的?”

    杨牧成点点头,说道:“花非花,雾非雾,的意思应该是上不是上,下不是下,也就是出路不是出路,不是出路反而是出路的意思,不知道你明白没有?”

    “不明白!”

    杨牧成一拍额头,说:“牛头马面的意思就是我们按照正常的出路去找,一辈子都找不到,这就是花非花的意思,所以,我们不管是前后,还是左右都没有任何的路可走。最后就只哟上天遁地这一条路可走。”

    “真的是上天?”

    杨牧成摇头说道:“怎么可能?如果我没有猜错,是遁地,而且不是跳进水里,是在船上遁地。”

    “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杨牧成看着天空中的太阳,说道:“阴阳交界的时候,这才符合阴阳界这个地名,就是天空将亮未亮的时刻,那个时候就是我们离开的时候,我们好好准备。”

    “马叉叉,你说那小子能不能找到出路?”

    “应该能吧,不过,应该是在几百年之后,冥河上虽然不计时间,可是他能感觉到自己度过了那么久的时间。只要这一段时间他没有疯掉,应该能找到出路。”马叉叉说到这里,脸色突然一变,说:“牛屎吧,这不科学啊,那小子这么快就找到出去的道路了。”

    牛屎吧也是不可思议的看着马叉叉,说:“我操,这才几十天的功夫,这家伙就找到出去的路了,他还是不是人啊!就是青帝,都是用了二十年的时间才找到出去的路。”

    “哎,算了,这小子就是妖怪。”

    杨牧成根本不知道牛头马面的想法,等到黎明时分,他与聂小倩一起直接把乘坐的小船翻转过来,船底向上,两人就倒立在小船上,开始往下划。反正上天是不可能,就只能往下行船,越行越深。

    不知道过了多久,伴随“哗啦!”一声水响,聂小倩已经站立在船上,杨牧成同样是站立在船上,看着外边的行人,这一人一鬼相视一笑,说:“小杨,我们成功了。”

    杨牧成也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说:“是啊,我也没有想到冥河的出路竟然是这样,走吧,我们现在立即到香港去,不知道房先生是不是等急了。”顿了顿,他看着聂小倩说:“小倩,记住,彼岸之花的根是留给你的,等到你鬼修开始塑形的时候要用,这么好的仙草可不好找。”

    聂小倩眼圈一红,说:“小杨,我知道。”

    香港,房老先生和张天师两人相对而坐,茶几上放着围棋,两个人居然开始厮杀起来,张天师落子之后不解的问道:“房老,你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啊。”

    房东升呵呵一笑,说:“我既然选择了相信小杨大师,我就会一直相信下去。或者,说出来你也不相信,炼狱兄当初非得要我去尚海市拍卖那两样东西的时候,就说我会遇到贵人,我一直以为是你,没想到竟然是小杨大师。”

    “哈哈……你这是在挖苦我,还是在称赞我!”

    “张大师,不说了,下棋,下棋!”

    “房老板,幸不辱使命,彼岸之花我们已经找到了,不知道让你雕刻的血翡翠弄好了没有?”

    “哈哈,小杨大师,我们刚才还谈起你,你就回来了!”房东升直接从椅子上弹起来,快步往外边走去,心中的激动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