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港都首席风水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6:02本章字数:3308字

    房东升快步走出去,见到杨牧成和聂小倩的时候,他更是心情激动,不因为其他的,作为鬼修的的聂小倩都是一身疲惫,可以想象杨牧成的样子,所幸的是取到彼岸之花,他真诚的说道:“小杨大师,辛苦你了。”

    杨牧成说:“不管怎么辛苦,能够拿到彼岸之花就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血翡翠雕刻的玉坠滴上一滴彼岸之花的汁液就可以了,我们暂时就只能这么做,想要让房雪蝶完全复原,我现在的实力还达不到。”

    “嗯,小杨大师,我相信你。”

    “东升,我来了。”门外突然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杨牧成顺势看过去,一名虽然称呼房东升兄弟的人,可面相看上去只有四十岁左右,不知道是保养的好还是因为其他原因,整个人走起路来也是龙行虎步,杨牧成却是眯起了眼睛,他从容不迫的步伐中却看出一种阵法大师的步子,这种浑然天成的步伐,普通人根本看不出来,而他的目光更是在聂小倩脸上停留不长的时间,双眼越发狠厉,对着杨牧成淡淡的说道:“这是你养的鬼?”

    杨牧成一听就不乐意了,说:“诶,你是什么人,一来就审问的态度,真以为你很了不起,小倩是我的人,你不要在那里唧唧歪歪,你觉得你行,我们来好好的斗斗,我还真不怕找茬的人!”

    “哈哈……你果然和冰彤说的一样,我今天过来主要是看看你怎么施法,我很好奇,彼岸之花的汁液恐怕不仅仅是滴上去那么简单,我说的没有错吧?”顿了顿,中年人接着说道:“呵呵,不好意思,我是池炼狱,我主修的地方是阵法。”

    杨牧成一愣,没想到这个阵法大师变脸会这么快,他现在的神情倒是没有让他感到反感,认可的说道:“的确是你说的那样,彼岸之花的汁液想要让它自动滴落出来是一个比较麻烦的一个事情,还有就是让这汁液作用在血翡翠上,使之形成法器,这是最为艰难的一步。”

    池炼狱赞许的看着他,说:“我听冰彤说起你的时候还在担心你是心浮气躁之徒,没想到你居然想的这么深远,不要怪我这么啰嗦,雪蝶的病,只要一步走错,就全盘皆输,没有挽回的可能,所以,我还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房兄雕刻成蝴蝶模样?”

    杨牧成看到对方眼中的真诚,再加上一旁的人,他挠挠脑袋,说:“房雪蝶是天生九阴九阳天脉,中间缺根筋,最好的图案是蜘蛛或者蜈蚣,反正就是多足昆虫最好,你觉得这样适合一个女孩子佩戴?”

    “啊?”池炼狱尴尬的挠挠脑袋,说:“房兄,我过来是多此一举啊,我也是认为最好选择蜘蛛或者蜈蚣,没想到还是杨兄弟想的远,我没有想到雪蝶是女孩子,真要是挂一只蜘蛛或者蜈蚣作为吊坠,她恐怕会恨死我了。”

    房东升这时候才明白池炼狱突然过来的原因,他也是感概万千,说:“哥哥,你费心了。”

    池炼狱这时候转过头看着杨牧成说道:“杨兄弟,我可不可以观摩一下你怎么做?”

    “可以!”杨牧成也没有多想,一个是教,两个也是教,只是他不知道池炼狱完全就是另外一个心思,他笑呵呵的跟在杨牧成身后,来到房雪蝶的房间,池冰彤也在这里,准备工作房东升已经准备好,所以他直接让聂小倩滴出一滴彼岸之花的汁液。

    蝴蝶玉坠在他手中慢慢升空,等到了一定的时候,他的手诀突然加快,左手手指微微弯曲,右手手指并作指剑,双手手指扣在一起,一个简单的天机莲花手诀直接形成,灵力跟随手诀的运转而运转,当彼岸之花的汁液滴落在空中的时候,手诀在水滴周围不停变幻,紧紧是滴落的瞬间,杨牧成的手诀就不止变幻了一百次。

    池炼狱越是看下去,心中越是惊讶,更加掩饰不住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悲伤和欣喜,神色复杂到了极致,专心致志的杨牧成并没有察觉到他的异样,依然把所有注意力放在手诀中的汁液。

    他轻喝一声:“散!”汁液像是有生命一样,化作一只只充满灵性的小龙直接钻进玉坠之中,这还不算完,等所有汁液化进玉坠之中,他双手在玉坠四周布置了一个简单的聚灵阵,这才将玉佩握在手中,说:“房老板,不辱使命。”

    “谢谢杨大师。”

    杨牧成擦擦额头的汗水,说:“不要感谢我,就是你准备的这些材料都足以让我尽力而为,等我的实力到了,我会为房雪蝶炼制丹药,到时候才能从根本上根除她的病根。”

    “谢谢!”

    “杨兄弟,你留步。”池炼狱见杨牧成就要离开,一下叫住了他,见他疑惑的神情,脸上却是露出一抹再也无法掩饰的笑容,说:“杨兄弟,我们兄弟俩出去喝夜啤酒,你没有意见吧?”

    “爷爷……”

    “哥哥……”

    杨牧成更是愣住了,不确定的看着池炼狱说道:“大爷,你不是逗我玩的吧,我们什么时候成了哥俩了?”

    池炼狱根本没有理会他的惊愕,一把揽住他的肩膀,说:“走吧,兄弟,我们吃夜啤酒,哥哥我做东。”面对突然热情的池炼狱,杨牧成无语的翻翻白眼,被他大手揽着直接往门外走去,对于突然的变故,反而没有人来打扰。最为郁闷的就是池冰彤,心道:爷爷真是糊涂了,你这么称呼,我以后称呼他爷爷么?

    很快,池炼狱就带着杨牧成到了最为豪华的地段,最为豪华的夜宵王那里,因为池炼狱的到来,夜宵王直接在门口挂出打烊的标示,把所有空间留给这三人,至少,在他看来是三人。杨牧成坐下之后,池炼狱一人开了一扎啤酒,菜还没有上来,两人就各自吹了六瓶,等到海鲜上来之后,池炼狱这才直直的看着杨牧成说:“小师弟,师傅他老人家还好吧?”

    “大爷,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池炼狱一巴掌拍在桌上,说:“从你打出手诀开始,我就知道你是师傅他老人家的徒弟,这是我们门派独有的信物,你自己看。”当杨牧成的目光注视在一块古朴的玉牌上的时候,他也震惊了,这他妈的还真是自己本门的信物。只是那老头子怎么说只有自己才有,只有自己一个徒弟,卧槽,又被那老头子给忽悠了。

    “师弟,你怎么了?难道师父他老人家?”

    杨牧成没好气的说道:“师父死了,我亲手埋的。”

    “啊……呜呜呜……”池炼狱的表情立即疯疯癫癫的,吓得杨牧成不敢动弹,而且他的表情绝对不是装出来的,让杨牧成很是无语,说:“大爷,你真的是我师哥?”

    “柳天道,师父的名讳,小师弟,你一定要记住,师傅在天之灵也就可以安息了。”

    杨牧成无语的看着他,说:“好啦,我相信你是我师哥,不过,那老头子你不要哭他。”说完,就见池炼狱双眼血红的瞪着自己,吓得他赶紧说道:“一开始我也在哭,可这老头子为了自己一个人潇洒,故意诈死,他根本没有死,所以,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没有说你的事情。如果那老头子真的是要升天,他还不把后事交代的清清楚楚?只有你才会这么容易上当!”

    “真的?”

    杨牧成无语的看着他问道:“师哥,你就是是哪个年代的人,怎么这么容易上当?”

    “我是清朝末代的,因为战乱,逃到这个地方。你也知道师父那个人,他是不会主动来找我的,我就一直在这个地方定居下来,这些年我也跑了不少地方去找师父的踪迹,可是根本没有任何线索。而这一次房兄的事情,让我感到冥冥之中有个声音告诉应该怎么去做,我这才让他去拍那个东西。”池炼狱说起这些,也是不胜唏嘘。

    杨牧成却是翻翻白眼,说道:“师兄,你也不要去纠结,师傅那老头子根本就没有死,他是存心躲着我们,只要你实力够了,我想那老头子会出现在我们眼前,所以啊,是你太不了解师傅。”

    “你这么确定?”

    杨牧成无语的翻翻白眼,说:“什么确定不确定,我回去之后就把埋葬他的地方翻了一个底朝天,师傅他早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哈哈……我就说师傅没有这么容易死的,我都活了一百多岁,师傅他老人家长命百岁绝对是不会有问题。”

    杨牧成点点头,说:“这才像我们大道一派的作风。”说到这里,他突然想起池冰彤说的话,不由得问道:“对了,师兄,我听冰彤说你需要彼岸之花的花瓣,不知道你用来做什么?”

    “嘿嘿……之前我还只有三成把握跟泰国妖王颂帕善斗一斗,现在有小师弟你在这里,我起码有八成把握让他有去无回。”

    “颂帕善是谁?”

    “泰国降头师,一个泰山北斗一样的人物,我们俩积怨很深。不过,他也算是一个高人,我们自己的矛盾,不殃及家人,二十年前,一次决斗中他败北,二十年的现在,他再次挑战我,不过,我感到他的实力已经远远的超出二十年前,而我却是达到了瓶颈。”

    杨牧成手指在桌上轻轻敲击,他感受到在阵法上,池师哥并不比自己差,或许是术有专攻,他的阵法造诣在某些方面比自己还要高上一些。他都这么说,对方绝对不是善茬,想了想,说:“师哥,既然这样,不管对方是谁,我们都要好好的斗一斗,我可不希望我俩搞不赢对方,而逼师傅出来,这样好没有面子!”

    “哈哈!师弟,我们师兄二人就好好的斗他一斗,我还真不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