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村长的故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6:03本章字数:3330字

    杨牧成吓了一跳,都不敢看迪莉娅,说实话,迪莉娅的五官的确精致,而且皮肤在黑人之中是比较白的了,看着她含情脉脉的眼神,杨牧成就觉得浑身不自在。赶紧转移话题,敲着桌子,一会儿工夫,村长和他儿子就在塞西尔的搀扶下来到杨牧成他们这边,村长毕竟是常年在外做生意的人,与华夏人的生意做的最多,所以他也会华夏语,在自己妻子的介绍下直接招呼道:“杨,这次的事情真的要感谢你。”

    “暂时还不要感谢我,而且事情也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我现在想要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顿了顿,杨牧成摆摆手说:“这个事情不急在一时半刻,你还是先吃点东西恢复一下再说。”

    村长笑笑说:“杨,我知道你们华夏饮食的多样性,我们这里就没有这么多的讲究,你稍微休息一会儿,我让塞西尔去准备了烤全羊,烤猴子,烤蝙蝠,烤蜘蛛……”一开始,杨牧成还很有兴趣,听到后边的烧烤,他简直不敢想象这些东西怎么吃。不过,他还是低估了非洲朋友的智商,最后是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全部弄成烧烤大餐,堆了满满一桌。杨牧成只对烤全羊有兴趣,酒足饭饱之后,村长的血色也都恢复了不少。杨牧成这才说:“村长,现在你可以跟我说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事情。我带着村子的人出去做淘金生意的,不远处的柏特河的金沙已经被掏空,听那边的人说宾村那边的滨河有金沙,我就在宾村开了一个淘金场,只是没想到之后的怪事越来越多,工人离奇生病,失踪……而我跟巴克尔也感到事情不对劲,回来准备请长老过去的时候,我这边就发生了事情,后来的事情你也都知道了。”

    这个时候迪莉娅小声解释说:“巴克尔就是村长的儿子,村长叫做布莱兹。”

    “嗯!”杨牧成点点头,算是回应迪莉娅的话,他看着布莱兹说:“问题应该出在宾村的滨河上,我们到宾村去看看。村长你好好休息一下,我们明天一早出发,没有问题吧?”

    “好!”

    第二天一大早,村长布莱兹和儿子巴克尔,还有长老与迪莉娅一行开始往宾村而去。虽然村长是淘金场的场主,可这个村子实在是太偏了,汽车根本没有办法开进来,就是骑马都很难走,他们的交通工具是骡子。两天之后才到宾村,村长布莱兹站在山顶指着山下的村庄说道:“杨,你看,下边就是宾村和滨河。”

    杨牧成皱着眉头看着山下所谓的宾村,说:“村长,你确定这里就是你呆过的宾村?”

    “嗯,不会有错,我们下去吧,滨河边上还有我的场房。”

    一旁的迪莉娅发现杨牧成的神情有些不对劲,小声问道:“杨,是不是什么地方不对啊?”

    杨牧成摇了摇头,说:“我们下去再说,事情不简单啊!不知道这个村子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并没有完全说出来,从来到这山顶开始,他就发现很不简单,整个村子被云雾弥漫。这里是非洲,根本不应该出现这样的雾气。几人来到村子之后,热心的村民直接和布莱兹打着招呼,就连长老都没有发现不对劲的地方。布莱兹指着稍微像屋子的住处说道:“杨,我们到酋长家里坐坐。”

    “嗯!”

    杨牧成没有说话,跟在身后直接来到酋长的家里,酋长的几个老婆很是热情,还有他的儿子们也很是热情的招呼着大家坐下,为大家准备着好吃的东西。不得不说,酋长的食物讲究多了,什么牛排,什么红酒,应有尽有。迪莉娅看着桌上的食物,吞了吞口水,可怜兮兮的看着村长问道:“村长,我们可以吃吗?”

    村长还没有说话,酋长就爽朗的笑起来,说:“大家不要客气,喜欢什么尽管吃!”

    “等等!”杨牧成对迪莉娅小声说道,紧接着在她眼前轻轻一扫,说:“你自己看吧,你吃的是什么?难怪村长他们会出事,不出事才怪。”杨牧成这么一说,迪莉娅再次看向桌上食物的时候没有当场吐出来就已经很坚强了。牛排是一根木头,至于其他的食物,全部是蛆虫在盘子里蠕动,根本就不是之前看到的山珍海味。长老毕竟是长老,眼色是有的,他一直盯着杨牧成看,他没动,长老也就没动,现在见迪莉娅停下来,他更是没有动筷子。反而是村长奇怪的看着杨牧成他们问道:“杨,怎么回事?”

    杨牧成站起来,说:“你把酋长叫出来,我有事情找他。”

    “不吃饭了?”

    “尼玛的一屋子的恶鬼,你还能吃得下去?”杨牧成翻翻白眼,没好气的站起来,一开始她就觉得奇怪,当看到酋长所谓妻子的时候,他就明白不正常的地方,与其说这里是村子,还不如说这里是鬼村,整个村子就没有几个活人,而村长布莱兹听他这么一说,整个人吓得直接跳起来。刚想转身离开,屋子的房门自动关上,原本还亮爽的屋子突然变得灰蒙蒙一遍。酋长抓住一把蠕动的蛆虫直接塞进嘴里,说:“布莱兹,吃过饭再走。”

    “你究竟是谁?”

    “桀桀……我就是宾村酋长,老朋友,这么快你就把我给忘了?”

    杨牧成冷着一张脸,静静的看着稳如泰山的酋长,突然说:“原来你是傀儡,灵魂已经出卖给魔鬼了,难怪会这样。不过,我很好奇,你为什么心甘情愿的就出卖自己的灵魂,要知道,出卖了灵魂,以后是不能上天堂的。”

    酋长嘲弄的看了杨牧成一眼,说:“你知道什么,我现在的生活就是在天堂,我这么多妻子,这么多财产,何必在这一世受苦,傻逼。”

    杨牧成摇摇头,看着一脸得瑟的酋长,对村长说:“我们走吧,我大概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了,找到事情的源头,就好办,这里没有金沙的,你们找到的金沙全部是假,是障眼法。”

    “想走,没有那么容易。”

    杨牧成轻蔑一笑,说:“你信不信我一把火把你的房子给烧了?”

    “就凭你?有河神在,你想都别想。”

    “试试咯!”杨牧成根本不鸟这黑人酋长,真以为外国的月亮比华夏的亮,外国的鬼都要比华夏的鬼厉害?他就不信这个邪,最关键的是他收服的不死火居然比他还要兴奋,感受到他要打架的趋势,心中早就按捺不住充满鸡血的心,直接在杨牧成脑海中大喊道:“卧槽,主人,这家伙是赤裸裸的炫耀,我们去干他。”面对这样一个活宝天火,他很多时候发现自己真的很无奈,这家伙的出现,就是为了捣乱而来。他看着酋长身后越来越多的恶鬼,右手手掌的天火停留在其中,左手一个奔雷手诀,用牙轻轻一咬,在空中划出一道符咒,轻喝一声:“漫天星火,散!”

    不死火被他施加法术在身,整个火焰陡然猛涨,发出一声狂啸,直接冲过来,杨牧成双手更是在空中不停翻腾手诀,不死火这下可就像是敞开的鸟一样,整个空间充满他猖狂的笑声:“哇嘎嘎,恶鬼们,你家不死火大爷来了,你们洗白白等着吧!”

    “嗷呜……”

    酋长同时跳起来,大手一挥,所有恶鬼就往杨牧成他们扑杀而去,酋长的目标直接对准杨牧成,不过,他没有用任何法术,以他两百斤的拳击手体魄,再有灵魂上的加持,他不惧任何对手,速度之快,快到村长他们根本来不及反应。只有杨牧成对这样的进攻已经习以为常,双手在空中手诀变换之后,任由不死火发挥,而他的身体则是直接后撤一步,随即助跑一小步,一个直踢出去,速度之快,居然后发制人,酋长的身体以更快的速度消失在他的屋子外边。

    至于屋子里的恶鬼,在不死火这个不正经的天火蹂躏之下,早就没有了往日嚣张,被追击的鬼哭狼嚎,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当然,这个蹂躏实在是太快了,对迪莉娅他们来说,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也就是酋长被踢出去的时候,迪莉娅见这边的事情解决了,便来到外边,却发现杨牧成若有所悟的看着村子旁边的土胚房子,说:“村长,我们到那边去看看。”

    “为什么去哪里?”

    杨牧成说:“只有那间屋子才有生气。”

    “杨,什么意思?”

    杨牧成说道:“走吧,只有那间屋子的东西可以随便吃,我还真是很好奇,是一个什么样人居然有这样的耐性,没有被这里的恶魔给迷惑。”

    “我知道那里住的是谁,不过却是村子里有名的老顽固,就是油盐不进的老头,布德老头子,你确定要去找他?”

    杨牧成说:“走吧,我想我们必须要去老头子家里看看,才能知道这个村子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说完,带头往布德老头的家中走去,村长和长老几人,面面相觑,尤其是村长,可没有少吃那老头子的苦头。

    至于迪莉娅则是跟在杨牧成身后,敲门之后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进来。”

    “布德老爷爷好,我们来看看您。”

    布德看了一眼迪莉娅,有些疑惑的问道:“小女娃子,我不认识你啊。”

    迪莉娅腼腆的笑了笑,说:“布德老爷爷,不是我要找你,是我的一个华夏朋友找你,他想要了解一些事情,不知道您有没有空闲的时间啊?”

    杨牧成点点头,说:“布德老爷爷,您能听懂华夏语吗?”

    “呵呵,我当然能听懂华夏语,要不然,我也不会顽固到现在。”

    杨牧成笑着说道:“我就觉得布德老爷爷肯定知道事情的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