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 西门无尘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6:04本章字数:3335字

    杨牧成从另外一边走进去,里边的形势变得有些奇怪,西门无尘一脸得瑟的看着南宫婉,说:“婉儿,这洗髓丹作为聘礼不算寒酸吧?这可是和筑基丹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丹药。”

    “西门无尘,你是不是欺人太甚?”

    西门无尘转过头,看着一脸怒容的周鹏,说:“周鹏,不要说没有给你机会,以后天煞宗就是你们周家在修道界的靠山,这个条件你不会拒绝吧?而且,这个条件只是一颗洗髓丹而已。”

    “哈哈……西门无尘,你太天真了,周家矗立几百年来,就这么一颗洗髓丹,你觉得你的条件很好么?”

    南宫婉却是似笑非笑的看着西门无尘说:“西门无尘,不好意思,我已经有喜欢的人。”

    “是谁,你说出来,我保证不打他。”

    南宫婉刚想说出杨牧成的名字,就见他优哉游哉的从外边走过来,顺势指过去说道:“呶,来了。”

    “外公,怎么回事?”杨牧成看到南宫婉那恶魔一样的笑容,就感到脑壳轻痛,只好直接忽视她的存在,直接来到周鹏身前小声问道。周鹏一看杨牧成,知道是自己最疼的小女儿周娟的女婿,昨天就跟自己说了,要自己给他一颗丹药。所以,见到他的时候整个脸像是冰霜一样,冷哼道:“杨牧成是吧?外公的话你都不听了?”

    杨牧成低着头,小声说道:“外公,我过来是帮忙来了,这个什么西门无尘的家伙,我看着就来气,所以我就来了。”

    “你……”

    周鹏被杨牧成的话吓得不轻,更不要说杨牧成的舅舅们,尤其是和他岳母周娟关系最好的小舅一脚踹过去,喝道:“小杨,这里是你来的地方吗?滚出去。”

    “小舅,你听我说完了好不好?”杨牧成心中很是感动,不过,他可不敢真的离开。丹姐可是下了死命令的。幸好,他舅舅们还没有来的及说话,西门无尘斜着眼睛看着杨牧成,说:“既然来了,你也不用走了,你说什么来着?”

    落云宗这些宗门的少宗主们看着南宫婉一脸看好戏的样子,不由得小声问道:“婉儿,我们是现在离开,还是帮周鹏一把?毕竟是我们带来的麻烦不是?”

    “你们等着看吧,周家没事,就算是以后修道界想要找周家的麻烦,都要好好的掂量掂量,咯咯……”南宫婉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不由得想到当初在蓬莱仙岛的时候,这个家伙就忒坏的,西门无尘,你丫的等着吃屎吧。没有人知道她究竟在笑什么,就连周鹏他们都很是奇怪,南宫婉自从来到这里之后,虽然表面对每一个人都是笑容满面,只有周鹏这些成了精的老人才知道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淡。可是现在,她是发自内心的笑。

    这些人的心思杨牧成不知道,他没有理会西门无尘的嚣张,看着周鹏恭恭敬敬的说道:“外公,这里的事情就我来处理,你不要担忧,外公的事情就是我杨牧成的事情,您这个年龄,好好休息,家族的事情就让舅舅他们去担心。”

    “哟,好大的口气。”

    杨牧成转过头,冷冷的看着西门无尘说:“一边去,大人说话,小孩子说什么话,你老爸没有教你做人的道理吗?”

    “嘶……”

    “咯咯……”南宫婉听到杨牧成的话终于是没有能忍住,直接笑出来,他看着杨牧成一张漆黑的脸,知道这家伙看着自己没心没肺的笑,终于是发飙了,不过,杨牧成把南宫婉想的太简单了,他以为自己等她两眼,这魔女就不会说什么了,哪知道他这么一瞪眼,魔女南宫婉居然是娇羞的看着他,吓得杨牧成伸手说道:“南宫婉,你不要装作那个表情,我们之间没有你想那么熟悉。”杨牧成这么一说,周鹏他们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南宫婉变得真的开心起来。西门无尘这个时候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一下跳起来,阴森的看着杨牧成说道:“臭小子,你不知道我们天煞宗?”

    杨牧成看着他说:“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你是什么人?”

    “哦,我不是什么人?我只是告诉你,周家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以为老实一点,再跟我唧唧歪歪的,你信不信我让你后悔来到这里。我这个人一般情况下不喜欢装逼,因为装逼要被雷劈。”

    “找死!”西门无尘见杨牧成的样子,心中早就是怒火冲天,手中折扇直接化作法器,临空变作孔雀开屏的模样,杨牧成双眼微微眯在一起,并没有太大的感触,可是周鹏他们就感到一种无法言喻的威慑,差点就跪在地上。古武再怎么厉害,还达不到御剑飞行,剑气纵横的地步。说的直白一些,就是战士在面对法师的时候,那种无力感。可古武面对修士的时候,就不仅仅是无力,还有一种威压。

    周鹏只来得吼道:“小杨,小心。”

    杨牧成就已经开始攻击,他双手捏着手诀,一张黄色符咒慢悠悠飘向空中,嘴里轻喝道:“临兵斗者,斗!”手诀随即打开,符咒在空中直接幻化成一条火龙,张牙舞爪的扑向对面的孔雀。

    “轰!”的一声,周鹏他们只感到大地似乎颤抖了一下,整个空间立即安静下来,而西门武城的一张脸变得难堪到了极致,他看着杨牧成吞了吞口水,说:“你敢和我们天煞宗作对?”

    “啪!”的一声,西门武城被杨牧成一个耳光给扇的东倒西歪,南宫婉不由得捂着脸,心道:这家伙果然是不按套路出牌,这天煞宗可是出了名的难缠,他居然敢这样做?果然,西门无尘被一巴掌扇的当场蒙圈之后,随即是发出一阵夜枭一样难听的声音,说:“杨牧成,是吧,周家,是吧?我天煞宗记住你们了。”

    杨牧成鸟都不鸟他,一把抓住他的脖子,说:“西门无尘,老子警告你,周家的人要是少了一根汗毛,我把你们天煞宗给完全灭了,你信不信?”

    “是吗?”

    杨牧成拍拍手,说:“你可以试试,修道界的人我可不止得罪你一个人,我得罪的人多了去,你回去之后可以打听打听,我杨牧成究竟害怕过谁?”

    “杨牧成?”西门无尘再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又看看南宫婉,突然想到什么,双手捂住屁股,吃力的问道:“你,你……你就是蓬莱仙岛那个杨牧成?”

    “哇嘎嘎……没想到我这么有名。”

    “好,你赢了!”西门无尘不敢再说狠话,现在修道界盛名最大的不是十大青年高手,而是杨牧成这个名字,居然能让一半的女修怀孕,让十几个青年高手被爆菊,简直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壮举。

    南宫婉看了一眼狼狈逃走的西门无尘,来到杨牧成身边,小声说道:“你这个死没良心的,说了要对人家负责,走了就一声不响。我恨你!”杨牧成傻眼的看着说完就闪的南宫婉,简直是欲哭无泪,这家伙看似悄悄的跟自己说话,实际上在场的人都听到她说的什么,关键是自己什都没有做,自己怎么跟外公解释?

    周鹏目送修道界的人离去,这才转过身看着杨牧成,说:“小杨,你究竟是什么人?”

    “外公,很重要吗?”

    “当然重要,你真的喜欢丹儿,我可以把洗髓丹给你。”

    杨牧成翻翻白眼,也懒得解释,说:“外公,我们到外边去,等丹姐她们到了我再跟你解释好了,现在跟你解释也是白搭。”说完,他率先走出去,这一次,周鹏没有让所有人都进来,就是赵丹三个舅舅,加上赵丹一家人。等所有人都坐下之后,杨牧成这才说道:“丹姐,我给你的零食你给外公他们尝尝。”

    “小杨,我们不喜欢吃零食,还是丹儿自己吃。”

    “外公,你就尝尝嘛,小杨给我的,味道很好的。”赵丹不明所以,但是这个零食她却是早准备给外公尝尝的,所以杨牧成这么一说,她直接就拿了出来,三个舅舅加上外公,一人好几颗。

    “嘶……丹儿,这是你的零食?”周鹏感到自己的心跳已经不受自己控制,这外孙女的零食居然是可遇不可求的丹药?自己这个外孙女婿究竟是什么来头?最疼周娟的小哥,被杨牧成称之为小舅的家伙拿着赵丹手中丹药,闻了闻,说:“没有什么味道嘛。”

    周鹏吞了吞口水,对小儿子说道:“三儿,把这些东西收拾好,核心弟子每人一颗,知道吗?”

    “嗯!”

    周娟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看的一愣一愣的,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她问道:“父亲,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周鹏叹口气,说:“这要问小杨,我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得到这么多的丹药。”

    “丹药?老爸,你不是说这种丹药根本就是可遇不可求吗?”

    “是啊,就是修道界能炼丹的门派也是屈指可数,更不用说古武世家,所以,你要问就问小杨。”

    杨牧成看着周娟的眼神,无奈的笑笑说:“阿姨,这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以后外公需要,只要把材料送过来,我炼制就好了。”

    “什么?你是炼丹师?”周鹏作为一个一百多岁的老人,就是西门无尘在这里嚣张他都能面不改色,现在听杨牧成这么一说,他整个人直接跳起来。

    杨牧成在赵丹耳边小声说道:“丹姐,外公平时候是不是这样的?”

    赵丹翻翻白眼,说:“怎么可能?我们都害怕他的。”

    “你看现在的样子,好像不怎么靠谱啊。”

    “还不是因为你的原因,炼丹究竟是什么东西,我外公好像很兴奋的样子。”

    杨牧成想了想说道:“炼丹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如果非得要说的话,就是执业医师的角色,这次你明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