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 瞒天过海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6:04本章字数:3327字

    杨牧成让梅林在外边等人,他自己往厂房里边走去,刚进厂房的时候,还有人在忙碌,可是看着这些人,其实就是无用功,主要是为了增长这里的人气,用人气来引导灵气,完成风水局的重生。他越是深入到厂区,越是深入到里边,他的眉头皱的越深,总是感到一种弄无法言喻的感觉,虽然已经知道个大概,可是心中的不安却越来越重,总是觉得其中有什么蹊跷。随即,摇摇头,直接往外边走去,当他来到厂房外的时候,池炼狱已经到了,他率先开口招呼道:“师弟,我在这里。”

    “师哥,你到了多久?”

    “我也是到了一会儿,这位就是你说的梅林表哥?”

    “嗯!”

    梅林看了看池炼狱,又看看杨牧成,自从这个看似中年的老头来到这里,他就感到一种无法言喻的压力,没想到竟然是杨牧成的师哥,只好小声问道:“小杨表弟,这人是谁?”

    “我师哥池炼狱啊,你不是一直想要请他帮忙。”

    “池……池炼狱大师……”梅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见到的人竟然就是自己一直想要求见的人,吓得他完全是不知所措,根本不知道怎么去表述自己遇到的问题。杨牧成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对池炼狱说道:“师哥,你看出了什么?”

    “师弟,你这是想要考考我?”

    杨牧成苦笑一声,说道:“师哥,我哪有这样的实力,这里的风水局已经完全变了样,变成了瞒天过海风水局。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个风水局是一个很牛逼的上佳风水,实质上却是一个大凶之地,怎么会这样?”

    “我看到的和你的一样,不过,我总觉得这个大凶之地却另有玄机,而且针对的人就是这里的主人,不知道为什么会成为这样。一般的风水局,只要你搬迁了,或者另觅他法,还能让主人逢凶化吉,可这里就奇怪了,就算你改变风水局也没有用。”

    “池炼狱大师,求求您救救我们一家人。”梅林听两人的谈话,整个人都不好了,吓得脸色苍白,一下跪在地上。

    池炼狱好笑的看着梅林,说:“梅林是吧,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师弟实力比我还要厉害百倍。他差只是差在经验上,所以,唯一能够救你一家人的只有我师弟,你这是本末倒置啊。”

    “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以为我没事那你开涮么?好啦,你相信你表弟就成。”池炼狱说完,对杨牧成接着说道:“我们进去看看。”

    “好!”

    这一次,杨牧成带着池炼狱和梅林两人往里边走,让人奇怪的是问题并不是出现在厂区中央,而是厂区后门的地方,来到厂区后花园,应该是一个休闲的场所,这里的假山,水池,锦鲤这些因有尽有,当初在设计的时候就是为了让工人有一个休闲的地方。就算是现在已经大部分车间已经停工,来这里休闲的人也是不少。池炼狱皱着眉头,看着一汪清澈的池水,说:“师弟,我感到问题就出现在这池水之中。”

    “嗯,我也是这样看。你看这个地方地势明显的就比厂房要低一些,既然是休闲场所,就要分清主次。所以,这里的格局应该是以厂房中央为准,也是最高的地方,属于龙门风水局中的龙头之局。”

    梅林对于这些虽然是听得一知半解,可在修建这厂房的时候,他却是清清楚楚,说:“小杨表弟,修建厂房的时候,我也知道,当初就是以配件中心为最高点建造,这样的建造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当然没有问题,可实际上,那个地方真的就是最高点?”

    “真的是啊!”

    杨牧成摇摇头,一旁的池炼狱也是摇摇头,看着这个风水局,真的很佩服当初设计的人,完全就是一个坑你没话说的风水局,一开始的确是聚财阵,可是过一阵就会变成散财阵。想到这里,他与池炼狱对视一眼,说:“师哥,这正是我想不通的地方,就算是散财,可不会关乎到主人的命理啊。”

    “这也正是我想要说的话。”

    “什么意思啊?我越听越糊涂。”

    杨牧成说道:“之前的龙头已经变成龙尾,而龙头却是我们站立的地方,这个看似低矮的地方,才是真正的龙头所在。结果,你们把这里弄成休闲场所,让龙抬不了头,你们的生意能好才怪。”

    “啊?那怎么改?”

    “改,改毛线啊,这个风水局已经和你老子的命理联系在一起,我们重新布置这个风水局,你老子的命理也会相应的重新布置,你说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那怎么办?”梅林听到这里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他就真的是傻子,越是明白,心中越是焦急。

    杨牧成也是感到脑壳大了一圈,小声嘀咕道:“师哥,真的是千年老妖搞的好事?”

    “错不了,难道你没有感受到这妖怪的气息?”

    杨牧成苦笑一声,说道:“我不是没有感受到这家伙的气息,而是不愿意去相信。这家伙居然把小倩的灵魂融入到这风水局中。我们想要破掉这风水局,不仅仅是关系到我姨夫梅永轩的性命,更是关系到小倩的命运。”

    “师弟,不要着急,我们到梅永轩的家里去看看,再想想办法,我就不信这样一个局就没有丝毫漏洞。”

    “也只能这样。”梅林的家并不是郊区的别墅,只是一个高档的住宅小区,对于这样一个亿万富翁来说,这样的小区的确算不上奢侈。当梅永轩见到梅林去而复返的时候,有些诧异的问道:“你们怎么就回来了,还有这位先生是谁?”

    “梅老板,如果要重新布置风水局,还需要你尽快下定决心。”

    “嗯,我这就转账给你。”

    “等等,姨夫。”

    “姨夫,你是谁?”

    “我岳母是周娟,我不称呼您姨夫称呼您什么?”杨牧成一开始并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不是不愿意说,而是插不上嘴。现在已经了解到一些事实,他这才说出自己身份,而梅永轩对于自己的小姨子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点点头说:“你是周小妹的女婿,欢迎你到这里来玩,不过,姨夫这两天有事情,就让小林子带着你周边玩耍。”

    “呵呵,姨夫,我过来是帮你看厂房风水的,可不是来玩的。”

    “谢谢你的好意,这里有火云真人,有他就可以。”

    梅林赶紧说道:“爸,你要相信小杨表弟,是外公让他过来的。”

    “什么?”梅永轩楞了一下,自己这个老丈人可是牛逼哄哄的人,自己见到都有些打怵,既然是老丈人喊过来帮忙,他可不敢不给面子,再加上是自己小姨子的女婿,不看僧面看佛面,只好说道:“小杨,你有什么看法?”

    杨牧成却是直直的看着火云真人,抱拳问道:“真人,希望您能救救我姨夫一家人。”

    火云真人一开始还以为是找茬的来了,没想到竟然是一个纸老虎,面对他请教,捋了捋自己胡须说:“小兄弟,这个事情我已经跟你姨夫商议好了,而我也有了对策,你放心就好。”

    “真人,我外公让我来这里,就告诫了我要多学少说,所以,我还是希望您能告知一二,可以吗?”

    火云真人面对姿态越发低的杨牧成,完全搞不懂状况,想了想,说:“这个风水局已成破局之势,现在之后将四周灵气引入到风水局中,利用灵气将风水局运转,这样才能让你姨夫化险为夷。”

    “好吧,我知道你的意思了,真人,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什么?”

    “风水局的龙抬头你打算怎么处理?”

    “呵呵,小兄弟,你还真是会说笑,梅老板厂房的龙头正向着东方,根本不会有你说的问题,我看你是多心了啊。”

    “一派胡言!”杨牧成还没有说话,一旁的池炼狱终于是没有能忍住,轻喝一声,这家伙只能算是风水玄学的一般大师,根本就没有看出其中的门门道道,还在这里大言不惭,让他完全失去耐心。只是他这么一吼,梅永轩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火云真人却是双眼微微眯在一起,都说同行是冤家,他一开始就没有把杨牧成这个毛头小子放在心上,而是放在这个看似没有杀伤力的中年人身上,现在果然开始发飙。他冷哼一声,说:“不知这位道友是拜的哪个山头?”

    池炼狱解释的心思都没有,说:“我不想跟你说这么多,我不管你是真心还是有意,你这样做的后果,不但让梅老板引火上身,就是他的家人也难道这一劫。”

    “危言耸听!”

    “哼,危言耸听!你所谓的利用灵气激发风水阵的做法没有错,可你找的地方完全不对。如果是龙头得到灵气滋润,就能盘活整个风水阵,可你引导的灵气完全是牛头不对马嘴,直接对准龙尾,而龙头想要这灵气,势必要争夺,你想想这样的后果是什么?”

    火云真人面对池炼狱的话,一直是冷着一张脸,直到他说完,火云真人才说:“不管你是谁,你说的自然有你的道理,我只想听梅老板的意思。”

    杨牧成笑嘻嘻的说:“理屈词穷了吧?”

    “黄毛小子,在这里逞口舌之争就能救梅老板一家人,你醒醒吧。”火云真人随即转过头,直直的看着煤老板,下最后通牒问道:“梅老板,你是怎么考虑的?如果你相信他们,我立马走人,但是,你会求我的。”

    “火云真人,要不,你们一起布置风水局?”

    “姨夫,不能听着家伙的,如果你真的要听这家伙的话,我也没有办法救你们,你自己考虑清楚。”杨牧成见梅永轩优柔寡断的样子,他自己都很是心急,开玩笑,聂小倩的命运在还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