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三章 昆仑妖刀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6:04本章字数:3346字

    杨牧成不知道对面的人竟然会是昆仑派的妖刀,更不知道这妖刀的出现完全就是他那没有蒙面的老妈指使出来的,他老妈得知有人从灵草院出来的时候第一个想法就是打劫,然后给自己未曾蒙面的儿子炼制丹药。至于最合适的人选,当然就是这个自己最疼爱的侄子,到时候让卓越炼制丹药,分他一份就好了。她永远不会想到,她打劫的对象竟然是自己的儿子。现在她正在屋子里坐着,等好消息呢。她正休闲的磕着瓜子,她老哥冯问天就怒气冲冲的冲进来,吼道:“小妹,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事情?”

    “我让小妖去打劫那个从昆仑派大摇大摆走出去的人啊。”

    “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是老祖亲自送出来的人,说明他和青帝有缘,我们不能动他啊!”

    冯琳心,也就是杨牧成老妈不屑的说道:“大哥,难道你没有听清楚老祖的意思,让他平安的离开昆仑派,不是让他平安的离开修道界好不好,大哥,难道你没有明白么?”顿了顿,她接着说道:“大哥,我们想要获取一棵灵草,都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这一次,老祖明确说了,他身上有灵草,让我们不要动他的。”

    冯问天一愣,这才明白自己小妹的意思,老祖的话也的确可以这样理解,他叹口气,说:“不能伤了对方的性命。”

    冯琳心点点头,说道:“只要得到这个人的灵草,我会安排人送他出去,不会让他有危险。”

    “你知道就好,我们也不能不管青帝。”

    “糟糕,小妖有危险。”冯琳心神色变了变,一下站起来,一旁的冯问天也吓了一跳,年青一代中的冯莫妖居然有危险?这究竟是神马情况?他们根本不知道,当杨牧成对鹦鹉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得瑟的看着对面的冯莫妖,说:“兀那汉子,报上你的名字,我不杀无名小卒。”

    “哼,等你趴下再说。”冯莫妖从身后拿出一柄三米左右的长枪,看着枪头那泛着寒光的样子,就让人感到一阵发寒。杨牧成却是贼笑的抽出长剑,直直的看着对面的人,左手符咒轻飘飘的漂浮在空中。

    冯莫妖冷漠的看着对面的杨牧成,手中长枪在空中画了一个圆圈,一个虚空中的圆圈没有消失的时候,他身体突然抖动,一个残影直接消失在原地。面对这样的攻击,杨牧成冷哼一声,说道:“这样的攻击对我没有用的。”说完,他手中长剑对着虚空的地方突然抖动,抖动频率之快,让人感到他手中长剑根本就没有动一样。而鹦鹉则是飞到一旁,悠闲的看着杨牧成的动作,对他来说,对面的人正好是他练手的对象。果然,对方长枪攻击的时候,杨牧成的长剑也直接点中对方枪尖。

    “吱啦”一声,发出一声撞击声之后,杨牧成高高跃起,右手持剑,左手捏着手诀,天空的符咒在这个时候突然爆炸开来,直接将杨牧成笼罩在其中,形成一个保护罩,他轻喝道:“大道无极,天剑,疾!”左手手诀从剑柄之处直接滑向剑尖,手中长剑同时脱手。

    长剑在飞翔的过程中并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而杨牧成右手和左手瞬间合在一起,双手手指合拢,对着长剑飞翔的轨迹用手一指,双手再次打开,轻喝道:“天外飞仙,万箭齐发,散!”法术施展的速度之快,快到冯莫妖手中长枪只来得及挥舞起来,整个天空就被长剑的剑影给完全占据。

    随着杨牧成法术的施展,天空中的长剑直接开始旋转,而随着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万箭齐发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这看似是虚无的长剑,可冯莫妖知道,这长剑击中自己,就是自己嗝屁的时候,对方根本就没有打算留手,终于知道对方再知道这里可以乱来的时候,他居然比自己还要笑的开心的原因。

    不过,冯莫妖不愧是年青一代中的妖刀,手中长枪发出一声“咔嚓”的声音,直接变作三节鞭,飞向空的时候,冯莫妖双手变作拳头,冷哼道:“昆仑术,破!”三节鞭在他灵力支持下,飞向空中的时候就已经幻化成千百道光芒,直接撞击而去。

    “轰隆隆……轰隆隆……”两人法术交击在一起,发出轰雷一样的声音,周围的雪山更是被这声音弄得直接雪崩,哗啦啦的往下滚。

    杨牧成却是贼笑一声,左手握住右手手腕,右手食指中指合在一起,轻喝一声:“收!”长剑直接回到他手中,随即,整个身体消失在空中,在冯莫妖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时候,他的身体直接出现在冯莫妖身前,一个拳头对着他的鼻子而去。

    冯莫妖从来没有想过斗法的时候,会有人用这种流氓的招式来对付自己,他只感到鼻子一酸,随即热乎乎的浆液流出来,不用说,肯定是鼻子被打破了,关键是杨牧成根本就是得理不饶人的干法,右脚后退一步,左脚以更快的速度侧踢而去。

    “碰!”

    冯莫妖感到脖子上一个巨力而来,身体不由自主的摔倒在地上,手中长枪下意识的直刺过去,不聊杨牧成的身体随着枪身的身侧翻动下去,左手一把拽住他的胳膊,一招擒拿手随意使出来。

    “咔嚓”

    “我的手!”

    “嘿嘿……你的手,还有你的脚!”杨牧成冷哼一声,在地球打架他已经是憋屈了好久,根本不敢使出全力。现在么,不要怪自己心狠手辣,谁让这家伙是自己琢磨出来打架的最佳陪练。原来,在和泰坦打架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是不是太过于依赖法术,完全忘记了近身格斗。尤其是自己有灵力支持的近身格斗。于是乎,他就想到先利用法术和对方干架,等对方施法的空档,直接用近身格斗解决战斗。这明显的就是魔剑士收拾魔法师的做法。简单说来,就是对方和你讲道理的时候,你跟他说拳头,别人要和你谈拳头的时候,你说道理的做法。

    冯莫妖原本不是这么不堪,至少在斗法上他差不了多少,可是输在近身格斗上,让他施法的时间都没有,整个人就被杨牧成像是打沙袋一样,揍得整个人都不美好了。等到他摇摇晃晃站起来,刚想施展法术的时候,杨牧成又是一脚踹过去,说:“卧槽,你以为我会让你施展法术,今天老子要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不要以为你是修道界的人我就不敢动你,我杨牧成还没有怕过人!”

    “什么,你是杨牧成?”

    “怎么,有意见?”

    现在的冯莫妖想哭的心都有,自从上次把机会让给这家伙之后,就知道这家伙惹下了什么样的大乱子,现在整个修道界的年轻人听到他的名字都是如雷贯耳。当然,当初选择跟在夏侯杰身边的那一群人,对杨牧成就是恨之入骨。冯莫妖看着他兴奋的样子,吓了一跳,感到自己菊花一紧,说:“既然你是杨牧成,那你欠我的人情是不是应该还我?”

    “卧槽,打输了就说这些?不要急,我找找你们这里有没有山鼠,蛇这些之类的东西,我们再谈条件。”

    “老大,你不用找了,我已经找到了。”

    杨牧成一看鹦鹉,这家伙还真他的是人才自己打架的时候,这家伙居然已经找到好多的山鼠,好多的蛇,他贼笑一声,说:“鹦鹉,坑挖好了没有?”

    “老大,怎么可能少的了这东西,你放心好了。

    杨牧成贼笑的看着冯莫妖,看的他浑身发毛,颤抖的问道:“杨,杨牧成,你,你要做什么?”

    “你看那个坑你就知道了,我把你放进去,然后把山鼠蛇这些放进去,你想想会有什么后果,到时候被爆菊了可不要怪我,这可不是我的错。”

    冯莫妖一听,这还行?他看着杨牧成越走越近,他伸出双手,赶紧说道:“杨牧成,你敢这样对我,杨佳不揍死你才怪。”到了最后,冯莫妖终于是没有说出冯琳心,直接说出杨佳的名字。因为他知道,说出冯琳心的名字,自己还是要被收拾,只有杨佳才有效。

    果然,杨牧成一愣,看着冯莫妖问道:“上次就是你把机会让给我的?”

    “是!”

    “卧槽,你怎么不早说。”杨牧成吓了一跳,要是被佳佳姐知道自己这样对付恩人,不扒了自己皮才怪,他赶紧从怀中掏出一把的丹药,说:“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是老哥,这是疗伤的广灵丹,你吃下去就没事了。”

    如果一开始冯莫妖还是欲哭无泪,现在就是想死,自己累死累活的样子不就是为了用灵草炼制丹药,可是这在修道界珍贵无比的丹药在这家伙手中完全就是零食一样的存在,自己这是何苦,看着他直接放一把在自己手上,吞了吞口水,说:“小杨,我要不了这么多。”

    “我知道,剩下的给你做糖丸,吃着玩。”

    “噗通”一声,这一次不是冯莫妖摔倒在地上,而是刚刚飞驰而来的冯琳心和冯问天两人摔倒在地上的声音,尤其是冯问天,接过冯莫妖手中丹药的时候完全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说:“这可是二级丹药,广灵丹,疗伤圣药啊!”

    冯琳心站起来之后完全没有理会大哥的话,而是直直的看着一脸坏坏笑容的杨牧成,越看眼泪越多,当初杨佳说起这个人的时候,她还没有当回事,可现在,。她却不得不当回事,都说母子连心,说的就是这种感觉,杨牧成虽然感到对面的中年丽人怪怪的,可心中却有种让他无法割舍的亲情正慢慢侵蚀他的内心。

    “你是杨牧成?”

    “你是?”

    “姑姑,你们俩好像啊!”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冯莫妖第一眼看到两人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他的话像是引线一样,一下引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