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五章 怎么就失忆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6:05本章字数:3311字

    青眉道人一辈子都没有想到会阴沟里翻船,在五行珠里,被五颗珠子暴揍一顿之后他终于老实了一些,这这还不是最让他崩溃的事情,鹦鹉得意的看着他说:“怎么样,你在这里怎么还得瑟的起来,一切都要听我的,要不然,我就把你给灭了。”

    “哼,我青眉道人绝对不会屈服。”

    鹦鹉说:“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你最好祈祷我老大能恢复他的灵魂力量,要不然,你这一辈子都只能关在这里边,没有老大的灵魂之力,你根本破开不了这里的空间。”

    “你什么意思?”

    鹦鹉也懒得去解释,不要说青眉道人郁闷,就是他也是郁闷不已,老大如果不能回复记忆,自己也只有被困在这里一辈子,根本不可能离开这个空间,只希望五行珠能尽快长大,把这里打造成一个新的修道世界,才有可能离开,如果仅仅依靠五行珠自身的修行,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当然,他也想好接下来的路,就是好好感化这个不知悔改的家伙。

    酒店套房里,秦蓉最先醒过来,梦里的一切像梦像雾又像风,一切显得那么真实,有不是那么真实,她自己都在怀疑,这个梦境是不是真实的存在,看着一旁睡的流口水的杨牧成,她很是疑惑,这家伙究竟梦到什么,竟然这么开心。

    “呼……”过了一会儿,杨牧成打着哈欠,睁开眼睛,看到秦蓉的第一眼吓得直接跳下床,问道:“你是谁?你怎么会和我睡在一起?”

    “小杨,我是秦蓉啊!”

    杨牧成警惕的看着秦蓉,说:“不要称呼的这么熟亲热,我跟你不熟悉。尼玛的,我又是谁?”他说着说着,突然捂着脑袋,感到脑壳一阵剧痛,自己是谁都完全给忘了,只是依稀的有些记忆碎片,根本不能组成一个完整的记忆。

    “小杨,我是秦蓉,是你的女朋友,要不然,我们怎么会睡在一起?”秦蓉突然想到梦境之中最后的战斗,听鹦鹉的意思,那些因果线就是他的记忆碎片,被对方给慢慢抹灭,幸好还剩下一些,要不然,杨牧成直接就要疯掉,现在只是失忆,应该是最好的结局。

    “你真的是我的女朋友?”

    秦蓉温柔的看着他,认真的点点头,轻轻拉过他的手说道:“小杨,我真的是你的女朋友,我叫做秦蓉,你一直称呼我蓉儿,知道吗?你还有一个未婚妻,赵丹,是我们的老师,你记得吗?”

    “我不记得!我只记得我有一个姐姐,但是好多年没有见到过她。”

    “嗯,我知道,我知道,你会好起来的,你要相信我。”

    “哦!”

    杨牧成在这边经历了一场灵魂的大战,军营大湖那边水生和马小兰两人同样正经历这一场生死大战,两人一开始就发现这湖水中的湖妖,就开始琢磨怎么收拾这湖妖,等到月圆之夜的时候,两人带齐法宝,来到湖边静静的看着湖水。

    水生说道:“马小兰,等一会湖妖出现之后,你就用你的法术困住他,不能让他回到水中,我来对付这湖妖。”

    “水生,你觉得这湖妖是一个什么怪物?”

    “应该是鱼精,至于是什么类型的鱼精我就不清楚,我也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发现这里的鱼精,月圆之夜正是他吸收月之精华的时候,那个时候,也是我们行动的时候。”

    “同为驱魔猎人,这个是我们应该做的,只希望这鱼精不要危害人就好。”

    水生脸上露出一抹神圣的光泽,点点头说道:“这不正是我辈驱魔人的使命。”

    “是啊,你比杨牧成那家伙正义多了,那家伙一天到晚就不怎么正经,一切都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做事,心中根本就没有正义感。”说到这里,马小兰心中想到杨牧成那坏坏的样子,和眼前的水生比起来,简直就是没有办法比,你看看人家水生,同样是修道之人,却有着不一样的觉悟,哪里像杨牧成那样,那么势利眼。

    水生笑了笑,只是在马小兰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嘴角露出一抹令人感到恐怖窒息的阴森笑容,月色的原因,马小兰只是感到浑身一凛,一种恐怖的气息传遍她全身,根本没有想到会是身边的人发出来的,抱了抱自己的双臂,说道:“水生,是不是妖怪要出现了?”

    水生点点头,说道:“马小兰,你要注意了。”

    “好!”

    天空中的月亮越来越亮,也越来越圆,湖面上则是慢慢泛起一圈圈的薄雾,在湖水中央,水面像是沸腾一样,咕噜咕噜的直往上边冒腾,当湖水翻滚的越来越厉害的时候,一只肉眼可见的几十米的大鱼凭空出现。他警惕的打量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任何异状,这才扬天长啸,一颗白色珠子慢慢从他嘴里吐出来。

    马小兰和水生两人大气都不敢出,如果把这大鱼给逼进水里,两人都没有更好的办法,所以,当大鱼开始利用妖丹吐纳的时候,两人暂时没有动弹,不知道过了多久,月光的光芒逐渐积聚在妖丹之上,大鱼开始吸收的时候,水生冷喝一声:“行动!”

    “好!”

    马小兰突然腾空而起,长剑对着大鱼画了一个圆弧,轻喝道:“地牢术!起!”她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困住大鱼,不让大鱼钻进水里,所以一上来,她就使出全力,直接在大鱼周围形成一个地牢。

    大鱼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一开始慌乱,随即整个身躯突然抖动,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就把马小兰的地牢给击破,而这个时候大鱼做出了一个最为愚蠢的决定,妖丹还没有能完成对月之精华的完全吸收,他感受到马小兰的实力并不足以对他造成威胁,所以,利用妖丹和月之精华的力量,对着马天空中的马小兰吐出一团棉花一样的雾气。

    “轰隆”一声,马小兰被这雾气直接给击中,倒飞出去,她到现在都还没有明白,为什么水生没有按照原定的计划对着大鱼进行围剿。按照原来的计划,她的地牢之术只是困住一瞬间的功夫,然后就是水生对他进行攻击,自己在一旁协助,不让大鱼回到水中,所以,她下一个法术依然是禁锢术,结果水生根本就没有出现,让她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大鱼的雾气给打中,倒飞出去,摔进湖水中人事不省。

    水生在鱼精发出攻击的一瞬间,他突然暴起,目标竟然不是大鱼,而是大鱼的妖丹,一口将大鱼妖丹给吞噬进去,整个人变得扭曲起来,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一样。

    大鱼这个时候才感到惊恐不已,自己的妖丹瞬间就失去和自己的联系,眼前这个人究竟是什么修为?难道也是水属性的修道之人?可是修道之人根本不可能吞噬自己的妖丹,只有一种可能……

    “桀桀……鱼精,受死吧!”

    “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难道你就不怕天劫吗?”

    “桀桀……你对一个靠吞噬提升修为的鬼修说这种话,你不觉得可笑吗?”

    “你是水鬼祭天!你不是被禁锢了吗,你怎么出来的?”大鱼心中一惊,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水鬼祭天才会被禁锢在一个秘密的地方,可他是怎么逃出来的?不过,这些疑问也只能留在下一世的修炼之中,他说完这句话,就直接被水鬼祭天给灭了。

    水鬼,也就是水生看了一眼被湖水淹没的马小兰,淡淡的说道:“看在你还有利用的价值上,今天你不用死。”当他把马小兰抱上岸边,双眼直直的看着马小兰,双手结成手诀,一道力量直接打进马小兰身体。

    “水生,你怎么在这里?你看着我做什么?”

    “搜魂术!”水生根本没有回答马小兰的问题,在她双眼睁开的同时,就已经施展搜魂术,马小兰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感到脑壳晕乎乎的,然后不由自主的任由对方施展搜魂大法。

    “原来是这样,你死定了!”水生终于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看着再次昏睡过去的马小兰,正准备痛下杀手的时候,湖边再次传来一阵声音,他皱了皱眉头,面对同样深不可测的赵金泉,他想了想,他没有选择离开,如果被赵金泉发现他结果马小兰,自己也不用在学校混下去,最关键的是自己想要报仇,就必须到学校。

    赵金泉来到这里,原本是等候刘娜,却不曾想率先撞见水生,两人寒暄了几句,随即心照不宣的告别,离开了去。

    失忆的杨牧成根本不知道发生的事情,天亮之后,秦蓉直接跟自己的班主任请了假,找到小胖子和赵丹,说:“丹姐,小胖子,小杨失忆了。”

    “怎么回事?”

    秦蓉简单的说了一下昨晚发生的事情,说:“丹姐,我们现在怎么办?”

    赵丹一时间也是六神无主,还是一旁的小胖子说道:“姐,要不我们现在先送老大去医院看看情况,听听医生怎么说?”

    “好!”

    秦蓉立即联系家人,让家人找到京城最好的神经科医生检查杨牧成的情况,医生说道:“没事,他这只是属于短暂性失忆,只要被外界刺激,就能恢复记忆。”

    “就这么简单?”

    医生叹口气,说:“说起来简单,可你们知道什么事情能刺激他么?如果一辈子都没有能够刺激到灵魂深处的事情,他就只能一辈子失忆,这种事情,只能靠缘分。”

    “好吧,谢谢医生。”

    赵丹和秦蓉她们回到暂时的住处,看着一脸好奇宝宝的杨牧成,不禁苦笑一声,说:“小杨变成这样,不知道是开心还是难过?”

    秦蓉却是坚定的说道:“小杨因为我的原因才这样,不管他能不能恢复,我会一辈子照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