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章 你他妈的屁都不是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6:06本章字数:3311字

    杨牧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聂小倩她们身后,当聂小倩她们已经完全失去灵力的时候,都已经绝望的闭上眼睛,实在是眼前的水鬼太厉害,或许谁也没有想到,水鬼最后下杀手的时候,杨牧成竟然醒了?他看着自己一身漆黑的欺负,苦笑的看了两个女人一眼,只能说他们把自己架在炉子上烤的滋味还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至少没有让身体冷下来。水生祭天一开始还愣了一下,随即就更加疯狂的笑起来,说道:“我找了你很久,如果不是马小兰,我还真不知道竟然是你这家伙,不过,你现在死而无憾。”

    “说了这么多,不就是你娘们火姬的事情嘛,这有什么呢?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拿败家娘们完全是自己玩死自己的,跟我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真不知道她脑壳里边装的是什么?竟然能把自己给玩死,还真是不容易。”

    “你说什么?你该死!”水鬼祭天整个人漂浮在空中,头发全部竖起来,身后蓝色披风更是无风飘动,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左手竟然有一个法杖,上边的骷髅头显得更加凌厉恐怖,聂小倩几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这家伙一开始就没有当真的?

    杨牧成却是眯着眼睛,直直的看着眼前的水鬼祭天,这种吞噬妖丹的修行果然厉害。蜈蚣精的妖丹是被自己炼化,炼化的部分都是千年蜈蚣的狰狞之气,妖丹中善良的一面,他并没有要,上天有好生之德,他修行,对于妖修这些也不完全是赶尽杀绝,比如聂小倩,比如树妖。在这么多对手中,只有火姬这个倒霉的鬼修才是真正的烟消云散,这都是她自己把自己给玩死的,根本不能怪自己。现在见水鬼祭天手中的法杖,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完全是夺舍之功,说:“水生,你能有今天的实力,完全是靠夺舍而来,我收了你,天也不会怪我。”

    “桀桀……在这里你竟然敢跟我说把这种话,真是不知死活,还天来收我,我命由我不由天。你死吧!”水生手中法杖在空中画了一个半圆,随即双手握住法杖的对着杨牧成站立的方向狠狠砸下去。一条水牛大小的龙头立即出现在空中,嗷呜着往杨牧成冲过去。面对攻击而来的水龙,杨牧成不屑的冷哼一声,双手合在一起,口中轻喝:“死小子,臭小子,你今天死定了。”

    “碰!”

    这一次,水鬼祭天是直接迷糊了,在这个紧要关头,怎么对方的人全部摔倒,如果他们知道现在张天师都想哭的心,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一直以为杨牧成是神一样存在的人物,念的咒语也应该是佶屈聱牙,晦涩难懂,哪知道竟然是骂人的话?马小兰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杨牧成施展法术,她一屁股坐在地上,沮丧的看着聂小倩,说:“小倩,这就是你口中的高手高手高高手?”

    聂小倩更是无语的摸着脑袋,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双手手指结成手印,嘴里叽里咕噜骂人的杨牧成,说:“不知道是不是这一次的打击让小杨变了性子?”就更不要说杨佳了,她是知道杨牧成的实力,可也不至于这样啊!

    杨牧成却完全没有发现一样,嘴里还在骂人,躲在暗处的鹦鹉都实在是看不过去,说:“老大,不要再玩了,你再玩,就真的是自己玩死自己。”

    “闭嘴,还不到最后时刻,你心急什么,我有办法收拾这家伙,简直就是比你还傻的鸟。”他刚说完这句,就被水龙给直接吞噬掉。水鬼祭天一开始还想着自己有千百种办法收拾眼前这个最为厉害的人,就这么被一口吞了,他不相信的擦了擦自己眼睛,最后才确定,这家伙真的被自己水龙给吞掉。

    水鬼祭天阴森的看着所有人,深深的吸口气,说:“我祭天说过要让你消失在这个世界,就一定会让你们消失,你们去死吧!暴风雪,起!”在法杖的加持下,聂小倩她们才知道眼前这个人究竟有多么恐怖,看似暴风雪,他妈的全是篮球大小的冰雹,不但速度快,更是加持了法力之后,让他们完全没有躲避的地方。

    “怎么回事?”

    聂小倩她们正硬着头皮的顶上去的时候,水鬼祭天惊恐的大叫起来,随着他的大叫,他的身子越来越小,逐渐变成水生的模样,一脸惊恐的看着眼前泳池中的水已经被完全放掉,只留下一脸贼笑的杨牧成。他奸笑道:“嘿嘿,老子现在看你怎么嚣张?”

    “你,你卑鄙!”

    聂小倩几人不可思议的看着突然发生的转变,随即他们几人脸色变得难堪起来,这么简单的办法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当杨牧成走上来看着聂小倩脸色的时候,好笑的刮了刮她的鼻子,说:“小倩,你们想的太简单,以你们的实力,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去放水,怎么可能?还有一点,就算是你们找到工人放水,也根本放不了。”

    “你什么意思?”

    杨牧成指了指肩膀上的鹦鹉,说:“在放水的下水道的盖子上,覆盖的是千年寒冰,你说谁能去放水,只有这家伙才有这个能力直接把那冰块给炼化,我们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解决掉入水口的开关,所以,你们不要纠结这个问题了。”

    “哇嘎嘎……还是老大了解我,像我这种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天下第一神鸟,只要我出马……”

    杨牧成无语的瞪了鹦鹉一样,这家伙还真是只要给他以严寒,他就是一朵清新俏丽的红梅;给他以崎岖,他就是一条轻盈活泼的小溪,只要给他一个台阶,他就能上天的主。奶奶个熊,这么极品的家伙还真是少见,鹦鹉却不自觉的跑到水生身前,之前有泳池的水,他还不敢说什么,现在没有泳池的水,他开始得瑟起来,说:“小杨,你跟老娘笑一个?”

    “滚开,杨牧成,不要以为你抽干了水就能把我怎么样,我要杀你,一样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杨牧成挨着安慰了一下众人,尤其是见到张天师的时候,他心中真的很感动,这个家伙,一开始的仇人到现在竟然成了恩人,他微微一笑,对他们说道:“你们休息一下,我去跟这个水鬼好好的聊聊天,老虎不发威,真以为我是病猫不成?至于我怎么醒过来的事情,我一会慢慢跟你们说,说起来,还真是运气。”

    水鬼祭天看着杨牧成走过来,手中法杖再次上扬,说:“杨牧成,我要让你尝尝我的杀招,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切,说的好像跟真的一样,我老大干架从来没有怕过谁,不是在干架的路上,就是在干架的过程之中,你居然敢这样跟我老大说话,简直是找屎。”

    杨牧成摸着额头,对鹦鹉说道:“鹦鹉,你说了我的台词,我还能说什么?”

    “老大,不要怕,直接上,灭了他。”

    水鬼祭天见着两人竟然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存在,双手紧握法杖,在手中旋转的速度是越来越快,整个人直接变得虚无起来,到了最后,不知道水鬼究竟在什么地方?是法杖,还是水鬼他自己?

    杨牧成眯着眼睛,抽出随身木剑,左手持剑,右手将手掌心按在剑身之上对着自己脸庞,顺势往上滑动,木剑立即变得晶莹透明,只是其中发出森森寒光,让人感到恐怖。于此同时,水鬼大吼一声:“爆炎术!”法杖直接斜斜飞在半空中闪现出一道银色光圈,随即就是漫天的爆炎直接倾泻而下。

    杨牧成心中都是不得不感叹水鬼祭天的实力,到现在都还能施展这样的法术,的确有他过人之处,心中不由得起了爱才之心,手上动作可不敢慢下来,慢下来的话,受到伤害的就是他身后的人,手中木剑由竖变直,右手在剑柄处一拍,轻喝道:“奇门遁甲,万箭齐发,破!”长剑立即飞出出去,在空中就变成木剑为中心,木剑周围围绕着许许多多木剑,在爆炎爆炸的时候,木剑的速度更快,后发先至的冲击着水鬼祭天的法杖。

    水鬼祭天也没有闲着,双手虚幻的影子不断结成手印,发出鬼哭狼嚎一样的吼声:“百鬼夜行!”

    “卧槽,跟我比人多!”杨牧成看着影影绰绰的鬼影子,脸色变了变。站在他身后的杨佳她们完全就傻眼了,如果对方一开始就用这样的法术,哪里还有自己的事情,就这百鬼夜行,她的万箭齐发就不够瞧,实在是太多。

    张天师也是叹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小杨大师的确是大师,居然面不改色。”

    聂小倩想了想说:“他恐怕是吓傻了,不知道怎么办吧?”

    赵丹却是小声说道:“咦,小杨在做什么?不会是真的吓傻了吧?”几人各有心思,只是所有人都希望杨牧成能赢下来,把水鬼给灭了,要不然,大家晚上睡觉真的会做噩梦。想想都觉得恐怖,这水鬼只要是在有水的地方就能出现,上厕所,洗澡,是不是太恐怖了一点?

    杨牧成却是冷哼一声之后,直接洒出一把豆子,对于这个术法,他已经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在豆子还在空中飞舞的时候,他的符咒已经出现手指中间,在空中晃动一下,符咒直接燃烧起来,当符咒变成灰烬的刹那,杨牧成双手一拍,然后天女散花一样撒出去,轻喝道:“撒豆成兵之术!”

    “轰隆隆……轰隆隆……”地上,泳池中央,墙壁上,四面八方的鬼兵鬼将爬出来,直接就把水鬼祭天的百鬼夜行给灭了一个精光。

    他冷冷的看着水生,说:“如果你继续执迷不悟,就只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