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三章 副区长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6:06本章字数:3297字

    杨牧成心道:怎么把我的台词全部给抢去了,陈宇的父亲还真是有官威,但是对自己没有什么用,他笑了笑说道:“陈叔叔,你听我说完,如果我说完之后您觉得我是危言耸听,就当我没有说过,这样总该可以吧?”

    陈大宇原本还想说上两句,看着杨牧成眼中清澈的神情,他叹了一口气说:“好吧,你把你想要说的说出来,我不会怪你。”

    “好,叔叔,我就直说,您的官运并没有到顶点。而你现在的位置正处于上不上,下不下的地步。用风水学上来说,您这屋子的风水正是因为太过方正,风水学上叫做风满水,这种风水阵只能保证你的平步青云,但是也紧紧是平步青云,到水满的时候,您的官运也就到点了,这就是水满则溢的道理。”

    陈大宇听的是一头雾水,一旁的陈宇更是听得莫名其妙,还有什么风满水的说法,他小声说道:“老大,你干脆说人话好了!”

    “噗嗤!”雷利虽然也是听得一头雾水,但是她还是安安静静的听着,觉得杨牧成说的有些道理,所以在他停顿下来的时候就开始喝水,哪知道自己儿子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让她直接给喷出来。

    陈大宇尴尬的一笑,说:“小杨,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还是想要说的是,你这些话可以对那些相信你的人说,我是不信。华夏有句古话就说过,信则有,不信则无,就是这个道理,如果你们要去看奶奶,你们自己小心一些,一声也应该到了。”

    杨牧成摸着脑袋,说:“算了,叔叔,我直说好了,你这些年在官场上就是一个副职,不管是什么原因,你就没有成为正职过,说直白一些,您现在的级别是厅级,还没有到正厅级,也就是这个半步的距离。”

    “小宇,你说的?”

    陈宇摇摇头,说:“爸,我可什么都没有说,我同学都以为我们家是做生意的,就连老大也只是知道你在做生意。至于为什么突然这么说,你自己问老大,我是真的没有泄露半句。”雷利这个时候却是惊讶万分,她知道自己儿子是不会说谎话的,既然这么说,那肯定就没有泄露半点,那这个小杨又是怎么知道的?杨牧成却是淡定的看着雷利和陈大宇,说道:“陈叔叔,您现在相信我的话了?”

    陈大宇神色变了又变,而一旁的雷利推了他一把说道:“老陈,这又什么好纠结的,不管小杨说的对还是不对,试试你也没有什么损失不是?再加上你原本就是这样,不管在哪个地方主持政务,你从来就没有当过一把手,难道小杨还说错了吗?”

    “好,小杨,我让你试试,但是钱的话,我可不是大老板,我没有那么大的魄力给你封大红包。”

    小胖子却是笑着打趣道:“伯父,我老大一般人想要请他还请不动,因为和陈宇是好哥们,我老大这才过来的,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是风水玄学上,他说把第二,没有人敢说第一。”

    马小兰更是好奇的看着杨牧成,说:“你究竟还会些什么?我现在就突然发现,你好像没有什么不会的,难道你真的就是传说中的全能型人才不成?”

    “不要这样夸奖我,我会骄傲的。”杨牧成哂笑一声,看了看整个客厅的布局,没有丝毫异状,他说道:“陈叔叔,您的客厅风水请了高人帮你布置的,虽然我不知道是谁,但是这个风水局本身是没有任何问题,加上叔叔您自身的浩然正气,与这个风水局结合在一起,很是完美。”

    雷利惊讶的看着陈大宇,说:“老陈,这屋子你请了风水先生来布置的?”

    陈大宇尴尬的笑了笑,说:“当时在一个县上的时候,抓住一个招摇撞骗的神棍,我看他可怜,就让人放了他,哪知道我到了京城买下房子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被他知道了,非得要为我装修房子,说是欠我的情。”

    “装修房子?”

    陈大宇说:“如果你非得要说有人帮我看风水的话,这房子只有杜老板曾经做过那种神棍的事情,他现在的英皇装修公司倒是越来越红火。”

    杨牧成喃喃自语道:“小倩,我们怎么就没有想过自己开一个公司呢?这样一来,挣钱岂不是容易多了,哎,还真是赶不上这个杜老板啊!看来,有机会要向这个杜老板好好取经才行。”他一边说,一边感叹这个杜老板还真是牛逼的人的时候,聂小倩不忘泼他一瓢冷水说“小杨,就算你有这个本事开一个公司,你有这个时间去管理这个公司吗?到了最后,你的装修公司和其他公司一样,你的公司有活路么?”

    杨牧成摸摸鼻子,说:“是我想多了。”

    陈大宇想到当初的事情,拍了拍脑袋说道:“我突然想起一个事情,当时杜老板找我的时候,他在京城的装修公司已经经营的风生水起,应该不是为了讨好了,而是纯粹的为了报恩。在这之后,我就从京城海淀区常务排在最后开始打拼,到现在就是小杨说的那样,在这个位置整整十年了,没有挪动一步。”

    杨牧成看了看四周,说:“陈叔叔,之前我就说过这事风满水的风水局,当初杜大师在布置的时候不是有心要留下这个一个烂摊子。如果我猜的没错,一方面是杜大师级别不够,另一方面是因为叔叔您的原因,他担心您站得越高,越容易受到伤害。”

    “老陈,小杨说的没错,你那性子真应该好好改改。”

    杨牧成却是笑了笑,说:“杜大师能做到这个地步更让我钦佩,他居然能看到这么一点。现在么,叔叔的性子已经被磨得差不多,就算我不来,杜大师也会前来为叔叔打开这个风水局,只是没有想到苦了奶奶。”

    “哈哈……小杨,一开始我还真是认为你是神棍,现在看来,你还真是厉害。我从来不相信风水学说的人也都相信你的说法了。不因为别的,前两天杜涛杜老板就给我打了电话,说要过来看望一下我,这么多年也没有机会来,这次有空就过来看看我,而且说在到家里来看我,被我一口拒绝了,如果小杨你说的是真的,我现在跟他打电话,他是不是会立即赶过来?”

    杨牧成看看时间,点点头,说:“杜老板是真心为你的话,他一定会来,毕竟,你家的风水局就在这两天之内完成,要不然,布置也没有用。所以,奶奶的情况即使我不来,过了今晚十二点,她就好了。”

    “真的?”

    杨牧成说:“陈叔叔,你在这里猜来猜去,还不如打电话给杜老板。”

    “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好。”陈大宇拿出电话,电话刚打出去,铃声竟然在门口响起,他惊讶的看了一眼杨牧成,又看看门口,最后还是杨牧成说道:“你打开门不就知道了?”

    “呵呵,说的有道理。”当陈大宇打开房门的时候,一身正装的中年男子站在大门,应该就是陈大宇口中的杜大师,他拿着手机更是疑惑,他以为陈大宇真的不在家,自己一个人来这里就是让陈大宇的老婆打开房门,稍微布置一下就走,哪知道刚到门口就见到一脸惊讶的陈大宇,说:“陈厅长,你不是有事出去了吗?”

    陈大宇尴尬的笑笑,说:“哎,这个事情不提也罢,今晚要不是一位小兄弟在这里,我就真的是错怪了你,你到这里来的目的我也清楚,真的很感谢你这么多年都没有忘记我。”

    杜涛被陈大宇说的一愣一愣的,不知道他今天怎么突然就变了性,突然相信起风水玄学之说,对于这个老顽固口里的小伙子更是好奇,但是他更知道这里的门门道道可是很多的,没有丝毫轻视之心,不由得问道:“陈厅长,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位?”

    陈大宇指着客厅里站着的杨牧成说道:“就是他,这小家伙居然说服了我,我到现在都还在奇怪。”

    杜涛看向杨牧成的时候,心中不由得感叹一声:还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的感觉。可是他看向聂小倩的时候,心中不由得打了一个咯噔,他虽然是风水玄学大师,一个人是人还是鬼,他是能看清楚的,当他看向刘娜的时候,整个人差点直接坐在地上,只是最后马小兰的出现,让他稍微放松了一些,这都是什么组合啊?嘴里没有说,对杨牧成更是好奇,想到这里,他不得不用自己很少使用的师门礼仪来行礼,表达对杨牧成的尊重。

    杨牧成看着杜涛双手抱在一起,成分拳状,可是双手食指和中指紧紧扣在一起,大拇指又以诡异的方式在前,看似紧握,却又规规矩矩,右脚在前,左脚稍微后摆,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八字形,说:“在下大道门,池炼狱大师记名弟子,杜涛。”

    “噗嗤!”聂小倩却没有能够忍住,池炼狱她是知道的,再加上元稹和尚,小杨的辈分突然大了起来,怎么不好笑。

    杨牧成幽怨的看了聂小倩一眼,见她笑的越发开心,不由得说到:“我的辈分老,你还不是跟着我一起长一辈,难不成你以为你能降低辈分么?这么说来,你也老了一辈,哈哈!”

    陈宇见对方都开始行礼了,老大居然还好意思调戏美女,只有一旁的小胖子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老大,自己老大的辈分好像真的很老,这得多亏他的师父,岁数完全就是一个老妖怪,能不大起来吗?

    杜涛心中更是奇怪,只是暂时没有发货而已,而杨牧成这时候站直身子,以大道门长辈的身份训斥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