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章 丈母娘看女婿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6:06本章字数:3306字

    杨牧成这么说完,杜涛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他点点头说道:“师祖,我这就去办,那你跟我回公司吗?”

    “暂时不用了,等你那边的调查有了结果之后我再过来,其实,我想和我猜的差不多,但我要最真实的数据,这样才能更好的谈佣金。既然你这边没有什么事情了,我回家去睡个大觉,顺便去看看刘娜的父母,她父母到京城来游玩,我这个作为地主的总要尽尽地主之谊不是?”

    杜涛笑着点点头,说:“师祖,那就不打扰你了,我这边一有了消息,就打电话给你。”

    “好!”

    杨牧成告别杜涛之后,就准备打车回去,毕竟他现在可是欠着杜涛的人情,虽然是徒孙,以他的性子怎么也不可能真的这样占别人的便宜,只是说自己想要走走,便真的一个人走在路上,一会儿手机响了,一看是刘娜打过来的,说:“杨牧成,你今晚有没有空?”

    “有事?”

    刘娜小声说道:“我爸妈来了,他们想要见见你。”

    “见我做什么?”

    刘娜苦笑一声,说:“杨牧成,我一个人有这么一幢别墅我爸妈不怀疑啊,还以为我是被包养了,一定要见见你,看看你是不是七老八十的人。不管我怎么说,他们都不相信,我只有跟你打电话,问问你有没有时间回来一趟。”

    “哦,原来是这样,我正准备回来,那你来接我好了。”杨牧成说完,用手机发了一个地址过去,很快刘娜就来到他的位置,车上的时候,刘娜看着杨牧成,说:“小杨,麻烦你回去的时候帮我蒙混过去,好不好?”

    杨牧成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情大好,说:“什么叫做蒙混过去,我们本来就是男女朋友关系不是?需要蒙混吗?”

    “啊?”随即,刘娜立即摇头,说:“不行,我们不是男女朋友,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你不要乱说。要是被丹老师听见,我怎么见她们。”

    杨牧成一愣,说:“呃,我忘了这个事情,不过我们可以慢慢发展嘛,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不是。”

    “不行,只能装装样子,我是不会做你女朋友的。”刘娜口气坚决的拒绝,那样子把杨牧成都给弄的一惊一乍的,不由得苦笑一声,说:“你又要我装装样子,又不能是男女朋友关系,你这是在为难我啊。”

    刘娜一脚踩在刹车上,把车停在路边,一脸哀求的看着杨牧成,说道:“小杨,算是我求求你了好不好?我真的不做你的女朋友,你也不要做我的男朋友。等我爸妈回乡下去之后,我立即就把所有的东西都还你,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

    杨牧成看着刘娜都要哭出来的样子,心中也是于心不忍,点点头说道:“好吧,这几天我就装装样子,我只能跟你说我尽量的装装,如果被你父母给看出来了,真的不能怪我啊。”

    刘娜点点头,苦笑一声,没有说话,面对杨牧成,他对自己越好,她心中越是纠结,不知道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他,很多时候,刘娜都在问自己,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上这样一个人,可等到她睁开眼睛的时候,不由得苦笑不已,这样一个优秀的人,简直就是上天的杰作,怎么可能是自己能喜欢的,最怕的就是爱的越深,到时候越是放不下,那个时候的自己又能怎么办?

    别墅里,刘娜的母亲和父亲两人正在厨房忙活,作为刘娜的母亲,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刘娜,大山里里飞出的金凤凰,是家人的宝贝,如果真的是被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给包养,他俩的脸往哪儿搁啊,想到这里,刘娜母亲放下手中的活,叹口气说:“富贵,你说咱家姑娘究竟是做什么啊?我真的很不放心?”

    刘福贵却是安慰着自己老婆,说:“春容。儿孙自有儿孙福,娜娜不是说去接她男朋友吗?等到她男朋友回来我们不就知道了,岁数没有关系,主要是会不会对她好,这才是关键。你想这么多,事情已经是这样了,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不成?”

    春容叹口气,说:“哎,好吧,我们动手快一些吧,不管怎么样,还是要为女儿撑起场子。”

    “呵呵,你能这么想还停下来做什么,还不快动手,女儿恐怕要回来了。”果然,两人忙活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就听到女儿汽车的喇叭声,知道女儿回来。最先跑出去的还真是刘娜的母亲春容,当看到玉树临风的杨牧成的时候,她的脸都笑烂了。其实,也不是杨牧成多么英气逼人,怎么个帅法,主要还是因为之前的期望太低,等见到杨牧成的时候,才发现他竟然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刘娜有些羞涩的看了自己母亲一眼,对杨牧成说道:“小杨,这是我母亲。”

    “伯母好!”

    刘娜的母亲早就已经笑开了颜,年少多金,怎么可能不喜欢,乐呵呵的说道:“小杨啊,你快进来啊,你伯父已经做好了好多吃的东西,你们也饿了,我么边吃边聊。”

    “谢谢伯母。”

    刘娜的父亲见到杨牧成的时候也是万分的满意,越是这样,刘娜越是担心,担心自己有一天离不开这个人怎么办,她只好暗暗叹气,说:“爸妈,你们不要这么客气,吓着小杨。”

    刘福贵搓搓手,大山里出来的汉子,始终有些拘束,问道:“小杨,你喝点酒不?”

    杨牧成笑着说道:“伯父喜欢喝两盅的话,我这里正好有点酒,我们叔侄俩就随便喝点。”

    “好!”

    刘娜娇嗔的瞪了自己父亲一眼,自己父亲在乡里都是喝酒的第一人,两斤白酒不在话下,还是高度酒的那种,不要说刘娜,就是刘娜的母亲也是悄声说道:“一会儿你少喝一点,你的德行又不是不知道,喝高了,就不踩刹车的人。”

    刘福贵摸摸鼻子,说:“哎呀,不喝点酒,我觉得说着话生疏,喝点酒之后,说话不那么生疏,这没什么嘛。”

    “好吧。”

    杨牧成在那边却是大声问道:“对了,伯父,你是想喝酱香型的白酒还是浓香型的白酒?”

    “浓香型的。”

    “好!”杨牧成直接抱了一件泸州老窖的1573出来,说道:“我们叔侄俩就喝这么一点够不够?”刘福贵有机会喝这种酒,可是屈指可数,在他们村里,只有等到村里敌意富回来,才会有机会喝到这酒,没想到这家伙直接抱了一件出来,他搓搓手,憨厚的说道:“小杨,老白干就可以了,这酒有点贵。”

    杨牧成心道:很贵吗?没有啊!他笑了笑说道:“伯父,你喜欢的话,回去的时候我给你发一车回去。”

    “嘶……”

    杨牧成幽怨的看着刘娜,小声说道:“刘娜,又怎么了?你不是要我装吗,我这样装的难道不像?”

    刘娜无语的瞪他一眼,说:“你这样倒是像,难道你没有想过会不会吓到我老爸他们,还有,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想法,我怕我会习惯。”

    “没事,习惯了就习惯了呗。”

    “小杨,我们坐下来好好喝几杯。”经过短暂的惊讶之后,刘福贵对这个女婿是万分的满意,就是这家伙太优秀了一些,自己女儿究竟会不会夯得住啊。心中这么想着的时候,杨牧成就已经拿出酒杯倒酒出来,两人菜没有怎么吃多少,酒就先下了一瓶,看的刘娜和刘娜的母亲是一愣一愣的,没想到杨牧成都这么能喝酒。尤其是刘福贵,俗话说的好,酒品看人品,这女婿简直没有二话可说。接下来,就是你来我往,等到结束的时候,虽然菜已经吃完,可刘娜父亲刘福贵已经快要站不住脚了,反而是杨牧成没有什么醉意,看的刘娜完全是没有了语言。刘娜母亲和刘娜收拾好之后,杨牧成这才看着刘娜母亲说道:“伯母,我帮你看看病,究竟是怎么回事?”

    春容一脸惊讶,说:“小杨,你是医生?”

    杨牧成想了想,说道:“呃,算是吧,就算是医生也只能算是赤脚医生,我是闲着没事帮人看看病。如果非得要说的话,伯母您还是我的第一个病人。”

    “哈哈,好吧,你就看看伯母的病还有没有得治。”

    杨牧成点点头,拿过刘娜母亲的手腕,手指放在她的脉搏上,中医的望闻切听他一样不会,只能用灵力来查探刘娜母亲的身体情况,只是这一丝灵力很是微弱,刘娜母亲并没有丝毫感觉,而杨牧成查探之后皱了皱眉头,是食道上出了问题,如果手术的话,机会很是渺茫。如果用丹药的话,没有一定的把握,想到这里,他慢慢闭上眼睛,突然想到一种可能,应该能成。

    刘娜对于杨牧成的医术倒是没有报任何希望,等到他检查站起来的时候,也没有问什么,对自己的母亲说道:“妈,明天我就带你到最好的医院去检查,你不用担心。”

    “傻孩子,看到你幸福的样子,我就心满意足了,你以为我到京城来是真的去检查病的吗?你老妈的心态很好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反而是你,不要什么事情都瞒着父母才是对父母最好的安慰。”

    刘娜抽了抽鼻子,说是不心酸是假的,她说:“小杨说了,让你去最好的医院好好检查,京城最好的肿瘤科医院,我都咨询了一下,动手术的话,能成功的。”

    杨牧成心中正想着心事,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惊讶的说道:“谁说要让伯母去最好的医院的?”

    刘娜和她的母亲听杨牧成这句话,两人完全惊呆了,尤其是刘娜,眼泪已经在眼眶中打转,心道:呵呵,还是自己太高估了自己,自己在他心中完全没有分量,装都懒得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