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章 我不是有意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6:07本章字数:3350字

    杨牧成见考试已经完全结束,面对这个不依不饶的小美女,他直直的来到小美女身边,恶狠狠的瞪着她问道:“臭丫头,从第一天开始,你就看我不顺眼,我自认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你,你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是喜欢我?”

    “流氓,我会喜欢你?你做梦!哼,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我警告你,离我嫂子远一些,要不然,我就要告诉我哥。哼!”

    杨牧成愣了片刻,自己到内隐门来只认识一个人,那就是海韵公主,而这小丫头说什么她嫂子,肯定就是海韵。难道那天她见到自己从海韵的屋子中走出来?想到这里,他眯着眼睛,直直的看着小丫头,说:“不要说你嫂子我不认识,即使认识你嫂子,我也没有兴趣,我到这里来是想要跟国师学习炼丹术,不是来跟你吵架的,你丫的最好离我远一些,要不然,我发起疯来我自己都害怕。”

    “切,说的你好像很厉害一样,我哥哥是战神,我会害怕你?”

    杨牧成早就想要教训这个小丫头,看她满脸不屑的神情,杨牧成眯着眼睛,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直直的瞪着小丫头,小丫头更是毫不示弱的瞪着他,只是接下来的一秒钟,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对面这个男子突然低下脑袋,吻上她的红唇,这可是自己的初吻。

    “啊……我要杀了你!”

    国师还是纠结是选丫头,还是杨牧成的时候,突然发现整个考场已经乱了套,小丫头手中拿着长剑,对着那个一开始让自己有些怀疑的年轻男子追杀过去,他直愣愣的对身边的宫女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宫女们面对国师的询问,早就已经是捂嘴笑了起来,毕竟,内隐门经过这么些年的变化,再加上外隐门的变化,虽然这里还是皇权至上的原则,可也没有华夏封建时期的桎梏。至少,皇宫之中就没有了太监的存在,所以宫女们才敢捂嘴偷笑,一个宫女简单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国师就完全傻眼了,这家伙还真是牛逼啊,战神的小妹都敢调戏,看来自己是老了。

    杨牧成也没有想到内隐门的女孩子比外隐门的女孩子剽悍这么多,亲了一下脸颊而已,至于拿着一把剑跟着自己追吗?至于看台上内隐门战神,皇城将军皇甫战愣了片刻,嘴角立即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笑意,自言自语的说:“小妹的性子还真没有哪个男子敢这样对她,看来,有一个能吃得住她的男子,不错,小妹也到了嫁人的年级,这家伙不错,有魄力。”

    国师看着整个考场就是他俩在追打,不由得轻哼一声:“皇甫英,杨牧成,你们在这么闹腾下去,直接取消你俩的资格。”

    “是!”

    皇甫英红着一张脸,当然不是羞红,而是被气的整张脸通红,她又恶狠狠的瞪了杨牧成一眼之后,这才来到前方,听最后的通知,国师没有让所有人多等,直接宣布最后进阶的人,这一次因为杨牧成和皇甫英两人的关系,国师直接多收了一个人,说:“你们回去休息两天,两天之后,我们将进行最后的测试,通过这个测试之后,你就可以明白自己是药童,还是炼丹学徒,老规矩,前三名则是老夫的嫡传弟子,你们下去好好准备一下。”

    众人告别国师之后,杨牧成也是回到自己临时的居住之地,晚上的时候,海韵终于是再次出现,杨牧成见到她的一瞬间,有些惊讶,也有些担心,说:“海韵,你这么来找我,国师和你叔叔知道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你知道吧?到时候所有的事情都前功尽弃。”

    海韵深深的吸口气,说道:“皇甫战帮我做掩护,不会有事的。我这一次来见你之后,不管结果怎么样,我也不会再见你。除非,等到你有实力堂堂正正的来内隐门,我们才会再见面。这一次来,我是把皇城地图和传送阵的路线给你送过来,你自己要考虑清楚你的逃跑路线,不要被我叔叔给抓住。”

    “好,谢谢你!海韵,希望我们见面那一天不会太远。”

    “嫂子,我们走了,国师和武皇往我们家去了,我哥让我过来通知你,你赶紧回去。”窗外传来小丫头皇甫英的声音,对于这个声音,杨牧成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这小丫头不待见自己,她的嫂子跟一个年轻男子碰头,她肯定不开心。海韵听到这个声音也是脸色一变,小声叮嘱道:“小杨,接下来的事情我就帮不了你了,能不能逃离内隐门,你自己小心。如果非得说能帮你的话,就是你被抓住之后,我可以把你给埋了。”

    “额,这个忙就不用了,我想我能够逃掉。”杨牧成尴尬的挠挠脑袋,把海韵送走之后,他坐下来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地图,整个皇城依山而建,整个大山比珠穆朗玛峰还要高。只有翻过皇城后边的大山才能到达传送阵。这条路被海韵标注为死亡之路,海韵的建议是往南逃,逃到大海之上,然后乘船到小岛上的传送阵,这是最为保险的方法。看到这里,杨牧成闭上眼睛,静静的想着逃亡的路线。

    “老大,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我们怎么闪人?”

    杨牧成指着地图说:“鹦鹉,你自己看,最近的路程是翻过皇城后边的大山,可现在正是最冷的时候,翻山越岭的话,大雪纷纷不好办。面对皇城骑兵,我们这样逃命的话,很有可能被追上,到时候就前功尽弃。海韵公主建议我们从海面逃走,你的意思是什么?”

    鹦鹉撇撇嘴,说:“干他娘的,我的意思就是。”

    “啪”的一声,杨牧成就知道找这家伙商量绝对没有好的建议,完全就是找屎的行为,只好直直的瞪着地图,他的想法还是倾向于最近的路,怎么翻过雪山才是最大的难点。翻过雪山之后逃命也是一个麻烦的事情,在这样高的雪山之中灵力的消耗绝对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他自己都不敢保证自己能逃过皇城的追兵。

    鹦鹉却是得瑟的看着他说:“老大,如果不干他娘的,我就倾向于选择雪山,我们不是有二哈吗,这家伙是水属性的法术,虽然实力减弱了不少,可是在雪上这种场景,可是他的主场,不敢说能干过武皇这些家伙,可是逃命的话,应该绰绰有余。”

    “二哈,不靠谱!”杨牧成说到这里,脑中突然闪过一丝灵感,狗拉雪橇。二哈,哇嘎嘎……我想到怎么逃命了。他站起来,说:“鹦鹉,你负责断后,欧洲带回来的弹药全部给我炸出去。我想到逃命的办法,到时候绝对能让这些家伙大吃一惊。”说完,他直接把客栈的木桌给拆了,准备自己逃命的工具。等到他完成手中逃命工具的时候,站起来忍不住哇哇大笑起来,随即,他的目光再一次注视在地图上,把一些细节的东西敲定之后,他这才倒在床上沉沉入睡。

    两天时间很快就过去,这一次的试炼不再是皇家考场,而是炼丹大师国师的炼丹房之中,只是这个炼丹房好像有些大,反正两个足球场是绰绰有余,国师微笑的看着众人,说:“好了,你们都是这一次的精英,即使没有货的前三名,成为药童你们不要灰心,三年之后,你们就直接晋升为炼丹学徒。其实,对于资质稍微差一些的来说,药童是你们成为炼丹大师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明白我的意思吗?”

    “谢谢国师!”

    国师满意的点点头,扫视了一下在场的是一位考生,说:“好了,你们既然能够站在这里,就应该知道,炼丹术的复杂性,炼丹术不仅仅是可以把灵草炼制成丹药,世间万物都可以炼制,尤其是妖修,鬼修,这些用来炼制特质丹药的效果比灵草还要好,他们的灵力所占的比例已经达到百分之八以上。高级的妖修,鬼修这些,完全可以媲美仙草。”随即,他神色突然一变,整个人变得庄严肃穆,说道:“你们记住,想要成为一名优秀合格的炼丹大师,记住一句话: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杨牧成心神一凛,这家伙还真是有他的道理,这句话很好的阐述了炼丹术真正的含义,只有什么都敢炼制的炼丹师才是真正的炼丹师。当然,这只是国师的想法和修为,他的老师,柳道人却不是这样,他说炼丹术的真正含义则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只有真正看破天地之物,才能成为真正的炼丹大师,而不是取之于灵草的灵力多少。

    皇甫英见他又在发愣,趁着众人没有注意的时候,她手上突然多了一把长针,心道:哼!嫂嫂要我帮着照看,如果有机会帮你制造混乱。你既然敢调戏我,就要准备好调戏我之后的结果,所以,她瞅准机会,手中长针直接扎进杨牧成的屁股。

    杨牧成一开始感到屁股上有点疼痛,回过头看着皇甫英问道:“小丫头,你在做什么?”

    皇甫英努努嘴,说:“杨大哥,很不好意思,我一时手滑,准备用来炼制丹药的银针插进你的额屁股了,要不要我帮你拔出来?”听皇甫英这么一说,其余的学子也是好奇的看着杨牧成的屁股,等看到他的屁股像是刺猬一样的时候,所有人都自觉的离皇甫英几米之远,心中不约而同的想到:这婆娘真的是一个疯子,珍爱生命,远离疯子。

    不要说他们,就是国师看到皇甫英的成果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心中暗暗为杨牧成这个可怜的家伙默哀,你丫的什么人不去招惹,居然敢招惹母老虎的皇甫英,真是嫌命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