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往事如烟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54本章字数:1452字

    阮景昕从怀里拿出一个瓷瓶,倒出一颗拇指大的黑色丸子,打开谢燕娘的嘴巴就塞了进去。

    白狼很快跳上床榻,钻入被子里,趴在谢燕娘的身边。

    庞禹狄看得惊讶,就算是他,也只是停留在彼此熟悉,但是不亲近的关系。最多的是认出了他的脚步声,不会像敌人那样,一见面就扑上来而已。

    不过自己跟白狼相处了这么多年,还没见白狼对谁那么上心。

    “看来碧儿很喜欢谢姑娘?”

    他说完,又看见榻上一块针脚细密的垫子,显然是刚做好的。

    谢燕娘想要拿垫子来讨好白狼,算是间接地讨好阮景昕吗?

    不得不说,谢燕娘用对了法子,没看大人盯着垫子的眼神变得柔和了不少吗?

    真是个聪明的丫头,看来不必庞禹狄来帮忙,也能入了大人的眼。

    白狼咬着垫子枕在身下,里面塞了满满的柔软棉花,它舒服得打了两个滚,这才乖乖窝在谢燕娘的怀里。

    ……

    谢燕娘觉得浑身都冷,整个人像是跌入冰窖之中,难受得直皱眉。

    她感觉到一处温暖,忍不住挪了挪,最后伸手抱住,果真又暖和又柔软。

    不对,柔软,还毛茸茸的?

    谢燕娘一个激灵便睁开眼,发现自己抱得不是被子,而是一匹白狼。

    她赶紧松开手,认出是摄政王身边的白狼,怎么会在自己的床榻上?

    谢燕娘低下头,瞥见白狼枕着自己做的垫子,蜷缩成一团。

    见她起来,白狼摇摆着大尾巴,在谢燕娘的脸颊上拂过,痒痒的,叫自己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谢谢你了,碧儿。”谢燕娘记得阮景昕是这么唤着这匹白狼的,那双绿油油的眼睛,并不像第一次看见那么可怕了。

    反倒像是碧绿的湖水,平静中带着柔和。

    白狼双耳动了动,尾巴在她手背上一扫,叼着垫子便跳下了床榻。

    谢燕娘瞅着它一摇一摆离开的背影,这匹白狼实在带着灵性,却像孩子一样。

    “它陪着你一晚,那个垫子便收下得心安理得了。”阮景昕推开掩着的房门,让白狼顺利出了去,在他的脚边磨蹭了一下,叼着垫子走远了。

    “它喜欢就好,原本就是做给碧儿的垫子。”谢燕娘用带来的一件旧衣拆开做布面,再跟小僧要了棉花,做了这么个小垫子,没想到白狼会这么喜欢。

    阮景昕笑着走近,缓缓开口问道:“谢姑娘知道碧儿是我心爱的宠物,这算是借着讨好碧儿来向我示好吗?”

    “若说是这样,大人会看轻民女吗?”谢燕娘低着头,摄政王不缺什么,金银珠宝,美人娈童,古董字画,应有尽有。

    她能拿出手的也没多少,只能投其所好,给阮景昕宠着的白狼做点东西。

    “谢姑娘做得很好,甚至可以说,比其他人做得更妥帖,也更得我心。”谢燕娘如此坦白,阮景昕也没隐瞒,对这个针脚细密的垫子,他是十分喜欢的。

    所有人只懂得给白狼送来猎物,给它送装扮的小巧项圈,甚至是只适合它的披风,却没想过给碧儿亲手做一个软垫子。

    夜里凉了,白狼趴在地上习惯了,不等于它不想要一个暖和柔软的垫子。

    阮景昕眼神柔和,这样一个聪明又心灵手巧的小姑娘,他不介意把人纳入羽翼之下,前提是谢燕娘真的能倾尽所有,为他所用:“容在下提醒姑娘,这已经过了一天了。余下的,还有两天。”

    谢燕娘一惊,这才发现窗外天色明亮,她不是睡了一会,而是睡了足足一整天。

    阮景昕没再打扰她,出去后交代院子里的庞禹狄道:“盯着她,这两天不管做任何事,都要向我禀报。”

    庞禹狄叼着一根小草,点了点头:“大人不信她?”

    “谢姑娘出现得太巧合了,身世再清白,那也可能是人为的。”阮景昕能安安稳稳,直到如今还没丢掉小命,就是因为他足够谨慎小心。

    闻言,庞禹狄的眼底不由闪过一丝沉痛和怀念:“大人,过去的事还没完全忘记吗?”

    阮景昕沉默了片刻,背对着他道:“说我心胸狭窄也好,我从不曾忘记过。”

    庞禹狄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当初的背叛对阮景昕来说,几乎是致命的打击。

    或许没有那样的机遇,如今他再也看不见阮景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