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偷走订婚合同

    更新时间:2018-08-17 10:00:17本章字数:1940字

    高耸的恒天琉璃大厦,耸立于安市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

    顶层,商务风格的总裁办公室里,传来顾骆琳娇媚而小心翼翼的声音。

    “傅总,我是联语集团的销售总监……”

    顾骆琳一身米黄色的运动服,乌黑的发高高束起。

    她灵动的眸子一番打量后,不敢懈怠地盯着窗边的男人,好似随时准备逃跑。

    那男人一身黑色的西服,高大伟岸的身躯显得不可一世,凛冽的眸子正俯瞰着整座城市的人来人往。

    他身后的棕红色办公桌上,文件和桌椅都成一定角度摆放整齐,笼罩着一股森严的气氛。

    顾骆琳又朝屋内走了几步,目光仔细地在办公桌上搜寻着什么,语中带笑地又补充了一句:“傅总,我今天是来谈谈关于上次的方案……”

    “我想我已经说清楚了,你们的方案不通过。你可以走了!”

    傅珈泽并未回头看她一眼,声音冰凉而带着隐隐的霸气。

    “傅总……”

    顾骆琳轻唤着,忽的扫见躺在最里层的“订婚协议”,顿时清澈的双眸发亮。

    她抽出那协议,捏在手里,嘴角便勾起一丝弧度,抽身离去:“傅总,既然如此,那骆琳先走一步。”

    她嘴角的笑意还未收,屋内传来一声历斥,

    “合同放下!”

    顾骆琳只当没有听见,加快了脚步。

    “砰!”

    下一瞬,门被猛地关上,傅珈泽大步上前。

    他利落的短发漆黑,薄唇红得好似泛血,一双深邃而狭长的双眸微眯,缓缓朝她凑近:“你是什么人?”

    “咳咳……”顾骆琳被庞大的身躯挡住了去路,轻咳两声,不由小声地嘀咕:“都说傅总裁,冷酷无情,果然是名不虚传。那个,我,我还有事,让我走吧。”

    傅珈泽眸色一凛,一手钳制住她的下颚,:“我问是谁让你来的?”

    顾骆琳捏紧衣角,挺直了腰杆:“我,我是今天来谈合同的销售总监。”

    “是吗?”傅珈泽扫过她眸光里的狡黠,嘴角禽起一抹似有若无的弧度,饶有兴趣微眯起眼眸。

    这女人的名片和手上的方案,的确是联天公司的销售总监。

    可她这一身装扮,未免也太过休闲,方才还企图偷走订婚合同!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实话!”他鲜红的薄唇微扯,骤然提高音量,一字一句说完,大掌猝不及防地夺过她手中的合同。

    顾骆琳不禁一颤,步子不由地往后退。

    她被傅家奶奶强迫签订了婚约,可整个澜市的人都知道,这傅总裁年轻有为,天才商业,可是冷血无情,更有甚者说他是杀人不眨眼,她此番之举,纯粹就是为了保命!

    “你,你不用知道!”顾骆琳偷鸡不成,不想暴露了身份。

    她眸光慌张四处张望,瞟见桌上的红酒,端起酒杯径直浇在了他的头上。

    “嘶!”

    酒红色的液体顺着傅珈泽的头顶,往下滴趟。

    他的脸一点点的变得阴暗扭曲,拳头一点点捏紧:“女人,你在找死吗?”

    “我告诉你,傅珈泽,你最好主动提出退婚,我根本不喜欢你。你走你的阳关路,我过我的独木桥!永不相见!”顾骆琳瞪着跟前的傅珈泽,一字一句地厉声宣告。

    她的声音迸发着惊人的力量,可手止不住地轻颤,双腿发软地想往外跑。

    傅珈泽擦过脸颊,凶狠将她整个人提起,一脚踹开了办公室里间的我是大门,将她扔在了大床上。

    “你,你要干嘛?”顾骆琳拽进了床单,发颤的朝着床边挪着身子,剔透的脸颊顿时变得惨白。

    “怎么?这就怕了?晚了!”傅珈泽大手扯掉了身上被酒水浸湿的西服,狠厉的眸光朝她凑近,一把捏住了她的下颚,阴冷地一字一句吐出:“我傅珈泽如若就这样让你出去了!岂不是要被人笑掉大牙!”

    顾骆琳一颗心不停地狂跳,仍使劲地扭了扭脖子,强装镇定地对上他的双眸:“傅珈泽,你最好乖乖放了我,否则傅奶奶不会放过你!”

    “是吗?你就是奶奶给我订的未婚妻,那我倒是要看看,怎么不放过我!”傅珈泽薄唇勾起的冷笑,让人头皮发麻。

    话音一落,他一手扯向顾骆琳的衣领。

    “王八蛋,你给我住手!”顾骆琳瞪大了瞳孔叫喊着,使劲地闪躲。

    但领口从一侧划开,露出粉色内衣包裹的丰盈雪白,纤细雪白的腰身也是半遮半掩,一头乌黑的长发因为动静太大,散落在两肩。

    她整个在白色的大床上,挣扎扭动着格外的撩人。

    傅珈泽脱掉了白衬衣,露出纹理分明的胸肌,阴冷着眸子朝她步步逼近:“你撒下的红酒,今天我就让你亲自舔干净!”

    低沉的声音幽幽传来,带着几分蛊惑几分玩味。

    顾骆琳白皙清秀的瓜子脸上,睫毛止不住的轻颤,那双平日清澈狡黠的水眸,难以掩饰的慌张,一手挡在了身前,声音都有些发颤:“你,你别过来!”

    她话音未落,傅珈泽欺身而上。

    他健硕的身躯仿佛自动忽略,身下女人软绵绵扑打的动作。

    可傅珈泽的目光却忽的瞥见她胸前玉坠,眸光一顿:“难怪会给我这么个未婚妻,原来是叶家人。死了一个,竟还不死心!”

    顾骆琳听不懂他在说什么鸟语,眸光猛地变得紧张,一把夺过玉佩,用力地一脚朝着他地身上狠狠一踢。

    “顾骆琳!”傅珈泽发出一声低沉的怒吼,眼里的火光仿佛要杀人。

    这该死的女人如果位置再偏那么一点点,他只怕是已经成了残废。

    顾骆琳根本没有勇气回头张望,拔腿就往外跑去,嘴里自我开导地念叨:“这是你自己招惹本小姐的!”

    “给我调查一个女人……”顶层办公室里傅珈泽拨通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