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附带着这么多原因

    更新时间:2018-08-17 10:00:17本章字数:2329字

    顾骆琳做梦都没想过,原来傅家奶奶对她的好,可能附带着这么多原因。

    她脸色泛白,眸光警惕地望向陆宜川:“那你又为何告诉我这些?”

    陆宜川从头至尾,仍旧挂着浅笑,好似不足为奇地回答:“因为我不想傅家达成目的。”

    “谢谢。”顾骆琳清冷的回答完,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抱着一丝的期待望向陆宜川:“三天后,我和傅珈泽的婚礼,你可有办法帮我退掉。”

    “不行!”

    没等陆宜川回答,傅珈泽凛冽而不容忤逆的声音传来。

    顾骆琳条件反射般回头便瞟见傅珈泽那张俊美而冰冷的脸庞:“你别过来!”

    他仿若没有听见,正大步流星地朝她走来。

    转瞬,傅珈泽毫不留情地将她整个提了起来。

    “喂!傅珈泽,你个王八蛋!你给我放开!”顾骆琳鼻尖传来傅珈泽身上淡淡的香味,失去重心,悬在半空,拳脚并用地在他身上踢打,挣扎。

    傅珈泽却如同钢铁般纹丝不动,大步朝着门外的黑色轿车走去。

    “不想我将你绑起来,你最好乖乖听话!”末了,他冷厉地一字字吐出。

    顾骆琳越发地惶恐,用尽全力地捶打:“王八蛋!松开,听到了吗?本小姐没功夫陪你玩,我还要回去上班!”

    傅珈泽径直将她放在了车座上,双手撑住她的两侧,双眸死死地逼视着她乱窜的眸子,视线略过女人粉嫩的唇,和挺直而微翘的鼻子。

    细密的冷汗顺着她清秀的脸颊滴趟,晶莹剔透。

    她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傅珈泽高挺的鼻,薄唇……放大了出现在她的瞳孔里。

    他火辣辣的目光带电般,让她的脸颊不断发烫,心一个劲的跳,越来越快!

    “你,你给我闪开!”她慌张地说着,手胡乱地推拒着。

    傅珈泽忽的拽住了她的手腕,鲜红的薄唇微启,警告道:“奶奶让我带你去傅家,如果你想现在就给她添个孙子,你就继续动!”

    他一字一句的声音让人背脊发凉,安静的车内顿时格外的暧昧。

    顾骆琳僵住了,身体里所有的血液,都一股脑的轰然窜到了头顶,头皮发麻。

    傅珈泽望着她傻掉的模样,没想到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还有怕的时候。

    他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轻声吩咐:“开车!”

    车子一路飞驰,顾骆琳像一只受惊的兔子,全程警惕地盯着傅珈泽的一举一动,大气都不敢出。

    傅珈泽一侧脸,她的余光撞上他的,她便立马心虚地弹开。

    直到车里暧昧而燥热的气氛,憋得她快要窒息了,车子才缓缓在傅家别墅下停住。

    她忙不迭地溜了出去,猛地细了几口气,扇着风。

    傅珈泽又不知什么时候飘到了她的身后:“怎么?不进去,还是要我抱你进去?”

    “阴魂不散!”顾骆琳剜了他一眼,快步去了大厅。

    别墅是欧式建筑风格,门口一大片的青草地,中间留出一条小径,靠左边是蓝得透亮的泳池,右边是种植的各种花卉。

    傅老太太瞧见进来的身影,忙得起身迎接:“骆琳,泽儿,奶奶可把你等来了。快进来,我让人都做好了饭菜,就等你们两了。”

    她头发花白,穿着一身黑色的裙子,慈祥的笑着,将顾骆琳拉到了自己身边。

    “好,奶奶。”顾骆琳乖巧地跟着,到了餐桌前。

    只是脑海里回荡着陆宜川的话,她再次看到这个对她各种资助的大善人,有了一种别样的滋味。

    “奶奶,我对你给我挑的这个未婚妻,十分满意。我和骆琳一见如故,骆琳,是吧?”傅珈泽薄唇浮起了一丝浅笑,正一脸温柔地望着她,和昨日的冰冷无情判若两人。

    “额……”顾骆琳扣着脑袋,讪讪地笑着。

    欠下了傅家奶奶太多的恩情,让她没脸说不满意,拒绝,蠢拒……她只是凶狠地斜昵着傅珈泽,指甲不动声色地牵着他的大掌。

    傅太太好似看出她的尴尬,和蔼的笑着:“好,你们满意就好。正好我和张妈有些事情要去办,你们两吃完饭,泽儿你带着骆琳好好玩玩。”

    顾骆琳闻言,连忙喜笑颜开地欢送着:“好,奶奶你去忙,可千万不要耽搁了大事。”

    瞟见傅家奶奶一走远,她捏紧了拳头,用力甩开傅珈泽的手:“傅珈泽,你给我松开!”

    傅珈泽将她刚才得知奶奶要走的窃喜尽收眼底,挑了挑眉,饶有趣味地扣住了她的腰,小声提醒:“如今奶奶正在二楼俯瞰全场,如果你不想失了形象,最好扮演好我的未婚妻。”

    “什么?”顾骆琳一脸震惊,余光还是下意识地瞟向二楼。

    果然傅老太太在上面俯瞰全场!不是说好有事的吗?

    “好的,珈泽。”她缓和了表情,笑靥如花地伸手抚过他的脸颊,下一瞬,便瞧见他的脸越来越近。

    傅珈泽霸道地吻上了她的唇。

    “唔……唔……”顾骆琳心里万马奔腾,恨不得一脚踹死跟前这个卑鄙小人,手加大了力度使劲地掐着他。

    直到她的指尖渗出血丝,他依旧没有松开,好似在细细品尝着一道美味,扣住了女人不听话的手。

    “嗯……”她的挣扎渐渐变成了呻吟,他让她快要窒息般地沉沦,没了理智软绵绵的靠在他的怀里。

    望见楼上的傅奶奶露出了笑脸,傅珈泽才离开她的唇,勾起了她的下巴,轻声问道:“是要爱上我了吗?我的未婚妻!”

    “放,放开……”对上他深邃的眸子,她脸涨得通红,她慌了,一把将他推开地落荒而逃:“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傅珈泽勾起一抹冷笑,不紧不慢地在餐桌前用餐,傅奶奶没多久也下来了,眼底眉梢是藏不住的笑意:“泽儿,多吃点。”

    “她是叶家的人吗?”他修长的手指点了点桌面,好似漫不经心地问着。

    傅奶奶却当即脸色一沉,目光锐利地盯着他:“你还知道什么?”

    “我知道奶奶不会随随便便爱心泛滥,给我挑个未婚妻。”傅珈泽冷峻的脸庞依旧带着看不穿的浅笑,语气云淡风轻。

    他太清楚,他的奶奶是个一丝不苟人。

    傅奶奶当年一手创下傅家,本来准备交给手傅珈泽的父亲傅夜凯。可傅夜凯一再让她失望,她只能重新回来坐镇,寄希望于孙辈。

    长子傅珈铖和傅夜凯如出一辙,喜欢艺术,情怀,体验生活,旅行,所以傅珈泽是她最大的希望。

    对于傅珈泽的婚事她断然不会随便。

    傅奶奶好似在刻意隐藏着什么,她盯着傅珈泽,手一点点收紧,声音格外低沉地开口:“珈泽,我的事,你不需要清楚。如果你不想我把这公司给珈铖,你就最好让我满意。不管你用什么法子,我要顾骆琳心进傅家。”

    “好。”傅珈泽说完,转身离了别墅,对门外恭候的司机吩咐:“最快的速度,追上那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