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陆宜川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17 10:00:17本章字数:1802字

    顾骆琳吃完面后习惯性的要把碗送出去,刚开门准备出去,就被两个警卫拦住了。

    “顾小姐,您这是要去哪儿?”警卫面无表情的问道。

    顾骆琳对着几个大汉可是什么好印象啊,没好气的说

    “去洗碗啊,这用过的碗放在卧室里像什么样子!”说完还白了警卫一眼,便要继续下楼去。

    “这点小事就交给下人去做吧,大少爷吩咐过,顾小姐这段时间不能走出这个房间。”警卫伸出手臂拦住了顾骆琳的去路。

    顾骆琳还以为傅珈泽只是说着给她添堵的,没想到还来真格的。

    但她也不是傻子,不能硬闯呢只能智取了。

    “呢好吧,既然是这样呢我就不送下去了,你拿着吧。”说完便把碗给了警卫,自己装作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回了房间。

    虽说房间里应有尽有,但此时的顾骆琳哪里想看电视玩游戏啊,一心只想着则么逃出这个大别墅……

    就在她在床上翻来覆去抓耳挠腮的时候,忽然外面传来了一声声的狗叫,顾骆琳好奇的向窗外看着,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

    这场面真是气派啊!

    没想到间客房的阳台正好对着别墅的大门。所以现在外面发生的一切顾骆琳都看的清清楚楚……

    别墅的大门外停着一辆加长林肯。在林肯车前面站着五,六个警卫。警卫前面站着一个一身墨蓝色西服的男人。他的嘴角带着笑意,纵使他面对的是傅家训练有素的警卫和那十几条恶犬……

    顾骆琳在月色里定睛一看,呢不就是陆宜川吗!

    这都晚上了他来做什么,而且看着这傅珈泽对他有敌意啊,说起来这陆宜川应该也是他的朋友,则么感觉这傅珈泽要放狗咬他呢……

    “傅少,你这是干什么?难道你就是这样接待客人的吗?”陆宜川一边把玩着他西装袖口的扣子,一边玩味的对傅珈泽说道。

    “我傅珈泽当然不是这样对待客人的了,但是,我有说你是客人吗?”傅珈泽坐在一把转椅上不紧不慢的说道,左手不停的摇晃着手里高脚杯,左高脚杯里的红酒想血一样透红,月光照射下还反射出光芒。

    “你!”陆宜川顿时觉得脸上挂不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看来陆家大少爷此次前来是想和我家的看家犬一较高下啊?”这时傅珈泽盯着陆宜川说。

    “傅少,你我兄弟多年,今日这是则么了?”陆宜川努力定下心神。

    “你昨晚干了些什么?你自己不清楚吗?我应该把你当做座上宾吗?”傅珈泽凌厉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顾骆琳有些狐疑,路宜川昨晚对傅珈泽做了点什么吗……他们不是好兄弟吗……

    陆宜川听到这句话却笑了起来,“不过就是喝了几杯酒而已,傅少计较这么多干嘛。”趁傅珈泽还没说话,陆宜川又赶忙说道:“其实我这次来,是想告诉你关于嘉玲的消息的,你可以不买我的单,但是嘉玲的面子你总该给吧。”

    傅珈泽听到嘉玲时瞬时瞳孔一聚,手指一紧……

    “昨夜的事我暂且放过你,你先随我进来吧。”说着便起身准备往庭内走去,在转身一刻突然看道二楼的客房有亮光,停顿了一下便又朝厅内走去……

    顾骆琳看到他们都往里面走来了,探回头来想着,这嘉玲是谁,为什么傅珈泽一听到这个名字就改变了主意放陆宜川进来了……

    心里想着一定要出去听听他两会说些什么,可是这外面还有警卫,怎么办呢……

    忽然顾骆琳觉得眼睛看向了卫生间,有了!她从洗漱台上拿了一块毛巾扔进了马桶里,并狠狠地按了抽水键。

    顾骆琳快步走到门前,捂着肚子打开门,对着警卫说:“大哥!这傅少不让我出去可以,但是不能不让我去厕所啊,这人有三急,我刚想上厕所没想到马桶竟然是堵着的!”说着顾骆琳还装作一副肚子很难受的样子。

    两个警卫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则么办。这时顾骆琳又说:“大哥啊,你们快去看看那马桶吧!我这着急去厕所!现在除了卫生间哪里都不想去啊!”

    “呢好吧,顾小姐您稍等。我们马上处理。”警卫说完便进了房间,奔着马桶去了。

    顾骆琳看着警卫上当了,马上撒腿就跑!

    可是还没跑下楼就被别的下人看见了。呢个下人张口就说:“顾小姐!大少爷吩咐过您不能出房门的,您快回去!”

    顾骆琳真是无语啊,则么会这么倒霉,便随便找了个房间进去了,准备着先藏身,等着呢些人走开了再出去找找傅珈泽和陆宜川在哪里谈话……

    过了一会儿外面安静了,顾骆琳刚想从衣柜里出去,却听见房门响了,吓得她赶紧又退回去……

    “陆宜川,你昨晚就和我说有嘉玲的消息我才过去的,你今天再敢骗我,我要你好看。”这说话不是别人,正是傅珈泽。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她正想找他两呢,他两就送上门来了!于是顾骆琳便乖乖地待在衣柜里听着他两的对话。

    “傅少,昨晚是你喝多了走得急我才没说完的。今天确实是单纯的想告诉你关于嘉玲的事的。”陆宜川风轻云淡的说着。

    “呢你倒是快说。”傅珈泽显出一副不想和他多废话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