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看来还是不够恨我

    更新时间:2018-08-17 10:00:17本章字数:2115字

    正在赵晓微准备出去找她的蓉儿时,正好撞见从外面回来的沈娇蓉。

    “蓉儿啊,你去哪儿了,我还没说完呢。”

    她看了一眼厅内,微微一笑

    “不用说了,你让人告诉爸爸一声,就说我们先回去了。”说完便要往出走。

    赵晓微便拦住

    “为什么啊,妈妈还没有给你介绍公子哥呢。”

    “不用担心,不久之后会有人主动来找我们的。”沈娇蓉自信的笑着,说完便径直走了出去。

    还没明白过来的赵晓微楞了一下,还是跟着沈娇蓉走了。

    过了许久,顾骆琳终于陪着傅珈泽应付完所有的人。陆宜川说的没错,自打进了这个酒店,傅珈泽就再也没离开过她。眼下就要入洞房了……

    到了酒店的婚房里,两个人各怀心思。

    “我这一天都陪着你,老婆你可还满意?”傅珈泽戏谑的对她说。

    “满意,满意死了!”顾骆琳皮笑肉不笑的说着。

    “呢我们就来做些让你更满意的事。”说着傅珈泽便向顾骆琳靠近着。

    就在顾骆琳做起防御姿势时,他却又停了下来。

    “我实在劳累了一天了,现在有些劳累。你先给我捶捶背吧。”说完便背对着顾骆琳,闭起了眼睛,一副等着享受的表情。

    顾骆琳心想,这真是个好机会,要是她现在刺伤他不就能和接应我的人碰头了吗……

    想着便摸了摸腰间的匕首,刚想抽出来,但还是下不了决心……

    “你在干什么?你倒是快点啊。”傅珈泽表现出不耐烦。

    听到他的声音,她赶忙抽出手,态度不好的说道

    “你累了就去洗澡啊,还想让我给你捶背?你不怕我把你锤死啊?”

    傅珈泽轻笑了声

    “好,为了不让你捶死我,我去洗澡。”说完便脱衣解带准备洗澡。

    “哎哎哎!你要脱你进去脱啊!”顾骆琳捂着眼睛说。

    傅珈泽没有再理他便进了浴室,打开了花洒,但是他并没有洗澡,而是在门口听着顾骆琳的动静……

    顾骆琳心想,难得这傅珈泽这么听话,不如就趁着他洗澡逃走吧!

    说完便蹑手蹑脚的准备离开。

    浴室内的傅珈泽通过半透明的玻璃看到了她的人影。裹着浴巾就出来了

    “你这是要去干什么?”顾骆琳不由得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危险。

    算了!一不做二不休!

    她从腰间取出呢把刀,转过身来把刀对着傅珈泽

    “傅珈泽!我相信你也不愿意娶我!你让我走吧!”

    “让你走?我凭什么让你走?”傅珈泽倚在墙上,一脸不在意的说道。

    “就凭我手中这把刀!”顾骆琳双手握着刀,对他说道,眼睛里却闪烁着胆怯。

    “呢你刺啊。”傅珈泽想顾骆琳走去。

    “你不是想杀我吗,你倒是刺啊。”傅珈泽每走上前一步,顾骆琳就退后一步。

    “你,你不要过来!”

    “是不是你还不够恨我!”傅珈泽一把夺过她手中的刀,把她钳在了墙上。

    他低头看着顾骆琳的小脸,不由得瞟到了她白如凝脂的脖子和那诱人的锁骨。

    顾骆琳被吓得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股股热气洒在他的脖子上,挑逗着他那雄心荷尔蒙……

    傅珈泽再也忍不住,把顾骆琳扛起来往床上一扔,匕首随手扔到了床头柜上。

    被摔倒床上的顾骆琳就像躺进了棉花里,越挣扎往里陷得越深。她转身想要爬走,却被傅珈泽抓住拉开了背后的拉链,大手一拉便把婚纱扯了下来。

    看着眼前衣不蔽体的顾骆琳,傅珈泽戏虐道

    “舍不得杀我?呢是爱上我了吗?我现在就让你尝尝什么叫做女人的滋味!”

    说罢便吻上她的细颈,双手在她的胸前放肆着……

    “傅珈泽你这个混蛋!你禽兽不如!你放开我!”身下的顾骆琳不停的反抗着

    但这样的攻击力对他一点伤害都没有,反而让她的肌肤更多的在他身上摩擦……

    他干脆直接进入……这是他第一次在意识清醒的时候要她,他能感受到身下的柔软,她就像是一朵罂粟花,一旦碰上就会上瘾,戒不掉。

    他不由自主的一次次深入……

    顾骆琳感受到了身下的疼痛,无比的绝望。眼神瞟到床头柜的匕首,艰难的伸出手去够到它,向傅珈泽刺去……

    他没想到顾骆琳会在这个时候刺伤他,吃痛的闷哼了一声。连忙起身来捂着伤口。

    用责备的眼神看着她。

    顾骆琳也连忙做起身来,看着手里还在滴血的匕首,心里不禁的慌张起来。

    她自己也敢相信,平时连鸡都不敢杀,现在竟然伤了人!她随手抓起一旁的婚纱给傅珈泽堵着伤口

    “你没事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我刚才也不知道则么了……”顾骆琳自责的说着,眼看着泪花都要出来了。

    “行了别说了,给我打通内线让人送我去医院!然后上床盖好被子!”傅珈泽冷静的说着,但她还是从中听出了许些怒意……

    “好好好。”顾骆琳急忙答应这,慌手慌脚的去打电话,然后乖乖躺到了床上。

    她刚上床,就有人开门进来了。

    “傅少,您这是则么了!”进来的酒店经理看到被血染红的婚纱也是傻了眼。

    “被刺伤了看不出来吗!”傅珈泽没好气的说道。

    “快快快,给傅少穿衣服,给医院打电话!酒店经理焦急的吩咐着身后的人。

    这傅少能在他们酒店办婚礼,对他们来说是一件极其荣耀的事,他们董事长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好好操办,千万不能出什么差错。但是现在傅少却在洞房花烛夜受了伤,这可则么交代。

    这个房间里只有两个人,他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蜷缩在被子里的顾骆琳。

    “看什么看!还不快点送我去医院!”傅珈泽对他大吼着。

    “好好好。”酒店经理连忙应和着。

    “快,快送傅少去医院!”一群人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床上的顾骆琳一人凌乱着……

    “则么办,我是不是犯罪了……刚才傅珈泽流了好多血,他会不会死啊……”

    她想追出去和他们一起去医院,但是她的婚纱已经撕扯的不能穿了。

    对她最好的就是傅老太太了,但是现在受伤的是她的孙子,这事还不能告诉她。

    她想起了几天未联系的闺蜜王伊然,连忙给她打过去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