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根本感化不了

    更新时间:2018-08-17 10:00:18本章字数:2062字

    “傅珈泽!你干什么!”顾骆琳想他大吼着。

    “我要去厕所!谁知道你睡得像猪一样叫都叫不醒!”傅珈泽也不甘示弱的回道。

    “你!”她生气极了,觉得眼前这个人根本感化不了!但看了看他的伤,又心软了下来。

    “好,走,我帮你去厕所。”

    “不用了,你走吧。我突然不想去了。”傅珈泽放下水桶,又躺回床上。

    顾骆琳看着自己湿淋淋的衣服,想着确实不应该再待在这里了。

    走出医院,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马路边大哭了起来。想想这一天傅珈泽的故意刁难。心里委屈死了……

    她没有人倾诉,也不能倾诉,毕竟这是她欠他的……发泄过后,她打通了王伊然的电话。

    “喂?骆琳,你这大半夜的不睡觉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早已睡下的王伊然被电话吵醒。

    “伊然,我现在在医院,现在打不到车,你,你能来接我一下吗。”顾骆琳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她是很不想麻烦别人的。

    “你怎么了?大半夜的怎么在医院?你在呢儿别动,我马上去接你。”王伊然听出了她的不对劲,连忙起床穿衣服。

    挂了电话的顾骆琳站起身来向傅珈泽的病房望去。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让他改变对自己的看法!

    病房里的傅珈泽在赶走她之后却睡不着了,心里想着是不是自己做的太过了,毕竟是个姑娘家家的,这大半夜的能去哪儿啊,他翻来覆去就是觉得心里不安生,便起床向窗外望去。正好看到王伊然从车上下来,把顾骆琳扶上车,然后扬长而去。这下他才叹了口气,回床上躺着。

    “不是骆琳,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浑身都湿透了。”王伊然从后座拿出她的备用衣服递给她。

    “快点把这个换上,一会儿该着凉了。”

    “没事伊然,估计是我这几天太累了,傅珈泽叫我没叫醒,就泼了我点水。”她一边说一边换衣服。

    “这叫泼了点水吗?就算你有错在先,他傅珈泽也不能这样欺负你啊。”

    “这都是我欠他的,能让他原谅我,才是最重要的……”

    王伊然感到无奈,也没有再说什么。换好衣服的顾骆琳看着这路像是回王伊然家的,便急忙拦着。

    “哎伊然,你还是送我回傅家别墅吧。”

    “什么?你还要回傅家的别墅?你是受虐狂吗?”王伊然毫不客气的说道。

    “不是,我明天还要早起给傅珈泽做早饭。”顾骆琳小声地说道,生怕伊然再说她……

    “我真是服了你了。”王伊然看着她憔悴的样子,也不好再说些什么。点头便向傅家别墅开去。

    “我就知道伊然对我最好了。”顾骆琳在一边讨好的说道。

    王伊然无奈的摇摇头。

    车子开到了傅珈别墅。顾骆琳和王伊然道别后便快速的进去了。

    王伊然在车内看着她的身影,心里想着明天一定要去会一会傅珈泽,给骆琳出一口恶气。

    第二天,顾骆琳依旧早早的到了医院。走进病房拉开了窗帘,一边拉一边说:“今天的天气很好的,病人应该早点起床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这样对你的病情也有好处。”

    床上的男人被闯进房间的阳光刺醒了,睁眼看了看眼前的女人。心里想着,她怎么又来了,上次自己给她的难堪还不够吗。这肯定是睡不成了。

    “扶我起来。”傅珈泽依旧是冷冷的说道。

    顾骆琳也没有含糊,马上上前去给他搭把手。

    “我今天给你熬了小米粥,你以后要是有什么想吃的直接和我说。我给你做。”说完便打开了斑纹饭盒,从里面盛出一碗粥。

    “一会儿吃了饭我带你到院里走走吧,晒晒太阳对你是有好处的。”她一边说一边吹着勺子里的粥。吹了几下便要往他嘴里喂。刚到了傅珈泽的嘴边傅珈泽就用手打开了

    “我不爱喝小米粥,我不想吃。”说完便躺了下去。

    顾骆琳没有防备着他会这么做,毕竟以前就算他在刁难她,在吃饭方面也是很好伺候的。左手的汤因为没拿稳而打翻了,虽然她穿着长牛仔裤,但还是有汤汁流到了脚踝处,她能感觉到那处传来的阵阵疼痛……她捂着嘴跑出了病房,她不想让傅珈泽看到她的难堪,更不想在她眼前哭……

    傅珈泽听到关门声,心里想着这个女人终于走了,他可以睡个回笼觉……就在他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觉时,门又开了。这让他心里很是烦躁。

    “大哥,别来无恙啊,这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还不起床吗?”傅珈铖推门而入。

    “哦我忘了,你现在是病人,需要卧床养病。怎么样,你好点了吗。”

    “你是来看我死没死的吧。”傅珈泽也丝毫没有给他留面子。

    “大哥你这话怎么能这样说呢。咱俩可亲兄弟啊。”说着还坐到了他的床边。

    “站起来!我身边的位置是给你坐的吗!”傅珈泽猛的看向他,意在告诉他,他连坐在自己身边的机会都没有。

    傅珈铖却神经反射的站了起来,脸色不由得有些难看。

    “呵。大哥,我可听说昨天嫂子差点把你整残废了,你倒是给我说说怎么一回事啊。”傅珈铖戏虐的说道。

    “傅珈铖,你是不是觉得公司事太少了?大早上的有功夫来我这里听八卦。你要记住,我傅珈泽还没死呢,这公司我还是掌控着的。”他不紧不慢的说道,意在告诉他,如果他很闲的话,他不介意给他找点事做做。

    “好,我知道了,我这就走。”说罢便气呼呼的转身离开。

    就在他打开房门的时候,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王伊然。

    “怎么是你?”傅珈铖惊讶的说道。

    “怎么就不能是我了,你起开,我又不是来找你的,你要走就快走,省的在这儿碍我的眼。”王伊然说完还对她挥了挥手,显得很是不耐烦。

    傅珈泽听到了女人的声音,不由得提起了兴趣。他记得这个声音,这个女人在他受伤呢天晚是和顾骆琳一起来的。心里想着,今早儿可真是热闹啊,什么人都往他这里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