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章 放开她

    更新时间:2018-08-17 10:00:20本章字数:2039字

    凳子撞到光头的腹部时直接就散架了,血液从口中流出,疼的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周围的小喽啰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却也不由得往后推了好几步。

    警卫赶忙上来处理这些人。

    他快步的走到叶世宇面前。“放开她。”声音冷冽还带着怒气。

    “不放。”叶世宇丝毫不肯退让。

    一旁的王伊然赶忙过来救场。“世宇,你快放开骆琳,他的骆琳的老公。”

    叶世宇听了这话眼眸不由一紧。她结婚了?

    傅珈泽一刻都不能忍受这个小女人依偎在别的男人怀里。一把把她扯了回来。

    顾骆琳刚想挣扎,却闻到了呢股熟悉的味道。整个人都安静了的下来,还往这个男人怀里蹭了蹭。

    看着她红红的脸蛋,他的眸底充满了怒气,横抱起她就出去了。

    叶世宇还楞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王伊然无奈的叹了口气。“世宇,你不在的这几年,真的发生了好多事。”说完把杯中的酒全部倒入了肚中。

    “或许是吧。”他终于回过神来,要了一杯最烈的酒。

    “什么时候回去。”

    “不回去了。”叶世宇坚定的说到。“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骆琳。”

    “可惜啊,晚了。”王伊然惋惜的说到。

    叶世宇苦笑了一声,“算了,不说我了。你快和我说说你们这几年的变化吧。”他扯起一抹牵强的笑容……

    回别墅的路上,傅珈泽大开着车窗想让顾骆琳清醒清醒。没想到这个女人却一直往自己怀里钻。“好冷啊,冷死了……”她双眼紧闭,眉头也锁着。

    看的傅珈泽心疼,最后还是把车窗升起了。他抬手把她抱进怀里,这个女人什么时候都不让他省心。司机去她公司没有接到她,就立马给他打电话了。上次在大排档的事让她心有余悸。几乎翻遍了整个华安市才在呢间酒吧找到她,虽然她没有什么大碍,但一想到刚才呢个男人他就来气。

    “刚才呢个男人,查。”他看着副驾驶上的警卫,利落的说到。

    “是。”警卫也不敢拖泥带水,赶紧答应到。他很久都没有见过少爷这样动怒了,呢个光头不死也得残啊。

    怀里的小女人开始不安分起来,不停的扯着身上得衬衣。“好热啊,我不要裹着这个……”她喃呢着。

    看的傅珈泽也是一阵躁动,他也好久没有抱过她柔软的身体了。按下按钮,挡板升了起来,阻隔了驾驶室的视线。

    “骆琳,你乖一点。马上就到家了。”傅珈泽柔声柔气的哄着她。

    “不要,太热了,我不要……”身上的扣子已经被她自己全部解开了。少女的胸部展现在了他的眼前。

    该死。不能喝酒还喝这么多,幸亏他去的及时,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你不要乱蹭……”傅珈泽强忍着心底的浴火。

    她感觉到头顶上有一股凉气扑面而来,很是清爽。不由得想要寻找源头,却碰上了一处冰凉的柔软,让她感觉很是舒服。

    当她吻上他的呢一刻,傅珈泽所有的底线都不复存在了。他猛烈的回应着她,天知道他有多想她的身体。手不停的蹂躏着她胸前的柔软,想把她融入自己的身体。

    “嗯……”怀里的小女人不禁轻哼一声,把他从浴火中拉了回来。

    他停下了动作,微微升下车窗。他不想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要了她,他怕她会恨他……

    “骆琳,你醒醒。”看着她那能掐出水的小脸,真怕会控制不住自己。

    “干嘛……”顾骆琳嫌弃的打开了脸上的手,吹进来的阵阵微风让她安静了下来。

    傅珈泽看着她滑稽的样子,不由得笑出了声。“小美女,你能告诉我你最喜欢谁吗。”他不禁的想逗逗她。

    一听有人夸她是美女,心里也是乐开了花。但是上下眼皮就像打架一样,怎么也睁不开眼睛。“我最喜欢伊然了,伊然对我最好了。”她笑的像个孩子。

    “有没有喜欢的男人?”

    “男人?世宇哥吧,他对我也可好了。”它依旧甜甜的笑着,一旁的男人却拉下了脸。她竟然会喜欢别的男人!“我刚才好像还梦到他了……”她轻声喃呢着。

    “呢傅珈泽呢?”他干脆直接问了出来。

    一听到傅珈泽这三个字,她竟然皱起了眉头。“傅珈泽是大混蛋!他和别的女人去吃饭,还找人暗杀我!我最讨厌他了!”她振振有辞的说到。

    傅珈泽听到这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什么时候找人暗杀她了?想保护她都来不及啊!

    难道这就是她态度转变的原因……

    他不由得苦笑了一声,自己在她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绑架了她的养母不算,还要把她置于死地。应该是十恶不赦了吧。

    手臂的力道不由得加紧,只有喝醉了的她才会安安分分的待在自己怀里吧。他一定会尽快处理好这些误会,让这个女人心甘情愿的更着他。

    他轻柔的帮她穿好衣服,怕她着凉,又把自己的外套给她套上。

    李妈接到司机的电话,早早就煮好了醒酒汤。他把顾骆琳抱进卧室后,佣人就送过来了。醉酒的小女人比平时多了一丝妩媚,十分诱人。但他更想要的是灵与肉的结合。

    他轻轻的吹着汤药,“来骆琳。”他扶起她,把汤药灌进了她的嘴里。

    “这是什么啊,好难喝。”还没等把勺子拿下来,她就吐了出来。

    傅珈泽也没有因为衣服上沾了汤渍而生气,依旧一脸的宠溺。“这是醒酒汤。”

    “醒酒汤?”顾骆琳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我没喝酒啊。我喝了点甜甜的饮料怎么会醉呢。不过你长得好好看啊。”说着还把手放到了他的脸上。“皮肤也好滑啊。”

    傅珈泽顿时拿她没招。“我天天睡在你枕边,你是第一天发现我很好看吗?”

    “帅哥你天天睡在我枕边吗?”顾骆琳歪着头看着他。“呢你今天也和我睡好不好。”

    “好。”他爽快的答应着。这还是第一次她主动要求自己和她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