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4章 实在看不下去

    更新时间:2018-08-17 10:00:22本章字数:1993字

    第94章实在看不下去

    傅珈泽倒是不以为然,他知道奶奶根本就没把呢个女人当回事。“您以前就是太宽容了,一个入不了傅家祖坟的女人怎么有资格参加家宴。”

    “珈泽!”老太太还没说话,傅夜凯先板起脸来。虽然自己在家里没有实权,但林佳阳到底是他的老婆,他实在看不下去了。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傅珈泽对上他的双眸,眼里尽是鄙夷。

    “你!”傅夜凯气的说不出话来。他说的没错,以女主人身份入葬祖坟的只有曹颖莹一人。他不想再与这个儿子争论下去,“妈,我上去看看佳阳。”

    老太太捂着胸口,摆了摆手,没有看他。傅夜凯叹了口气,便上楼去了。

    这两个人离开后,老太太也恢复了常态。“小兔崽子,现在高兴了?”傅珈泽笑出了声,但是顾骆琳却一脸疑惑。

    他重新把这个女人揽入怀中,“这样的事,在我们家每天都会上演。”她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奶奶和他在整林佳阳。

    “啪!”一个精美的花瓶就这样碎在了地上。“像我这种人!不让我上桌吃饭!不让我入祖坟!”林佳阳像发疯了一样,不停的摔着屋子里的东西。傅夜凯推门进来,看到屋里狼藉一片,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林佳阳,她永远是呢副温顺的样子,不管傅珈泽如何排挤她,她都能忍下来。“佳阳。”

    她正准备再摔碎一个物件,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却楞在了原地。傅夜凯直勾勾的盯着她,眼睛里充满着不可置信。一瞬间,她倒在了地上,大哭了起来,什么名媛气质,都不要了。傅夜凯看着有些心疼,到底是给自己生了个儿子的女人,他赶忙走上去抱住她。“佳阳,你别这样。”

    看见傅夜凯心软了,她也懂得见好就收。能在他身边呆这么久,就是因为能松紧有度。“老公,我心里委屈。”她娇滴滴的说到。

    傅夜凯抚着她的发丝。“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我明天就好好和珈泽谈谈。”在他怀里的林佳阳微微点头,但眼光里却放出寒光。谈谈?要是有用的话,自己用的着忍耐这么多年吗……

    一场闹剧过后,傅珈泽就拉着小女人钻进了卧室,不管顾骆琳怎么反抗他都不理。刚关上卧室门,她就急着想出去。“傅珈泽你让开,我得去陪奶奶。”说着就往门口走。

    他健壮的身躯一下子挡在了她的面前。“我比奶奶更需要你。”看着这样的架势,今晚应该是出不去了。“你什么时候离开。”她到也不反抗了,自顾自的坐到了沙发上。

    “老婆,你不是说不生气了吗。”傅珈泽赶忙伏过身子来,对她说着好话。

    一想到刚才的场景她就来气,“呢是你逼我的!”她的眉头微微皱起。

    “我说过,我们之间有误会,你能等我把事情处理完吗。”他知道她恨自己,可是一但现在破功,这所有的一切都前功尽弃了。顾骆琳也感觉他有事情瞒着自己,可是他什么都不肯说,她该如何相信眼前这个男人,更何况自己的养母还在他手上……

    “我问你,什么时候离开。”她对上他的双眸,看着里面的温柔渐渐消失,恢复平静。傅珈泽直起身子来。“现在。”说完他就转身准备离开,沙发离门并不远,但他多希望在这短短的几秒钟里,这个女人能说出一句挽留的话。可是没有,直到他关上门的呢一刻,都没有听到她的声音。

    他回到车上,透过车窗看到她的卧室已经关了灯。他越来越不能忍受这样的生活,心里的焦躁表现在了脸上,一下油门踩到底,飞驰而去。

    夏天的白天总是很长,身体恢复好的沈娇蓉又开始保养自己的身体,她刚晨跑完回家,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沈万然。“爸,您怎么没去公司?”按理说现在这个点儿是见不到这个男人的,就算他在家也不会坐在沙发这里。

    沈万然见她回来了,缓缓放下手中的报纸。“我有话和你说。”俨然一副上司对下属的态度。

    这么多年她已经习惯了,便乖乖的做到了他的面前,“您说。”

    “我查到傅珈铖所在的分公司和仁津集团有合作,今天他会去那家公司开会。”沈万然一本正经的说到。

    “您是想让我去仁津堵他?”沈娇蓉问到。

    他摇了摇头,“我们公司和仁津也有合作,而且是同一个项目。”听了这话,沈娇蓉慢慢浮现出了笑容。“您是想把这个项目让给他?”

    沈万然点了点头,“是要让,但也要让的有价值。”这话让她顿时摸不着头脑,一脸茫然的看着沈万然。

    他不慌不忙的喝了口茶。“你收拾收拾,和我去趟公司。今天你会代表沈氏集团去仁津开会,和傅珈铖切磋切磋。”

    “可是我没有经验。”这让她有些为难,虽然自己学的是商务专业,可是毕业以后都没有工作过,怎么可能会升任代理一职。

    “你不需要有经验。”沈万然看着她。“你只需要好好听傅珈铖的介绍,找出他没有想到的地方。”

    沈娇蓉有些不解。“爸,这样我和他的关系不是会恶化吗。”

    “找出他亏欠的地方,私下里告诉他,让他看到你的实力。”他继续说着自己的计划。“你要让他知道,自己不仅有江山,还有守住的能力。”

    她顿时明白了,既然他俩的结合是各取所需,自己确实应该展现出值得利用的地方。

    “我懂了。”她温婉的笑着,看来姜还是老的辣。

    她马上收拾完后就和沈万然一同去了公司,快速熟悉了这个案子。

    到了仁津,傅珈铖见了她有些诧异,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礼貌性的问了声好。她但也沉得住气,没有说什么与工作无关的事情。